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偽裝者》中明台的愛情故事,可以加註張愛玲的警句。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

  曼麗總是守在身後,於是明台義無反顧地追求錦雲,直到失去曼麗,才發現她對自己的重要。故事是否可以說得這麼簡單?

  說得簡單,卻是永恆無解。

  邀請你走入光明跟她在一起的錦雲;無論怎樣都會陪著自己的曼麗。

  事關家人的生死,錦雲冷靜發言,要你自己判斷、自己決定,曼麗激動反對,但一旦你決定,她就跟隨。

  一開始比較相似,然而不會因你而改變的錦雲;一開始差很多,但會為你不斷調整學習的曼麗。

  堅持真理存在愈辯愈明的錦雲(我如果是你就不會問這麼愚蠢的問題。只有愛不夠,還要有信念);會為了你的心情沒錯也先認錯的曼麗(隱瞞是因為我不要你死!……你真的回來啦?不生氣啦?)

  淺笑、說理、直言要求的錦雲;撒嬌、激將、軟語懇求的曼麗。

  錦雲讓你不斷想花心思討好追求,彼此攻防,曼麗是你不管為她做什麼她都感受得到且回應。

  在你喝酒消沉時,錦雲跟你說酒醉解決不了問題,你總有一天會醒,我等你。然後先行離去,放你一個人靜一靜、想清楚。曼麗什麼也不說,陪你喝酒,你醉了我照顧你,隔天早上先起來做好早餐,打理好事務,等你心情好了自己回來。

  錦雲知道自己要什麼,理性尋找自己的伴侶,不合則去。曼麗感性決定一定要跟你在一起,磨合也好,沒有另覓他偶的選項。

  錦雲希望你變成和她一樣的人,曼麗目送你變成你想成為的人。

  對明台來說,事情看起來就是這樣的。

  然而張愛玲還有別的警句。〈花凋〉所言:可是……全然不是那回事。

  只可惜,明台在發現不是那回事之前,就做了決定。遲疑了一下,才陪曼麗放一次煙花;在回家路上,為錦雲摘了一朵梅花。

  最後,明台沒有成為跟錦雲一樣的人,也沒有成為他想成為的人。身邊沒了曼麗,有了錦雲,可心裡,別了錦雲,駐了曼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