之前Athan跟我聊天,罵張瑋珊這類自稱統派的人說:「這些人既然這麼愛中國,為什麼不滾出台灣?就搬去中國住啊!」我說,我曾經跑去這樣的人的臉書看過,他們義正詞嚴地說: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我就住在中國的土地上,你憑什麼叫我滾出去?你也住在中國的土地上,不高興你滾出中國!Athan聽得目瞪口呆,驚嘆不已,不同的史觀就是這樣決定了一個人看待所有事情的想法。

  接著聊到,馬英九是中華民國的偉人。我說:想像南北韓吧,如果彼此不再武力相向,兩邊親友可以來往,甚至往來工作、求學,這是多大的成就?光是見面,都讓金大中得諾貝爾和平獎了。雖然隨著分開的時間愈來愈長、統一的代價愈來愈大、出生於分治狀態的年輕人愈來愈多,有的南韓人已不再認為北韓和自己是同一個國家。但至少,南北韓人都認為自己是韓國人,只不過對方是由叛亂政府統治而已,南韓的國家政策仍定位脫北者就是韓國人,北韓也將南韓人視為待解放的本國人。

  臺灣人之中,很多人認為自己的國家是中華民國(延續中華五千年歷史的中國代表),也有很多人,完全不認為自己該是中華民國人,因為台灣自古以來沒有被中國統治,直到清朝才被兼併,相較之下,韓國和越南的華化才真正深遠。這就是兩岸和南北韓的差別。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深夜食堂.jpg  

原先很擔心這樣的劇集拍成電影會顯得支離破碎,因此強作解人,以為電影會先演出各自獨立的故事,最後再巧妙串起。看了之後覺得自己想得太淺——食客的人生本是各自獨立,串起一切的,仍是食堂。十二下鐘響準時拉開紙門,見到臉帶滄桑刀疤的老闆的溫暖笑容,聞到豬肉和蔬菜熬煮的味噌湯香氣,進入安心和放鬆的氛圍。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個人興趣,我對北韓的認識多過我周圍的人。由於我毫無外語能力,能閱讀的僅限中文書籍或頁面,以下推薦給剛剛得知脫北者存在、想多了解的人。

google關鍵字: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畢業三年、剛上大學的學生,在臉書分享脫北者故事,並分享他自己的感受,希望看到他發文的朋友中,能有人因此開始關注人權議題。我忍不住丟訊息推薦他幾本書和幾個關鍵字。
  接著我和Athan聊起,究竟為什麼我會這麼喜愛看北韓的新聞、旅遊資訊、脫北者故事?
  一旦某個主題我有興趣,雖不會一直主動追查,但在逛書店看到相關書籍,或者電影出現,就會想看。例如自從小時候看過安妮的日記,辛德勒名單後,「猶太人曾遭合法迫害,現在以色列也迫害他人」這條線,我就會一直關心。我認為這類事情中的人性黑暗與制度影響是共通的,與其粗淺地每件屠殺都蜻蜓點水沾一下,倒不如選定一個主題,好讓自己不只看「各種版本的單一故事」(註一),任由刻板印象主宰我的想像,而是推究那歷史事件中各種可能的狀況、各種人物的立場與想法,從而領悟悲劇的共相。北韓也是。幾十年前,中華民國對台灣的統治,荒謬程度與北韓相差無幾。看著北韓,反思自身。他們還在「推翻暴政」階段,就算真的推翻了,或者跟南韓統一了,恐怕還要陣痛好多年。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杜宗熹:〈笨蛋,馬習會的重點在南海

chenglap(鄭立):〈「中華民國」是張鬼牌?〉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幾天美國艦隊開到南海,中國回嗆,美國邀請大家路過南海,澳洲也回應。我還在想為什麼突然升溫了。

今天疑惑得解。

馬習會新聞引發獨派的賣台罵聲、也引發白色正義那邊對和平的期待。林濁水對此持平看待:「若能符合對等、尊嚴、不喪失主權,見面當然是好事,否則就是一場災難」。人渣文本也認為,馬英九現在手裡沒資源可交換,真要幹麻也得看美國想法。郝明義在大方向上同意林濁水,但希望馬總統不要又因操之過急而對該注意的事物「視而不見」。顏擇雅談到美國清楚習近平的維穩焦慮,並好奇馬總統赴馬習會之前會給美國什麼承諾。張國城認為無論如何馬總統都是大贏家,卸任總統後仍在藍營有重要地位。劉世忠則回答習近平為何願意見馬英九這個問題,因應臺灣選情、歐巴馬政府主導的亞太防線,要鞏固一中框架。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之前我一直不喜歡新換的座位,桌面比之前的小,位置又悶熱,老覺得手肘容易被東西卡到——之前桌面較大而養成了左右放東西的壞習慣。
  入秋了,起了涼風,陽光穿窗外的樹葉和植栽,溫吞地爬上我的背,撒在我亂中無序的桌面。桌上橫七豎八資料夾、寫著待辦事項和想法的紙片,文具、記事本,模糊柔和的金色碎形,在它們的極限溜冰場上流動跳躍。
  突然好喜歡新座位,我終於在「新家」安頓下來了。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朱宥勳:文學作品是可公評之物嗎

 

  朱宥勳這篇深得我心。這篇不是在談朱天心,只是由朱天心《三十三年夢》引起的現象,來思考「評論」這件事。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劉喬安涉跨國賣淫 爆哭:後悔參加太陽花

   從
三一八運動到現在,為這件事憋著一口氣。不吐出來,鬱悶感受會擴散到生活,還是抒發出來好。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備課過程最愉快的事,就是對某篇小時候無感甚至厭惡的課文,產生了全新的體會。

  國中讀《老殘遊記》,印象最深的是冤獄,是玉賢、剛弼這類「清官」對百姓的傷害,等同「以血染紅頂子」。再來就是老殘跟翠環的關係。那時覺得大明湖遊記好無聊,王小玉說書精彩得多。但現在我很高興國中要教的是大明湖而不是王小玉。國中看不懂第一回老殘做的大船的夢是什麼意思,直到為備課重讀,再三嘆服,拿來諷刺當今台灣政治現象也正合適。

  感謝《悅閱嶽鄧公》這個部落格的文章〈我讀 老殘遊記<遊大明湖>〉,談老殘從鐵公祠望向千佛山時,「寂寥中見到盛景」,「就如『賣火材的女孩』因光產生幻影」。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