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長跑八年十年的愛情,雙方都是好人,但兩人之間就有點不對勁,永遠卡卡的,需要「過多的」磨合,但是都交往這麼久了,對方又沒做錯什麼,腦中閃過分手選項的人,自己也會覺得很奇怪,是不是自己太挑?找別的對象又要磨合,還是熟悉的人比較好,而且兩人一起擁有這麼多過去,沒辦法說放下就放下。
  所以,往往就是要等新對象出現,才會以非常令人難受的方式打破這種僵局。不見得是心已經開始漂移的人先有新對象,也很有可能是死心塌地卻受冷落的人先遇到。
  老實說,這種方式,有時還真的可以「長痛不如短痛」了結一些不適合進入婚姻的情侶,本身就是「殺生為護生」式矛盾。
  但是,「短痛」真的很痛,也很可能變成被拋棄者一輩子的「長痛」,要療傷到再能夠相信愛,復原時間天曉得需要多久。尤其是長跑愈久年紀也愈大,接下來要趕在適婚年齡找到適合對象也愈困難愈緊急。
  當局中人毫無自覺或自欺欺人地開始互相靠近時,已經是原感情「結束的開始」。原情人終會心碎,這段感情會死,同樣是死,這種死法不是一刀給個痛快,而是一段段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過程,受盡折磨、尊嚴退盡之後才死。
  情況出現時,當事人不見得立刻意識到。那會是一連串漸進的小舉動,所有的互動都非常合理,非常剛好,邂逅是租屋出了什麼狀況,剛好聯合比較懂的人一起解決,接著生活有突發小狀況需要幫忙,然後,有時因為原情人剛好不在,熟人住得近或總有適當理由來附近,來往又更頻繁,漸漸的,因為原情人沒時間或沒興趣所以一起做個什麼也變得很自然……
  而從一開頭,原情人往往就感受得到有什麼在滋長,卻又沒立場叫對方「不准交朋友」,只能壓抑,壓抑久了可能會跟對方吵架,或者暗中想方設法減低那兩人的互動。總之,表象行為會變得「過度依賴」、「脾氣暴躁」、「心機深重」、「自卑作祟」。
  至於那目前沒有肢體接觸的另外兩個人,不排除真有人天然呆或第一次戀愛,對人性缺乏了解,真心覺得委屈:「我們又沒怎樣!」更進一步就帶著點安全的刺激感,也就是抱著僥倖心態;「反正他/她知道我有對象,絕對不會怎樣。」瞞住原情人,「沒辦法啊講到這個就吵架,不如不要講,反正我又沒做虧心事,就是什麼都沒有我才這麼坦蕩蕩。」再更過份的就是故意曖昧,一邊聲稱光明磊落,責備原情人沒有證據卻胡亂猜疑,是不信任、不獨立、不值得我對你好的幼稚行為。這一切會一直累積到原情人爆發,兩人若爭吵,就會把對方更推往清新、理性又能讓自己放鬆的新情人,不爭吵,原情人又要眼睜睜看著那兩人很放心地似愉悅未逾越。等到新關係發展到終有一方表白,或肢體接觸確立,原情人再想阻止也已經來不及了。
  看到這種玩火的過程,真想問那自欺欺人的雙方:你們有用同樣的模式,和其他自己原本認識更深的親友互動嗎?把原情人完全抽掉,通常故事看起都很像任何一對情侶說給好友聽的發展,只是未完待續。
  就是因為知道感情的萌芽不是人可以主觀要或不要的,多聊一次line,多見一次面,不知不覺累積起來,所以大家才會注重,從一開始就讓事情沒有發展機會,也就是「避嫌」。真的想談穩定感情的人也會提醒自己,不希望任何人有任何機會鑽進自己心底萌芽,以免它抽枝長葉不小心越過了界線。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