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遭很多人都看琅琊榜,有些人覺得謝侯爺在景睿生日宴的人物設定崩壞了,這麼老奸巨猾的人,怎麼會因為小小宮羽幾句話就方寸大亂、調兵遣將,反而把事情鬧大呢?現場這麼多人難道全部滅口還能被饒恕嗎?不滅口難道不怕這些人講出真相嗎?
  我必須說,正因為謝玉老奸巨猾,所以一定會這麼做,調兵遣將不但不是方寸大亂,反而是思慮周密的表現。
  謝玉在意的不是宮羽,不是現場其他人,而是卓鼎風。
  皇上對臣下的人命並不怎麼在意,但對內監被殺案又驚又怒,因為此事威脅皇城安危、挑戰自己權威。這世上只有卓家人能證明謝玉主導內監被殺案。謝卓聯盟,內監被殺案無從查起,謝玉安全。聯盟破裂,謝玉就有真正的危險了。
  卓家對謝玉言聽計從,基於三個連結:
一、 共同撫養的兒子:兩姓之子蕭景睿。
二、後生晚輩的聯姻:卓青遙和謝綺結婚,未來也將生下孩子。
三、狼狽為奸的利益:原本在江湖的卓家,因相信景睿的另一對父母,相信親家公,願意協助他扶保太子正統,剷除譽王惡勢力。謝玉總會給他們好理由,例如說沈追查私砲坊是為作成假案陷害太子。(尤其卓青遙,他在保護老夫婦進京告御狀時,一定相信自己在做的都是正義的事,對刺殺沈追任務也質疑過兩次。)
  若容許宮羽把話說完,蕭景睿不再是謝卓兩家的血脈,謝綺成了兩家仇恨的犧牲品。卓家人親眼見到宮羽顯然沒有要陷害太子,他們想追問真相,謝玉卻不依不饒叫來府兵,逼他們選擇不是服從就是死亡時,謝玉從前說過的話也都不可信了。謝卓的三個連結都不復存在。
  謝玉要求卓鼎風同意馬上殺死宮羽,等同於問他:你要不要繼續聯盟?要聯盟,就同意我殺掉這個製造疑影的女子。你要捅破那層窗紙,親眼看見真相,那聯盟無法維持,大家只能撕破臉刀劍相向。
  如果卓鼎風心思跟謝玉一樣深沉,利益優先,就會同意殺宮羽,向謝玉輸誠,表明「會影響謝卓交情的話我一概不聽」,選擇繼續置身於太子派的利益聯盟中。但現場還有卓夫人,她親眼見到兒子活過又死去,死時眉心一點紅,是被暗殺的。加上卓青遙暗殺沈追不成受了重傷,引起卓夫人不滿,卓鼎風也攔不住她追問當年事。卓夫人恨上謝玉與蒞陽,丈夫與兒子又怎麼可能無動於衷?
  事後,卓鼎風仍難以回答梅長蘇的問題:若謝玉不殺卓家全家,會繼續與他合作嗎?很可能會,畢竟涉入黨爭甚深,畢竟謝卓已聯姻,謝綺已懷孕。但謝玉不可能容許這種不確定因子。只要卓鼎風不同意立刻處死宮羽,就等同允許宮羽指控謝玉,不再只相信和執行謝玉的意志。真相尚未暴露,卓家都不信謝玉了,那麼真相暴露後,卓鼎風會選擇聯盟還是為敵,不是很清楚了嗎?
  所以,只要宮羽不死,真相必然暴露,卓家必然離心,謝卓必然為敵,卓家人沒死乾淨必然抖出內監被殺案,謝家必然崩塌,謝玉必死或流放。
  謝玉不管早動手、晚動手,都要動手,不動手就會死。那當然選擇主動出擊,勝算較大,從最開頭的宮羽處理起,卓家不肯聯盟就一起死,梅長蘇佈這麼大一局來害他,不除掉不行。
  現場其他人,他不用管,他就是要指鹿為馬。太子受他左右,皇上也因為他表面上不涉黨爭而信任他,其他人的指控,也只是空口白話罷了。更何況,其他人有辦法站出來指控他嗎?
  蒙摯已因內監被殺和譽王求情有了黨爭嫌疑,再去指控謝玉,只會害他自己在皇上眼中坐實成了譽王黨羽。夏冬有夏江管著,夏江和謝玉有共同利益,且懸鏡司只管自己的案子,看看夏江罵夏冬查完案子就該走人,現場出人命不干她事,我們就知道,謝玉不用擔心夏冬。豫津雖是皇親國戚,但無職無權,又是言皇后親戚,謝玉隨便兩句就可以指稱他是皇后養子譽王的派系,那豫津指控謝玉又變黨爭了。言侯想必知道其中厲害,他好不容易以潛心修道從赤焰案脫身,此時自保不暇,他來謝宅接豫津時,只叫豫津回家,不讓他多言。宇文暄、念念、岳秀澤,都是南楚人,長年與大梁為敵,不可信。剩下的就是自家謝姓人,謝弼、謝綺,誰會拼著全家株連去指控親爹?蒞陽是長公主可不受株連,但她也無法眼睜睜看孩子被株連啊。景睿雖不是謝玉骨肉,但他侍奉蒞陽長公主至孝,也疼愛弟弟妹妹,母親沒動作,他豈敢擅動?
  所以,謝玉直接下手殺宮羽,殺卓家,是非常合理的。大可說是南楚宇文暄攪和,岳秀澤依往日約定上門挑戰,卓鼎風不敵而死,卓家人跟他打起來也不敵,謝玉只好急忙叫來府兵射箭,以平息此事。宮羽這個撫琴的弱女子,蘇哲這個身體病弱的白衣,因躲避不及,被流矢傷及身亡。
  瞎編一個合理的故事不容易,但在劇中那個階級分明、人治主導的世界,當權者並非做不到。在外人聽起來,敵國人士上門挑戰,導致江湖卓家全滅、傷及無辜,比起謝玉有意謀殺卓家、宮羽、蘇哲,要來得合理多了。沒在現場的人,誰會信謝玉沒事要殺親家呢?有蕭景睿這個兩姓之子,謝卓兩家逢年過節都相聚,謝綺正懷著卓青遙的孩子。誰會信謝玉要殺蘇哲呢?蘇哲是景睿的好朋友,進京先住在謝家,買了房子才搬出去。誰會信謝玉要殺宮羽呢?宮羽姑娘是妙音坊紅牌,一個歌妓怎麼可能與護國柱石謝侯爺有什麼昔日淵源。
  Athan原本也覺得這段劇情誇張,但聽了我的分析也覺得有理。他說:「所以在權者確實要在五秒內盤算各方人立場以及對後續的影響,也就是要下十步以後的棋。難怪很多人說,戰場、商場如棋局。戲劇難就難在,劇情要有這種難度的算計,但是要用很簡單的方式表現出來,才會讓觀眾覺得又有深度又好看。」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