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課過程最愉快的事,就是對某篇小時候無感甚至厭惡的課文,產生了全新的體會。

  國中讀《老殘遊記》,印象最深的是冤獄,是玉賢、剛弼這類「清官」對百姓的傷害,等同「以血染紅頂子」。再來就是老殘跟翠環的關係。那時覺得大明湖遊記好無聊,王小玉說書精彩得多。但現在我很高興國中要教的是大明湖而不是王小玉。國中看不懂第一回老殘做的大船的夢是什麼意思,直到為備課重讀,再三嘆服,拿來諷刺當今台灣政治現象也正合適。

  感謝《悅閱嶽鄧公》這個部落格的文章〈我讀 老殘遊記<遊大明湖>〉,談老殘從鐵公祠望向千佛山時,「寂寥中見到盛景」,「就如『賣火材的女孩』因光產生幻影」。

  醍醐灌頂、瞬間領悟!

  連著《老殘遊記》第一回的夢中大船看下來,情感與想法是一脈相承的,大船寓意明顯,濟南遊程亦然。

  劉鶚的遊湖路線與所見美景,恰好形成了象徵,應該不是他刻意選擇的。這就是最有趣的地方——人不一定會意識到自己的想法,他只覺得他想這樣安排遊程,他只是紀錄下他覺得有意思的內容。但是,到同一個景點旅遊,寫成遊記,多少人寫就有多少版本,審美與感悟人人不同,顯然就是自己原本的個性與想法在其中作用。

  對我來說這樣才足以解釋,為什麼大明湖遊記的結尾是反高潮的。

  本文高潮、絕美之景,已在遠望千佛山時寫盡了。後面遊古水仙祠、船繞到歷下亭後方,若是覺得不怎樣,大可以依照遊歷下亭時的寫法「幾間房間,也沒有什麼意思」就帶過;也可以先講完今天的遊程,再強調遊程中最美的是千佛山遠景。總之,若他想要讓遊湖經驗收束在高潮,以作家的筆力,絕對是做得到的。但是他沒有這樣寫。

  在遠觀千佛山倒影、夕陽下蘆葦這些虛幻、即將消逝的美景後,作家同樣認真地描寫了實地在鐵公祠、古水仙祠的破敗。破匾與破舊對聯,讓前面所描寫的秋天的飽滿色彩「秋山紅葉老圃黃花」、「蒼松翠柏、丹楓」、「映著待水氣的斜陽、粉紅絨毯」,霎時褪色,溫度陡然冷下來,華麗、黑暗、衰敗、寂寥。華麗的畫舫三更十分穿過藕花,依舊做著富麗堂皇的好夢,而其實蒼涼氛圍早已席捲了夕陽下的王朝。

  盪到歷下亭背面那段更是經典。歷下亭正面堂堂一幅對聯:「歷下此亭古,濟南名士多」,歷史悠久,人才濟濟,多麼偉大輝煌!背面卻無人聞問,蕭索淒清。夏末秋初,天色將暗,老殘的小舟行經這無遊人經過的寂寞路線,荷葉與蓮蓬那黃舊棕枯的黯色,往整個湖面延展開來,夾著船不讓前進,發出嗤嗤摩擦聲,驚起水鳥拍翅格格飛起,老蓮蓬還不斷蹦到船窗裡,簡直像要把整條小舟侵蝕吞噬似的。榮景消逝,輝煌傾頹。

  劉鶚並未活著見到歷史進入民國時期,但他必定明白,這是大清帝國的末日。《老殘遊記》自敘寫道,重點在一「哭」字,棋局已殘,吾人將老,是這樣的沈痛與哀涼。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