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剛開始沒多久,地主相親,相親的女孩與地主彼此都不熱衷,就拿出智慧型手機玩。這短短幾秒鐘就讓我明白,片中所呈現的,虔誠的多神信仰、沒落的舞僕傳統、嚴酷的階級制度,都發生在當代。
  沒受過什麼教育的鄉下少女莉拉,全心全意把感情與心事奉獻給神,原本決定終身不嫁擔任神廟舞僕,她對貼在牆上的黑天神像說話時,那傾慕的眼神與動作,完全是戀愛中的少女。當她對凡人動情時,她也問神:母親說您無所不在,像尚恩那樣卑賤的身份,您也透過他顯現嗎?
  和莉拉擦槍走火的尚恩,比莉拉身份還低,村里人人皆可欺,連莉拉一開始也老實對他說:誰會買你做的神像?尚恩說現在很多人不會在意了。他認為自己還是有希望。就我所知種姓制度甚嚴的地區,人們甚至不吃比自己低階的人做的食物,他們的感情明顯籠罩在此陰影下。要尚恩以任何形式承諾愛情都太過沉重。
  了解這一點,就能明白為何尚恩如此在意雕像。因為雕像在他生命中跟莉拉的黑天是一樣的地位,是愛,是事業,是信仰,是未來。
  所以,當他聽說莉拉即將嫁給地主,前來向莉拉祝賀與道別時,他是真誠地高興莉拉得到好歸宿,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心上人終將嫁給有錢有勢的人而感到愛情被奪的嫉怒。莉拉沒有向他要任何東西,他也給不了,兩個人都有這樣的認知,讓青春愛欲和平落幕,也算悲中之喜了。
  我很高興地主的兒子一點也不討人厭,讀很多書,有主見,偷偷喜歡上女孩,待她也十分尊重,送漂亮衣物也不求對方要有感情回應。雖然用望遠鏡偷看過兩次是有點嫌疑,但從對話中知道他並不常常這樣。總之他只是宅了點,絕非好色薄倖之徒。他母親看到莉拉淋雨也讓她來躲雨看電視,喜歡她作陪,雖在莉拉告知懷孕時憤怒於「好心被雷親」,善待一個階級梯低的人卻被她爬上頭來,但在兒子承認發生過關係,也得知那仗勢欺人的僕從曾經明示兒子可以「要」她,且算命師之前就說過很快會有繼承人,她也就認了,該做的就去做,負起迎娶莉拉的責任。
  雖然生命中有那麼多不合理,但是主要角色還是都得到了一些想要的東西,得到了,不完整的,但在無奈的人生中,已經是所有可能性中最好的了。
  地主得以和喜歡的女孩結婚,儘管這女孩此時並不愛他,不過她已準備終身扮演好新的角色。地主之母原本一直擔心兒子沒對象,家庭沒人繼承,現在雖然情況不甚令人滿意,但至少媳婦和孫兒都有了。莉拉得到婚姻保障,誰也不能再欺負她們母女。
  尚恩受盡打擊與欺侮後,在莉拉不知動過什麼手腳導致神像未完成的情況下,終於被准許來到儀式現場,為神像點上眼睛。得知莉拉將結婚,他不再有牽絆,確定要離開村子前往城市討生活。
  他流下的眼淚重擊我的心。過往多麼辛酸,未來也少不了苦痛,即使是當下村民也沒有真正平等看待他這個人。但身為賤民的他,終於來到了以往從無資格參加的儀式,以自己能貢獻的方式敬神酬神,他的人生終於有了一點生而為人的體面,他終於有了什麼可以給予,他的給予終於被人當作珍寶來領受。
  莉拉偷偷開心——她為他做了他需要的事,她的愛情至此圓滿結束。坐在轎子上時,她看見黑天扮相的孩子跑了過去,那是她一生的信仰,在她腹中,她愛過的人的孩子,原是低賤種姓,卻有著不認命的父母,儘管階級向上流動的管道根本不存在,但父母不管用什麼方法也要力爭上游,在現世就要讓自己、讓他獲得安適與尊嚴,他就是承受了如此強悍生命力的孩子。

 
  在這部電影中,寶萊塢舞是舞孃莉拉看電視時開心跟著舞動的畫面,讓她代入穿華服、受人喜愛、與人相戀的自己。她平日學習、祭典表演的不是寶萊塢而是傳統婆羅多舞。
  從頭髮鬆亂、衣著破舊,到祭典華美的妝容舞衣,一步步經歷過純真、戀慕、情慾、幻滅、重生。她原本就是美麗的,體會過情慾與心碎,有了狡黠心思,更是美得不可方物。
  莉拉的神明黑天透過尚恩顯現,尚恩的妙音天女透過莉拉顯現,是神?是人?是信仰?是愛情?實融於一體。世間凡俗之情發揮到極致,至情至性,天光霎現。在極盡凡俗之情中,體會著、感動著、實踐著信仰。一切竟是如此真實,信仰原是如此真實。愛欲青春、卑賤圖存、心碎重生,原就是神蹟。神明的七情六慾,透過兩個階級最卑賤男女的現世追求,而深刻體現——雖然沒有人察覺這一點。平時大家鄙視他們,但是祭典時,人們卻屏氣凝神注視著神像與舞僕,注視著透過他們的軀體與心靈,去彰顯、去榮耀的神性。


  片頭有一段雋永深刻的詩句,我很喜歡。
  查到這個網頁:http://www.missionpathway.org/mpData/topic.cgi?imgdate=040305
  「林伽教派於十二世紀在印度的卡納塔克邦(Karnataka)創立,創始人是巴薩瓦納(Basavanna),一位印度教聖徒和社會改革家。一些學者認為,林伽教派早在巴薩瓦納時代之前就已經存在了,巴薩瓦納只不過是將這個教派向前推進了一步。林伽教派認為自己是獨立的宗教,不屬於主流的印度教。與印度教不同,林伽教派否認《吠陀經》(Vedas)和婆羅門(Brahmin)的權威,也不相信輪迴。」
  那就難怪電影中人不是以修行輪迴,而是以現世努力的方式,求生存和榮耀神,在讓神性於自己身上彰顯。

巴薩瓦納:
富人為濕婆神造廟
窮人如我 又該如何是好
我以雙腿為柱 軀幹為屋
頭為耀眼金頂
噢 河流交會之神
所有站立的必將倒下
流動的必將永存

Bassavanna:
The rich
Will make temples for Shiva,
What shall I
A poor man
Do?
My legs are pillars,
The body the shrine,
The head a cupola
Of gold.
Oh Lord of the meeting rivers
Things standing shall fall,
But the moving ever shall stay.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