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喬安涉跨國賣淫 爆哭:後悔參加太陽花

   從
三一八運動到現在,為這件事憋著一口氣。不吐出來,鬱悶感受會擴散到生活,還是抒發出來好。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待劉喬安?
  
如果講賴品妤或鄭家純是太陽花女王,起碼她們曾經在台上或臉書上公開發言,許多人也關注她們的動態,一般人若因此覺得她們「個人」代表「整個學運」,雖偏差但也還偏在正常值範圍。
  
然而,這些女孩沒有獵巫新聞可以施力的點。


  
 一般民眾對於制度如何為惡,除非親身被制度玩弄,否則沒有太多了解。但對於外遇、賣淫這類「私德有虧」的事情,反應超大。所以,得找到臺灣許多人會集體堆起柴薪燒的女巫,讓這把火延燒至太陽花,證成太陽花是索多瑪與蛾摩拉。
  
立法院外面多少人來來去去,新聞龍捲風居心叵測找了半天,也只找到一對夫妻露宿立法院外時裹在棉被裡摸摸,找到立法院內一個女生的衣服背部是半透黑紗,找到立法院外的劉喬安小姐露出比較多大腿。這些服裝,年輕時(念大學時)我或同學們都穿過啊,純屬個人喜好,只不過在老一輩眼中很不像樣。彭華幹在節目上,對著劉喬安的放大照片,以眼以手比示著部位,公然意淫、言語強暴。
  
去年壹週刊報導劉喬安是性工作者,有人說,彭華幹是先知。
  
最近,涉及跨國賣淫的新聞出現後,無論支持或反對社運者,都有人罵她。
  
白色正義的人罵她賣淫,並以她作為整個太陽花罪惡的代表,還說太陽花不承認被劉喬安代表是在切割。
  
PTT八卦版鄉民,聽到她說「後悔參加太陽花」,有人罵她「當初你怎麼紅起來的」、「怕熱不要進廚房」、「搞不好是國民黨派來抹黃的暗樁」、「自己做錯事被抓牽拖太陽花」。
  
我覺得臺灣很多人很需要邏輯思考教育。


致鄉民:
一、
  
劉喬安當初就只是跟很多人一樣坐在那裡舉個標語罷了,有什麼可推論為想紅的特殊動作嗎?

二、
  
在號稱民主的台灣參加政治活動,還得悲壯地「怕熱不要進廚房」、怕被迫害就不要參加嗎?參加政治活動不是人民的權利嗎?

三、
  
是不是國民黨暗樁,目前沒有證據可證明。

四、
  
性工作是「自己做錯事」嗎?
(一)有需求自然有供給,不是詐騙,不像毒品會上癮,又不是像黑心油毒奶粉一樣害人身心,那為何要罵供給方呢?性交易早該除罪,不除罪只是讓性工作者的權益被剝削,讓黑白兩道方便揩油而已。跨國不跨國都沒差,產品好而有外國人想消費是很正常的事情。
(二)我曉得在很多人眼中性工作既缺德又有罪,依據這個想法劉喬安犯了錯,那,她受到的輿論懲罰,成比例嗎?這社會還有更多比這危害更大、牽連更廣的違法案件呀。

五、
  
「後悔參加太陽花」究竟算不算牽拖?
  
我承認,臺灣很多人,追究性工作者比追究貪官污吏凶狠多了,探討名人八卦比探討政治法律認真多了。那,在這樣的氣氛下,憑什麼是劉喬安一個名字當箭靶?
  
若大家不認識劉喬安,看到這種新聞就只會關心自己熟悉的名人,誰有賣、誰去買。劉喬安因為生得比較美、穿得比較辣,被刻意封為「女王」,這個詞彙讓很多人誤會她在太陽花中有領導或至少是重要的地位,導致她變得像藝人一樣,突然間大街小巷無人不知曉其名。所以,她賣淫,就變得超級需要關心了。
  
若沒參加太陽花,她就只是眾多性工作者之一,有什麼風吹草動也只是普通的社會版新聞,叫什麼名字也無人在意,無人咒罵。


致白色正義:
  
劉喬安對三一八運動來說,是立法院外密密麻麻人群中的一個。她個人不能代表整個活動。她的政治選擇,也跟她的職涯無關。不是「挺太陽花的人是性工作者」,而是「支持太陽花者眾,包含各行各業,也有性工作者。」
  
如果一個劉喬安即可證成「太陽花支持者男盜女娼」,那豈不是一個白狼即可證成「國民黨支持者是黑道」?


  綜上所述,雖然意淫她和批評她的說法有很多種,但從用詞看來不難發現,多是先將她的職業「性工作者」視為賤業,再將這份低賤擴張到她整個人生。
  
談好條件,互利才成交易,不代表她的身體可以被任何人任意對待,那叫做單方面的強取豪奪。她在上班時間提供性幻想和實際操作,不等於她一年365天一天24小時都歡迎光臨。出現在公眾場合是她的自由,不是她想紅。紅了也不會把街道變成她的辦公室,不會讓坐她旁邊的人想當她同事。她跟其他人一樣,會吃飯、睡覺、社交、投票。被那樣利用、那樣羞辱,不是她私德有虧,是輕賤她的人邏輯有漏洞。指出「意外紅了才遭致無禮對待」是認清事實,不是牽拖。
  
劉喬安要是沒有一點理念,跑去參加社運做什麼?每天伴遊陪睡忙賺錢就好了啊,何苦當路人當到被當棋子、當刀子使。
  
我完全理解她有多後悔。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