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不看連續劇的我,偶爾也會因為身邊大量的人推薦而心動,一旦進入,就會窩在裡面很長一段時間。比如《甄嬛傳》,先看小說,再看全劇,上網查評論,接著就可以拉上Athan以此歡度週末,時相討論。然後推薦給媽媽,陪她看,她不懂的地方講解給她聽。媽媽原本一聽就排斥:「一堆女人鬥來鬥去有什麼好看的」,經過我一步步引導與講解,她瘋狂愛上,完整刷過兩遍後,仍是凡重播必開電視,看看是不是自己喜歡的段落。以上是我的跳坑標準步驟,包含分享給我最親的兩個人。(弟弟不喜古裝劇,無法撼動分毫。)

  這回因為身邊幾乎所有人都在看《琅琊榜》,我也決定跳坑,按照上述步驟。在看完原著小說後也。琅琊榜結束,梅長蘇選擇了在北境戰場鞠躬盡瘁的結局,蕭景琰目送真愛出征不再歸來,霓凰郡主等來一封吾妹親啟信,我也痛哭流涕不能自已,上網搜尋同人文,不管是長蘇配霓凰,還是林殊配景琰,只要是喜劇收尾就好,安慰了幾天又深感虛空,忍不住開始看起由梅長蘇、蕭景琰、藺晨和靜妃四個演員擔綱主角的《偽裝者》。

  一連看了同一個劇組兩齣電視劇,讓我發現,原著小說先行,電視劇卻後來居上,是更完整、更受青睞、極力擴大目標觀眾群的作品。其中增添的、加重的、更改的、刪除的種種改動,想必都有他們的用意。《琅琊榜》、《偽裝者》這兩齣戲都有些東西藏得深、說不明,但只要仔細看、多看幾次,線索其實很清楚。至於為什麼要隱隱約約、模模糊糊,我斗膽推測,說清楚講明白可能就過不了審查了。

  要說明這種感覺,我得花點篇幅談《飢餓遊戲》第一集。都城在遊戲中宣佈,若男女參賽者來自同一區,可以一起獲勝,在凱妮斯與比德殺死最後一位其他區的參賽者後,都城卻又宣稱規則改回原狀。凱妮斯要求比德共同以有毒莓果自殺,看起來是殉情,實際上是反抗,要讓都城沒有勝利者,實境節目無法好好收場,賭看看遊戲設計師會不會叫停,她賭贏了。贏了還要繼續上節目,她的服裝設計師秦納,不再像先前一樣強調火焰意象,而刻意用柔和的色彩與線條將她打扮成無害小女孩,並叮嚀她回答採訪的重點,在於強調她是因深愛比德才有「殉情」之舉。凱妮思敏銳察覺到,有些用意,秦納甚至連組員都不能告訴。

  在我看來,《琅琊榜》與《偽裝者》的劇組,很有野心,不甘受限電檢,就是盡了跟秦納一樣的最大努力,讓作品看起來順服於主旋律,顯得乖巧、無害,卻又在一些邊邊角角表達自己對此事真正的評價,他們可真克制得住,一分都不能給多,再多,怕就全世界都看得出來了。

  《偽裝者》中,共產黨的好不時出現在台詞中,要不是刻意插進來讓人出戲,就是明顯違反之前發生的事件,要不然就是此時講得正氣凜然,下面劇情卻馬上讓人物自己打自己臉。《琅琊榜》中的滑族過去,語焉不詳,一下說滑族早已滅亡,一下說是皇上派赤燄軍滅的,說什麼璇璣在掖幽庭創立情報網,可是掖幽庭奴婢沒有自由,外面卻分明有那麼多走動的滑族釘子。以上這些設定,都不是依循原著,而是電視劇才有的,被諸多不明究理的觀眾輕易認作「想擴充內容卻沒寫好的設定」、「不能深究否則互相矛盾的bug」,我認為,bug只有一處,蕭景琰明明三十一歲,皇上卻對靜妃說「你進宮二十多年了」,劇組也自己承認錯誤。其他的劇組一概不認,那我自然就沒想錯。

  這讓我這段時間不斷與Athan談我就戲論戲感知到的,跟身邊其他人的想法有多大的不同。漸漸也在網路上找到類似聲音,讓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絕非胡思亂想。於是就有了後面的文章。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