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宥勳:文學作品是可公評之物嗎

 

  朱宥勳這篇深得我心。這篇不是在談朱天心,只是由朱天心《三十三年夢》引起的現象,來思考「評論」這件事。
  
我覺得這不是文壇,而是臺灣藝文界都存在的問題。
  朱宥勳臉書此文下方的留言中,這位Yen-Yu Liu 覺得有意思的現象是同樣寫個人對人生與社會的瑣碎觀察(兼靠北),而且宅女小紅可能比朱天心更能引起廣大台灣讀者共鳴,為何修昂和朱天心並不被放在同一類比較、評論?。一堆人說是說文學不該雅俗二分、文學不好評論,但其實光是這樣的現象,就代表涇渭分明啊。
  至於「不是因為評論太多,而是評論太少,導致少數幾篇即可一槌定調」這個現象,在戲曲或劇場界,更嚴重百倍。
  首先是人情這個大包袱,讓多少人把話吞回去。
  再來是人的感受很主觀。例如佛教歌仔戲簡直別想好好討論,怎麼演信徒都買單。
  以上是臺灣每個藝文界都存在的問題,但是,劇場、戲曲這種形式的藝術,由於現場演出的性質,問題特別嚴重。
  電影可以看二輪和DVD,書可以去買去圖書館借。即使當時的話語權小圈圈中,因為人情、因為政治或種種原因一槌定調,但在事過境遷後,還有機會讓更多人看見、更多人評論。評論可以匯成時代長河,供人比對檢視。
  劇場和戲曲呢?演出少少幾場,因為工作因為私事,沒看到就是沒看到。看得到的人,可以依著座位計算出來,統共沒有多少人。除了少數發行影像,若沒有管道拿到劇本或錄影,要發表專業評論還得有過目不忘的能力。一層層篩下來沒幾個人能寫,寫了也只有看過的人能依據不甚可靠的記憶來回應。結果就是,先寫先贏,當下有發表的人講什麼就是什麼,以後的人望文生義,沒有作品可參考、驗證。
  誰知道那些已經無法檢視的作品,是否真有當時的人所說的那麼了不起呢?
  很多事會在回憶中變得愈來愈美。現在回頭去看兒時喜愛的作品,有些依舊耀眼,有些頹然失色,有些根本就可悲可笑了。有些短處我們了解是受限於從前的技術與眼界,仍有其巧思可觀。有些缺陷卻只讓人見證臺灣政治史、教育史的黑暗與荒謬。
  保存作品和評論,讓日後的人繼續評論,才能讓人在歷史縱深上理解過去的人的處境和想法,又能讓人在當代理解及思考他人與自己的關係。而這樣的評論,在現在的臺灣,就如朱宥勳所說,實在不夠發達。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