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程錦雲:那你不如跟我走啊

 

明台以參加同學會為名,去日本領事館出任務碰上程錦雲。後來兩人被困在屋頂,被救下來後又因為宵禁無法回家,只得在旅館住了一夜。天亮後,兩人有這段對話。

明台:「我一夜沒回家,大哥大姐一定得收拾我。」
  程錦雲:「沒想到,在外風流倜儻、殺伐決斷的公子哥,也有怕的人啊。我還真想見見是什麼人,有這麼大本事,能治得住你。」
  
明台從床上跳下地來扳過錦雲喜道:「那可太好了!你要是跟我回家,我肯定不會挨罵。在外面逛了一夜,帶回去一個這麼漂亮的媳婦,他們高興還來不及呢!」
  
程錦雲也愉快地說道:「那你不如跟我走啊,棄暗投明,徹底跟封建家庭劃清界線,不就沒人揍你了。」
  
明台話還沒聽完就撇了一下頭:「這就沒意思了啊,一有機會就策反我。」

程錦雲一直都想策反明台,但這是唯一一次,用接明台話半開玩笑的態度,直接貶低明台的家庭,用的是共產黨口中代表守舊、落後、戕害自由的「封建家庭」這個詞彙。我初聽這句話覺得生氣,覺得錦雲真沒禮貌!但接著這句話就觸動我心中的想法——為什麼,會挨打的「封建家庭」,才是進步青年明台最深的感情歸屬?為什麼明台原本只是稍嫌衝動幼稚,從76號死地生還後,卻幾乎完全失去分析狀況的能力,僅憑對家人的牽掛,盲目行事?這一切,都要從明家這個可愛的封建家庭說起。我將依照下面幾個標題一一分析,《偽裝者》中的明台這條劇情線,講述的是重情的明台成長與幻滅的故事。

 

 

(一)明家的階級秩序

 

偽裝者中,「封建家庭」明家人感情極好,其樂融融。表象是一對親姐弟和兩個被收養的弟弟,但剝開表象看進內裡,他們的關係其實比較像是:寡母、代父職的大兒子、小兒子、以及管家哥哥。

父母過世後,為守護家庭放棄自己的愛情和理想的長姊明鏡,便有著家中寡母的精神地位。明樓像是單親家庭中的長子,被寡母拉上來變成半個伴侶,面對弟弟時, 與明鏡一同承擔責任,但是面對長姊時,卻又還是作為晚輩被管教。犧牲生命救了明鏡明樓兩姊弟的女子留下一個小男孩,便是明台。因為是恩人之子加上年紀差距,明鏡將寡母對獨子的寵愛都給了明台。於是明台有了明鏡明樓這對慈母嚴父,但又摸準明樓不是真的嚴父,而是明鏡的晚輩,在家裡撒嬌耍小任性。接著是僕人桂姨之子阿誠受虐被發現,因此被明家收養。

雖然同樣都是被收養的弟弟,但是阿誠在這個家中的地位、稱呼、工作都跟明台不同,既跟著大哥承擔管理職的風險,又照顧大家的生活。面對明樓時,有面對上司的慎重,也有愜意談笑的時光,掐準大姐疼明台時,也能拿這個去將明樓一軍。他是明樓的管家,又是明台的長輩,有時會以親暱的態度戲稱明台「小少爺」明台對他也很敬重和親密,但房間的家庭照片裡沒有他,他稱明鏡「大姐」、明樓「大哥」,但阿誠不是「二哥」而是「阿誠哥」。

從想法來看,明家人骨子裡便是用「寡母、代父職的大兒子、小兒子、成為家庭成員的管家哥哥」這樣的秩序生活著。在這秩序中,上位者負責指導、管轄、安排下位者應該怎麼做、怎麼想。下位者可以用撒嬌、質疑、耍賴等各種柔性方式來發表意見、爭取同意,但最終還是上位者為大、祖宗家訓為尊。

從行為來看,我們可以在明家看到許多鞏固內部階級、穩定成員心性的動作。例如上位者勞心,下位者勞力,執行上位者的意志。有人犯錯時,命令由事件上達天聽的層級開口,由位階比犯錯之人高一層的人親自處理階層嚴明的上下關係不僅落實在懲處的權力,也彰顯在執行的行為上。

如明台不想去相親,但這違逆了大姊的意思,因此由位階第二的明樓動口、位階第三的阿誠動手,最終讓明台還是乖乖的答應去相親。

而接著為了讓明台待在上海,假造了明台打架被退學的證明,又鬧出差點上報的桃色新聞,這讓大姊氣得叫明台跪下,因為這次太嚴重,因此動手的提升到位階第二的明樓,而位階第三的阿誠就去做搬凳子把明台壓到凳子上的雜事。

而雖然處理正事的正式階層是明鏡(大姊)à明樓(大哥)à阿誠à明台,但在輕鬆的明家日常中,倒是明樓才是在所謂「食物鏈的最底層」,這種位階的「歡樂變形」,其實是建立在明鏡對明台、明樓對明誠的疼愛上(這大概也是為何《偽裝者》有這麼多腐迷的原因吧!^^)。

如明台以同學會為名出任務那天,阿香不在,明台吵著要阿誠哥幫他燙襯衫,阿誠以有公務在身為由叫明樓燙襯衫,還拿疼明台的大姐壓明樓說「熨不好,大姐找你!」以及除夕夜明台歸家,明鏡開心的摟著明台進屋,既然明台不拎行李是大姊的意思,阿誠也就順勢叫明樓拎行李,自個兒開心地進屋。

 

 

(二)封建家庭的隱憂

 

  明家人之間的真摯情感,讓我們看見封建家庭美好的一面。但它當然也有隱憂。

因為家庭突遭變故,明鏡為了承擔家庭,犧牲了自己的婚姻和想從事的工作。與此同時,明樓被迫不能娶仇家之女汪曼春,儘管世仇發生時曼春還是個無辜小女孩,但個人屬於家族,明樓和汪曼春必須各自承擔家族的仇恨與罪孽。明家事業穩定後,明鏡便開始指點規劃晚輩的人生,送明樓阿誠出國,送明台到香港唸書,以便未來都從事她眼中安全、順遂的職業。從她叫明台別看了漂亮同學就追、後來主動安排相親可知,相較於明台自己從名校同學中尋覓伴侶,她比較希望明台娶她親自安排、認可的對象。

明台進入明家後,生命中兩次重大轉折,都是他有一件想做的事,他自己爭取不來,而靠外力幫他做到了。第一件,他不想念書,想參加實際報國行動,王天風用綁架的手段逼他就範,讓他解脫了對家庭的愧疚感,之後明樓派人來營救,他當然也就不願離開了。第二件,他不想相親,想自由戀愛,此時他已經迷戀上程錦雲。因明樓想策反他到共產黨,意圖推波助瀾,讓黎叔、程錦雲都成為他生命中的重要人物,於是順理成章的,蘇醫生介紹的女孩子,剛好是程錦雲,明台見到人後態度丕變,不介意加快速度,年底訂親。

明台耍任性的範圍其實很窄,明鏡對他雖然疼愛,但在真正面臨志業選擇時,卻沒有給他做決定的自由,總想幫他決定。而因為他愛明鏡,因為違逆明鏡是不孝是背德的,只能隱瞞自己的其他夢想,繼續在想喝鴿子湯、想穿某牌襯衫、鬧著要吃香港名產、睡大姐旁邊這種事情上,撒嬌和依戀。

是戰爭打亂了明鏡的安排,激發明家三兄弟的膽識、熱情與毅力,投入艱險的諜報工作。劇中幾次讓明鏡因為不捨弟弟而落淚,明樓明台皆答應過明鏡,戰爭結束就會結婚生子、好好生活。也就是說,除了報國這個明鏡也認同的信仰,沒有其他足夠重大的理由,能迴避明鏡安排的道路。如果世界和平,汪曼春沒變成76號的女魔頭,程錦雲沒加入抗日行動,以明家三兄弟的個性,想必還是會想離開舒適圈闖蕩,還是會想自由戀愛。結果就是,明樓還是不准娶汪曼春,明台則會在相親場合才第一次見到程錦雲。沒有日本人要對抗,明家三兄弟的膽識、熱情與毅力無處可去,不是苦苦壓抑,就是在家庭內部衝突。明鏡的犧牲、明鏡的愛,會讓弟弟們不忍違逆她,不敢爭取自己想要的人生。那樣的話,明家就真的成了進步觀念想掙脫的封建家庭了。

 

 

 

(三)大家長明鏡奉行的封建價值

 

古早年代的美德,有些到現在仍被大部分人視為美德,例如不該幫助交戰的敵國虐殺本國的抗敵人民,有些則隨時代改變了,例如去煙花間找女人,不想升學想做其他事、冒險犯難危及人身安全、愛上沒做壞事可是出身仇家的女孩等等,這些在現在仍是爭議之事,但大家多會去關注背後動機,以找出解決或妥協之道,不會直接被歸因在「不孝」。「孝」也不再等於走長輩安排的道路,不「順」不等於不「孝」,更不等於背德。

 

來看看明鏡飆罵汪曼春和汪芙蕖那段叫人拍案叫絕的話。因為明鏡不能暴露心中的抗日立場、不能罵汪家人漢奸,所以只談兩個家族之間的過節,罵汪家寄子彈威脅她、誣陷她是紅色資本家以侵吞明家財產。支撐明鏡風暴般氣勢的,正是古早年代封建家長的道德價值觀。

「您可別忘了,我父親死的時候留有家訓,我明家三世不與你汪家結盟、結親、結友鄰!」「我在管教自己的親弟弟,礙著你汪大小姐什麼事了?你是我們明家的什麼人啊?」「今天晚上,你要是不回去,明天早上,就不用再姓明了,你改姓汪吧。」「汪小姐,我想給你一個忠告。過去的事情,你還是忘了的好。你只不過是我家明樓翻過的一本書罷了。當然,也許他興趣來了,可能還會再重新翻上一遍。但是我向你保證,只要我明鏡活著,你這本書,永遠落不到他的床頭上。」「汪叔父,這是您的侄女,在開口咒人,她在這裡自取其辱,都是拜你們汪家長輩所賜!我對你們汪家的家教,實在是不敢恭維。」

在以這個價值觀看出去的世界中,每個人都有義務遵守家族的規矩,避開家族的禁忌。身為大姐,上承遺訓,代表家族,在家中有絕對權威地位。弟弟的婚事涉及家族規矩與禁忌,自然由自己決定。弟弟對錯由自己判定和管教,別人無權置喙。至於別人家的晚輩不禮貌,則指責其沒教養、是長輩的失職。

明鏡飆罵叫人痛快,誰叫汪家既害明家,又當漢奸呢。但是,當汪曼春什麼壞事都沒做過的時候,她就已經被明鏡這樣對待過了。明家汪家是在戰爭之前結仇的,汪曼春不當漢奸,明樓還是不能娶她,那他們就是困在家仇陰影下的苦命鴛鴦。我可以想像,明鏡苦撐明家時,聽到明樓和仇家之女戀愛有多崩潰,但她在祠堂裡動手把他打到滿身是血、衣服全裂,再把那件衣服丟給汪曼春讓她死了心,這種處理方式很封建很恐怖卻也是事實。(這齣戲沒有要讓我們聚焦明鏡對明樓和曼春造成的傷害,因為故事一開始,汪曼春已經是個大肆抓補、殘忍虐殺抗日者的女魔頭,所有的討論都可以結束了,汪曼春身上只有對師哥的執著還值得觀眾同情。)

明鏡飆罵當晚,明樓回家,得知明鏡在祠堂等他。無論理由如何,他進了祠堂先跪下再說。陰森森的祠堂之所以能逼人說實話,是因為在封建家庭內建的價值觀中,家族祖先與父母魂靈為最大,在此地背祖、背德,那壓力實非受此教育長大的人能承受。大姐現在是家長,在祠堂裡代表家族,弟弟去汪政府幫敵人做事,叛國又叛家,她就拿起家法,懲罰不肖子孫。明樓不能暴露間諜身分,說是「曲線救國」,還是挨了一鞭子。

這是國與家對個人的要求一致時的情況。為國盡忠、在家盡孝,移孝為忠,是傳統社會十分強調的美德。

問題是,忠孝總有不能兩全的時候。

 

 

 

(四)當忠孝不能兩全

 

愛惜自己就是孝順父母,儒家對此有許多語錄:「父母唯其疾之憂」、「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天之所生,地之所養,人為大矣。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歸之,可謂孝矣。不虧其體,不辱其親,可謂全矣。」

從事諜報工作,暗夜行路,刀尖舔血,出任務隨時可能傷殘或死亡,還讓明鏡在別人眼中成了漢奸家屬,暴露了不但自己被嚴刑拷打、更可能禍及家人,未來有沒有機會平反漢奸之名、改以英雄身分揚名後世,都是未定數,虧其體,辱其親,真是大大不孝。明家人個個都明白,對國,萬死不悔,問心無愧,對家,死有餘罪,無言以對。

所以明家兄弟只能以另一種方式對明鏡略盡孝心了:「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不違,勞而不怨。」生活上所有事,再麻煩再違心,也要盡量依明鏡的意思去辦,被誤解只能委婉申辯、請求原諒,冤枉被打罵也不抱怨,甚至寧可被誤解,也不敢告訴明鏡太多真相,就怕直率的明鏡藏不住心事會有危險。

以此來看明台挨打事件。所謂的明台打架被退學、鬧出桃色新聞差點上報,都是假的,為此要挨打真是倒楣。明台挨打隔天賭氣不想起床,被明樓訓斥兼開導後認錯。以下直接放台詞。

明樓:別裝睡了。起來。睡了一晚上了,還疼啊。
  明台:怎麼不疼啊!不是說好了,就是一份港大的退學通知書嗎?什麼時候又多了一份桃色小報!你們做長官的都由著性子來啊!下達命令都不通報一聲。
  
明樓:你還來脾氣了。我告訴你,這不是公事,守著大姐,這得算家事。
  
明台:什麼家事,你就是氣我在你耳朵旁邊打了一槍,你這是公報私仇,我要打報告!
  明樓:阿誠
  
明台:幹什麼!幹什麼!還沒打夠?!
  
明樓:這不腿腳挺利索的嘛
  
明台:一招被蛇咬
  
明樓:明台啊,你覺得這頓打,挨得冤了是吧?我告訴你,自從我知道你進軍統的第一天,我殺了瘋子的心都有。至於你,一頓打,便宜你了。
  
明台:這也不能怪我呀。我也沒辦法。我是被綁架的。
  
明樓:是你從心底裡就想跟他去。如果你是一個麻木的人,當初在飛機上又何必強出頭呢。是你骨子裡,本身就有一腔熱血想去保家衛國。王天風只是給你製造了一個極好的藉口,讓你從心底裡認定,是他綁架你去了軍校。同時也抹去了你對家庭的愧疚。我說的對嗎?傻孩子。你以為自己讀了幾本政治經濟學,讀了幾本俠客演義,就懂得什麼叫濟世救國了?你差得遠呢。他把你帶走之後,我是真的擔心你挺不過來。我也想過把你救出來,阿誠甚至安排了一次營救行動,可當時你是怎麼選擇的,是你自己不願意走。你當初說那些大話的時候,想過我的感受嗎?
  
明樓:你回到上海,聽命於我的指揮。可是每一次對你下達危險命令,讓你去出生入死,你以為我心裡好過嗎?我眼睜睜看著你在懸崖上走鋼絲,就怕你摔下去。大姐到現在都還被你蒙在鼓裡。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做的哪一件事不傷她的心。
  
明台:我錯了。大哥,我不該怨你。
  
明樓:錯了也不怕。只要活下去,我就原諒你。今後的任務,會一次比一次更艱巨。我們每時每刻都會命懸一線,所以你記住,要保持絕對的清醒。因為戰鬥會越來越殘酷。我們隨時隨地,都要做好犧牲的準備。

雖然挨打理由是假的,雖然明台的動機是救國,但根據舊社會的道德評判方式,明台確實不孝,挨打不冤。所以明樓理直氣壯,不為國事,是為了家事打你。明台感到慚愧,不再辯解,低頭認錯。

這又帶出了另一個封建家庭的特色────可以體罰。

下位者不明事理,上位者不只是要講道理讓他打從心底明白,還要鎮壓他、責罰他,讓他痛,讓他怕,讓他不敢不聽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