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三年、剛上大學的學生,在臉書分享脫北者故事,並分享他自己的感受,希望看到他發文的朋友中,能有人因此開始關注人權議題。我忍不住丟訊息推薦他幾本書和幾個關鍵字。
  接著我和Athan聊起,究竟為什麼我會這麼喜愛看北韓的新聞、旅遊資訊、脫北者故事?
  一旦某個主題我有興趣,雖不會一直主動追查,但在逛書店看到相關書籍,或者電影出現,就會想看。例如自從小時候看過安妮的日記,辛德勒名單後,「猶太人曾遭合法迫害,現在以色列也迫害他人」這條線,我就會一直關心。我認為這類事情中的人性黑暗與制度影響是共通的,與其粗淺地每件屠殺都蜻蜓點水沾一下,倒不如選定一個主題,好讓自己不只看「各種版本的單一故事」(註一),任由刻板印象主宰我的想像,而是推究那歷史事件中各種可能的狀況、各種人物的立場與想法,從而領悟悲劇的共相。北韓也是。幾十年前,中華民國對台灣的統治,荒謬程度與北韓相差無幾。看著北韓,反思自身。他們還在「推翻暴政」階段,就算真的推翻了,或者跟南韓統一了,恐怕還要陣痛好多年。
  除了以上想法,也有難以啟齒的原因。
  首先,我再也想不到有哪個國家,像朝鮮一樣,在真實世界中建構出反烏托邦國家,和兵荒馬亂不同,這個反烏托邦小世界,在大世界中運轉多年,仍無崩潰跡象。在反烏托邦作品中最重要的就是設定,設定完整的世界觀,隨著角色在年齡上的成長,與空間上的移動,縱橫交織,呈現那世界中控制大多數人的信仰、歷史、教育、制度、食衣住行育樂各層面。再來,脫北者能夠出書,必然表示他已成功逃離北韓,在新世界沒有淪落底層沉默或自盡,而贏得一定程度的自足生活與他人尊重。所以,就像看電影,有著反烏托邦作品的覺醒、鬥智、出逃等情節,過程驚險萬分,最後反抗威權的一方又必然逃脫成功及說出真相。
  必須如此,因為,完全無望的事,會令人失去關心、協助的動機。脫北者相對於北韓,為買書的我帶來的就是,危機中的轉機,絕望中的希望,是一種可以冠以人道關懷之名的閱讀娛樂,等同我喜歡飢餓遊戲、記憶傳承人、羊毛記、紅色覺醒。
  我常常在想,當瑪格麗特愛特伍小說中所寫的末日來臨,遺忘過往的人類,踽踽獨行於城鎮與公路的廢墟所串成的荒野,來到位於朝鮮妙香山的國際友誼展覽館。(註二)
  他們發現,即使人類文明已經毀滅,這棟無窗建築中,大理石房間的恆溫恆濕空調持續運作,電扶梯在他們來到時再度啟動,部份展廳的壓力感應照明裝置也亮了起來。而這還不是唯一的驚奇,那二十多萬件禮品,不是聞所未聞,就是只存在於老一輩的兒時記憶。他們先是就人力是否投注於此產生歧見,接著就像焚書後的漢朝重新建立經典一樣,請耆老來辨識、管理、規劃教材,還引發各種對古代的想像、闡述、紛爭與辯證,年輕人透過本館了解史上曾存在的奇花異獸、科技發明、商業行為、國際關係,逐漸拼湊出史前史的真相。


註一:
  單一故事指的是,只有一種類形的作品,導致讀者對一個地方、一群人,只有一種印象。例如:非洲有風景、動物、戰爭、貧窮與愛滋。並非不正確,而是不完整,讓一個故事變成唯一的故事。例如演講者曾遇到一位位教授對來自非洲的她說,她書中的角色太像他,受教育、中產階級、開車,沒有餓肚子,不是真正的非洲人。
Chimamanda Adichie 單一故事的危險性:TED影片翻譯逐字稿


註二:
  
北韓妙香山的國際友誼展覽館,當地稱為國寶館,陳列世界各國贈送給金日成一家的紀念品,共二十多萬件。館內禁止拍照,遊客必須寄放攝影器材,並且為鞋子穿上鞋套以免弄髒館內。
  
這些世界各國致贈的禮品包括:韓戰時蘇聯贈送的防彈轎車,史達林和毛澤東聯合贈送的一列火車,徐悲鴻繪圖、郭沫若題詞的書畫,美國前國務卿奧爾布賴特和前總統卡特訪問北韓期間贈送的刻字紀念銀碟,美國CNN電視台贈的玻璃擺設紀念品,山西某工廠廠長送的兵馬俑模型,各貿易公司送的花瓶、油畫、紀念旗等,坦尚尼亞、日本等國家和北韓動物園、植物園定期交流活動所致贈的動植物(此處只展圖片),美國前職籃NBA球星Dennis Rodman送贈的簽名籃球及球衣,科技產品如手機、充電器、相機等……

請參考:
沈旭暉:北韓國寶館心理學(2008/11/30亞洲週刊)
一枕清霜  北韓遊記︰第四天.一 國際友誼展覽館
浪遊旅人  平壤歷險記.妙香山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