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宗熹:〈笨蛋,馬習會的重點在南海

chenglap(鄭立):〈「中華民國」是張鬼牌?〉

 

杜宗熹先生寫〈笨蛋,馬習會的重點在南海〉真是中肯。看他的臉書上註明是聯合報系的大陸記者。雖然我希望有天臺灣能獨立,但只要他說的事情能幫臺灣爭取到更大自主空間,對中華民國的認同,目前又是臺灣人民的最大公約數,那我自然也支持。

馬習會之前,我很高興能讀到這篇和我政治立場不同而有理有據的文章,很不高興看到有些政治立場和我相同的人,只會賣台賣台跳針跳針個沒完,完全不去深入認識自己的處境。「愛國賊」只是剛好站對邊,實際上只對國家有害處。民進黨先是質疑,後來又表明不會抗議或阻撓,只要對和平穩定有利。

民進黨本來就沒有立場反對兩岸元首見面這件事本身,若他們執政能達成見面,同樣也是成就。我想人民並不反對見面,反對的是「不曉得你們要談什麼」,尤其經歷了反服貿、反課綱等事件,對國民黨和馬英九徹底失望,自然從「不曉得你們要談什麼」連結到「不讓我們知道要談什麼一定有鬼」。我曾經是馬總統的粉絲,現在則不信任他。但我的觀感是一回事,馬習會是另一回事。雖然馬英九那樣說過,但如果局勢改變,有需要見面,為何不能見面呢。柯文哲上任後也有些事情不能依照競選時的說法啊。雙重標準是人性,但還是要盡量自省。我希望他可以順應時勢,做出對臺灣好的決定。我支持黃國昌他們去抗議,一小部份人抗議是一定要的,畢竟馬英九以前講不會跟對岸領導人會面,完全不抗議的話,好像臺灣人民都不在乎政治人物講過什麼。

現在就等著驗證這篇文章的說法吧!這樣看來臺灣是有牌可打的,使我不禁興奮起來。

因為中美兩大勢力對南海的戰略布局,而使得對岸有需要對臺灣做出讓步,剛好此時的總統是馬英九。這對於聲望低迷的馬英九來說,應該是重大轉機吧?

若談得好,剛好坐實很多人「藍營比較會治國」、「藍營執政才有外交」的看法,藍營的票就要回升了。我非常不樂見這個情況,但是若這個讓步有可能爭取到臺灣進一步獨立的空間,也讓國民黨漸漸轉型成本土政黨,也省得統獨永遠吵個沒完。

看這篇我也回想起在ptt看到的chenglap(鄭立)的文章〈「中華民國」是張鬼牌?〉chenglap說:「中華民國」這張鬼牌可以在關鍵時刻起作用。臺灣人要認清情感認同和工具價值,我們剛好有「中華民國」和「臺灣」兩張牌,什麼時候有利,就拿出什麼牌來,跟情感認同要分清楚。臺灣不斷被利用著,但卻也因為有利用價值,有機會反過來利用大國間的矛盾和禁忌,換取自己的生存和壯大。

回想法理臺獨論述中,臺澎歸屬留下模糊空間,美國保衛不讓統一,卻也不讓獨立。現在綜合chenglap杜宗熹的文章,我覺得美國算盤打得真精——留著中華民國,以挾制中華人民共和國;留著臺澎歸屬模糊空間,以挾制中華民國。

留著臺澎歸屬模糊空間,這樣拉臺澎當小弟形成亞洲海權防線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峙時,才不算干預「中國內政」;留著中華民國,以免中華人民共和國合法接收中華民國的一切,比如說,眼睜睜看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宣稱法理擁有南海主權。反之,現在南海那裡就是中華民國的軍隊駐守著,以中華民國史觀來說天經地義,美國支持。

歷史沒有如果,但我忍不住胡思起平行時空。

史實是被中華民國接收,被迫捲入國共戰爭、族群衝突、文化斷層、白色恐怖等。如果那時臺灣獨立於中國這段烏煙瘴氣近代史之外……那會不會像琉球一樣,厭惡美軍的殘害,很想從日本獨立出來?還是剩下擔任美國小弟一職,變成美屬軍事基地?這樣的話,就不會有「光復節」而會有「建國日」。經濟還是會起飛,國民教育不會被塞進無處安頓的外來退伍軍人當老師,因為美國無需靠這塊土地苟延殘喘,所以洗腦課綱只堅持反共,不要求念美國道統傳承史,這部份臺灣應該可取得一定程度的自主。臺灣共產黨仍會被殺無赦,白色恐怖還是會發生,在對岸有家人或祖墳的漢人,來往應該會受限甚至禁絕。或許會有人訴求脫美親中,談論法理上應重回祖國懷抱。抗議者將反對美國扶植的親美政權及元首,島民記憶中仍有,烈士犧牲,英雄流亡。

因為沒有發生,總覺得再怎樣也不會比中華民國統治要糟。

唉!雖然不想這麼說,但還是得承認,中華民國這張牌,現在有它的用處,不能貿然推翻。

現在的臺灣擁有這張牌而且用得上,是因為過去被中華民國佔據之故,不能以現在有用,回推出中華民國合法、理應佔據臺灣。如果中華民國不來,就不會捲入兩個中國的是非,南海是距離比較近的其他亞太防線國家要討論的,我們無權置喙。但事實就是,中華民國來了,而且是美國支持的。

只能說,我們這一代很幸運。二戰後時局就是那樣,過去的人民沒有選擇。我們這一代承受的傷害少太多,又因為國民黨當年到處接收,碰巧在此時多了點談判空間。所以真的要感謝臺灣和中華民國的先民前輩們,是他們代我們受過,使我們擁有了選擇。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