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稻埕捕獲孤獨的美食家

  這兩天我的臉書上好多人轉這張照片,孤獨的美食家來到大稻埕啦!
  我也很愛這家店,去大稻埕會特別想在那裏吃雞肉飯、喝竹筍湯。這種盼望直到Athan在小窩煮出更美味的大骨竹筍湯才消除。但早餐外食清粥小菜,它的價格與實惠仍是我的最愛。平時上班順路就能買到的只有美而美式早餐,某次休假實在想吃清粥小菜想得緊,便搭捷運到北門站再走來,點了一碗粥、一碟豆皮和一個荷包蛋。一個人不敢點更多,不是吃不下,是想到要留肚子給午晚餐,還有好多東西想吃呢,萬福餡餅粥的一窩絲餅,金仙魚丸店的炸排骨及蝦捲,老媽麵店的麻油豬肝和乾餛飩。

 

DSC_0105  

  《深夜食堂料理特輯》中〈第八夜 荷包蛋〉,以極強烈的情感,訴說荷包蛋就該放在白飯上。
  我要說,除了白飯,荷包蛋也必須放在粥上!而且一定要是熬成米粒與湯汁無法二分的粥,物料放在上頭沉不下去,埋進去了浮不起來,端到唇邊不動筷子又可以順利喝進嘴裡,界在乾與湯之間,獨特而神秘的存在。
  
  我最喜歡的蛋黃,自己煎不出,在外也不常吃到,所以講起來特別饞。即使碰到可以客製化餐點的店家,也只能說聲「半熟」,然後默默期待一點都不特別的兩個字能達成我的願望。
    
既非太陽蛋快速四溢叫人難以收拾的液體,也非自助餐冷凝而顏色黯淡下來的固體,而是像高中看的《火山之美》片中,熱愛火山的夫妻莫利斯和卡蒂亞Maurice & Katia Krafft)一面慢慢後退一面拍攝的火山岩漿那樣,挾著奪人眼目的彩度,散發著燙與香,緩緩流淌到位。
  
若蛋黃在盤子裡就破了,那無論用多少白飯擦它吃掉,總還是會留下一點淡黃色遺憾。
  
所以要趕快把荷包蛋拉到碗裡,用筷子輕戳、撕開裂口,讓濃稠未凝固的蛋黃浮在粥上微微沁潤米糊,細碎的凝固顆粒則用筷子輕輕埋入、拌入。
  
只要看到粥承接了蛋黃便感到安心,一餐清粥小菜這就準備好了。
  
我會先吃中間的蛋白,只要蘸一點點蛋黃就很香。饗宴的高潮是,吃蛋白煎炸得酥脆而皺起帶點焦色的裙邊,搭配剛剛已經用濃稠或顆粒蛋黃調和過的米糊。「味蕾震顫,靈魂甦醒」,真正的美食就是能讓你覺得人生有了意義,感謝這些生命中的美好時刻。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