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318學運和家裡吵架的事傷太深,我向媽媽道歉了事。之後我盡我所能不再跟她談違逆她政治立場的事情。

  這個家只有我吃了駭客任務的小藥丸,進了真實世界。其他人,爸爸媽媽看著特定新聞台,用一種素樸未開化的天真的眼光,拿著對我來說枝微末節甚至是假消息來全盤推翻大是大非。弟弟覺得怎麼會有人這麼無聊,想談政治這種沒人想談的事。

  每當重大政治事件發生,Athan不在身邊時,我就覺得好孤單,好容易憤怒。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