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318學運和家裡吵架的事傷太深,我向媽媽道歉了事。之後我盡我所能不再跟她談違逆她政治立場的事情。

  這個家只有我吃了駭客任務的小藥丸,進了真實世界。其他人,爸爸媽媽看著特定新聞台,用一種素樸未開化的天真的眼光,拿著對我來說枝微末節甚至是假消息來全盤推翻大是大非。弟弟覺得怎麼會有人這麼無聊,想談政治這種沒人想談的事。

  每當重大政治事件發生,Athan不在身邊時,我就覺得好孤單,好容易憤怒。

  憤怒時就該自省,情緒的來源是不是自己。氣別人,其實是氣自己的不足。

  沒錯,我恨我自己不爭氣,連家裡唯一一個在政治上可以溝通的媽媽都無法說服。恨我自己不爭氣,無法減輕爸爸迷信老蔣威權。恨我自己不爭氣,沒辦法像弟弟和弟妹那樣,外貌亮眼、懂得打扮,在國外念了碩士,薪水都比我高。我永遠無法忘記,當初談起反黑箱服貿和佔領立法院這話題時,他們優雅地對ECFA和經濟直接下定論,覺得反服貿的都是無知的暴民,說是全世界沒見過佔領立法院行政院的人,這要在美國早就被槍斃了。我呢,中文系畢業當老師,屬於大眾口中「和社會脫節、沒有競爭力、不清楚私人公司壓力有多大的公務員」,哪有資格跟做國外生意的外商工程師和外商業務論辯?他們隨便烙幾個名詞就把我難住了,說是我先激動我先兇,和爸爸加起來三個人一起大吼就把我鎮住了,結結巴巴講不出有條理的段落,更別談什麼溝通和說服了。終歸恨我自己不爭氣,讀得太少,懂得太少,建立不了論述,踏不出政治立場舒適圈,一上來就動了情緒,剛好坐實了指控,你看你們反服貿的人都不講道理。

  我真的很難不去恨,恨這個長期洗腦的黨國政府,恨鐵不成鋼地恨我那些受過高等教育的家人,以及我媽那群師專同學們,小學老師退休享著清福,覺得反服貿都是年輕人被民進黨煽動。他們大部分從窮苦中爬上來,現在雖不算富有,卻也已經是這個社會上過得相對優渥輕鬆的一群了。可說是有錢有閒,可是他們的智識有跟著提昇嗎?他們有自覺嗎?沒有。他們看到抗議就厭惡,看到文質彬彬就相挺。他們變成這個樣子,就是長期以來的教育和新聞所造成的,我為此深深感到悲哀。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