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軍統的階級秩序與成員關係

 

軍統,「上司大如天」、「軍令大如天」。生死搭檔也要分出高下,確立由誰主導。若有一人做了逃兵,另一人必須馬上上戰場,用意想必是讓兩人互相監管。狩獵計畫後那頓凝重的晚餐,對話是這樣的:

明樓:今天要是從車上下來的人真是我,你會開槍嗎?
  
明台:不知道。
  
明樓:換作是我,恐怕也無法回答。
  
明台:那我抗命呢?
  
明樓:槍斃。
  
阿誠:你能讓我們好好吃頓飯嗎?

明樓才不可能讓明台被槍斃呢,但一般軍統基層,抗命的下場就是這樣吧。

 

王天風深諳棒子與胡蘿蔔理論,為了錘鍊明台、郭騎雲、于曼麗,什麼手段都使,什麼華麗大戲都導,操控他們依老師的意志行動。

短短幾集軍校生涯中,明台的身體被折騰就出現好幾次:明台被綁架到軍校,罵王天風混蛋就被打,想拿回母親遺物跟郭騎雲打架,練習咬刀片還擊時一直被痛揍,為于曼麗出頭被罰站一整天不准吃飯,吵著要申訴又被王天風用話筒敲昏,後來王天風說要放他自由,他為了救曼麗衝回來,在大雨泥濘中被王天風摔打。

郭騎雲、于曼麗想必也曾被體罰,明台來時他們早已被訓練得服從了。在軍校裡亦步亦趨跟在王天風旁的郭騎雲,在跟明台的審訊練習中暴露有女友,就換他被痛揍問話。于曼麗則受過多次王天風對她精神上的羞辱逼迫,還把她綁上刑場以留住明台。

用明台的話來說:「越是心愛的學生,越是百般折磨。」

王天風對這三個徒弟百般折磨,但他們之間,也有真情流露。

在軍校,王天風跟郭騎雲會聊學生表現,還拿錢打賭明台曼麗對打誰會贏。

明台就更不用說了,畢業時的送別段落處理得波瀾壯闊,故人長絕。直到明台以王天風教導的方法殺死他,他還用最後一絲力氣逼他吐出刀片,不讓他自殺,他知道他口中婆婆媽媽的明樓,會想盡辦法救弟弟。

曼麗對王天風非常害怕,再次在麵粉廠見到他還嚇得發抖。儘管王天風不是為了曼麗好才救她,但也確實給了她新的人生。曼麗清楚自己是因為有利用價值,才能活著遇到明台。那句「你也畢業了」之所以顯得溫柔,是因為對曼麗來說,畢業代表脫離王天風日夜恐嚇羞辱,隨明台回去他的家鄉上海。曼麗執行任務後,王天風告知她死罪撤銷,讓她真的成了「自由人」——儘管這自由,是以「終身軍統」來換「待死關押」,儘管這自由非常短暫,只有死間計畫之前的一小段時間。沒有王天風的利用,就沒有生死搭檔,她就不會因為愛上明台而體會到「幸福的痛苦」。對此,她無悔,只覺得自己幸運。這就是曼麗卑微生命中僅有的光彩了,這是王天風給她的禮物。

 

王天風令人恐懼。他展現了軍統最恐怖的一面。為了達到目標,上層可以操縱甚至犧牲下層,所有的判斷標準,下層完全無法置喙,全靠上層接收到的訊息,與上層的道德標準,如果他有心作惡或唯利是圖,下層一點辦法也沒有。但這套系統在戰時又不得不然。

王天風令人欽佩。死也不怕的曼麗害怕而服從他,明台、郭騎雲雖害怕卻也尊敬他甚至愛戴他。他讓自己被明台殺死,死了還留個轉變者的罵名,把自己算計、利用、犧牲了個徹底,就是不肯讓明樓因為愛明台、因為想活得堂堂正正,而自己去當死棋。王天風務實,知道軍統和上海站都需要這顆釘子,他必須牢牢械下去,行動小組才能發揮作用,無論死多少行動小組,保護明樓不暴露永遠優先。王天風知道,髒事總要有人做。為了拯救第三戰區無數軍民,殺害明台、曼麗、郭騎雲的罪孽,他親自背負,執行。

 

務實的、恐怖的王天風,也有感性的一面。明台訂婚,他答應到場,想在死間計畫前祝明台幸福。

訂婚當日,王天風表明他知道明台背著他做了什麼,他說:

「說實話,軍統走私,這件事情我知道,國家現在處在戰時,需要大量的金錢作為支撐,軍統走私,這是迫不得已,你知道炸毀整條船的貨物意味著什麼嗎?(意味深長的笑容)當然了,你不炸,我反倒覺得奇怪了。」
  明台邪笑了一下說:「老師,這件事情無憑無據,憑什麼就栽在我頭上。您要一定說是我幹的,我就說那是您教的。」
  
王天風微笑道:「這話我愛聽。能幹出這種出格而且有種的事,一定是我王天風親手帶出來的。」

沒有責備,先是溫和地解釋為什麼走私是必要之惡,接著表示理解明台對此事必定心生義憤,讚許他逾越階級,激烈反抗。一句「一定是我親手帶出來的」,表達老師對徒弟、對自己的能力與成果至高的讚許,既暗示自己與明台相像,也表明他做的是自己預料中事、是自己暗中首肯之事。

這無法改變結局,甚至更加註定了結局。明台小組三人的命運,一開始王天風就決定了。只是現在更順水推舟,因為,以B組組長凶多吉少的情形來看,明台已經做出讓軍統上層判他死罪的事。王天風已經準備好要跟他一起赴死。那麼也只有當下,能讓自己盡興一會兒,對明台講些真心話了。這可是他第一次破格談論上層、走私,以及他對明台有多惺惺相惜,明台真的是他最心愛的學生。

他也是明台最愛的老師,即使明台已經申請加入共產黨,老師派的任務他還是去執行。王天風要他去挖曼麗屍體裡的密碼本,明台說:「老師,我懷疑你, 可我不想讓你去送死。」當他看到老師跟汪曼春一起出現,知道老師出賣了他的小組,崩潰哭喊一番,仍跟老師說:「你這條路走不通的,跟我走吧!」想抱著老師同歸於盡。明台對王天風的情感不但不因軍統黑暗減輕分毫,甚至在他心中絕不可跨越的道德界線被跨越時,仍愛得不肯放手。死地生還看到報紙報導第三戰區日本大敗,就懷疑是苦肉計,經明樓證實,他跪地、顫抖、悲嚎、搥打胸口,無法停止。

 

 

 

(九)軍統、明家有相似的階級秩序與情感表述方式

 

總結明家、軍統的人物行事風格,皆有根深蒂固的封建本質。

當大部分人遵守規則,那個特別聰明、活潑、叛逆、衝動、「越來越沒規矩」的傢伙,能讓死氣沉沉的氣氛活絡起來。於是上層要求大部分的人遵守規則,但又允許那個聰明伶俐的稍稍踩線。

重點是,誰要遵守、誰可以偶爾不遵守,什麼情況要壓制、什麼情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什麼時候適用規則、什麼時候打破規則,這決定的權力,還是握在上層的手裡。軍統,上司大如天,軍令大如天,明家,家規大如天,大姐大如天。

不得上層眼緣的下層,在這個世界活得辛苦,承擔得多,獲得得少。郭騎雲、于曼麗比明台更遵守規矩,也沒有加菜的福利;明樓、阿誠要承擔的秘密、要保護的人更多,也沒讓大姐特別寵愛,時不時受點夾板氣,好在他們用幽默的態度看待。

受寵的明台,則享有比別人更多的資源和關愛。明台在軍校,有王天風指示,他桌上就能偶爾比別人多碗湯、多盤水果、多罐牛肉,跟教官起衝突,不真的打起來也不會受罰,訓練時子彈可以盡情地用。畢業時,得到王天風壓箱底的手錶。明台在家裡,除夕夜他說要聽戲,指明蘇武牧羊,大姐就叫明樓依了他。比如他要穿的襯衫別人不許撞衫,要禮物時,明明平常說不用人家用過的,開口要大哥那塊表,大哥拿這話回應,他又要添堵說捨不得就說嘛。受到寵愛,感到幸福,就會自然而然表現出更多可愛面貌,讓人想對他更好,讓他更快樂。於是他總能讓死氣沉沉的氣氛活絡起來,於是上層總是允許他繼續稍稍踩線。

他曾經搞不清楚狀況,把自己獲得的寵愛擴大解讀,在內部衝撞,受了幾次教訓,了解自己從未實質打破過什麼。手段上,上層對下層施展權威、打磨利用,但自己也付出許多心力,並非單方面的奴役下層。目的上,明鏡想讓弟弟可以長久養尊處優,是為了保家,王天風要訓練危險任務的特工,是為了衛國,他們從來不曾利用自己階級上的優勢,去故意傷害下層以圖一己之利,反而利用自己的權力,去鍛鍊、提攜、寵愛自己特別欣賞的下層。這不是個公平的制度,令許多人痛苦、無望,但明台在這裡得到人生真正重要的東西。他和明家人、和王天風及小組,彼此相愛著,一起奮鬥著,他可以為了他們,妥協、服從到某個程度。

大原則遵守了,接著在感情的範圍內,他可以說了算,他知道大家疼他。耍耍賴、貧貧嘴、吵吵架、鬥鬥氣,享受他們圍繞在他身邊,七嘴八舌、指手畫腳,影響他的情緒,干涉他的人生。有人糾纏,即有人記掛,雖然有時很煩,卻也是他甜蜜的負擔。在他的世界裡,不帶束縛的愛,根本不存在。束縛消失,絕不是解脫的自由,而是失去的淒惶。

他不用再怕軍統的紀律處分和老師的百般折磨,他不用再和隱瞞他事情的郭騎雲衝突,他不用再抱怨于曼麗拿情情愛愛的小事煩他,他不用再擔心大姐的想法和他真正想從事的志業衝突……他們都不在了。他明面上也不存在了,被轉移至北方,離開了生命中所有重要他人,他還是他自己嗎?他必須奮起,追隨逝去者的腳步,否則還能怎麼記掛他們呢?

明家與軍統的情感,是濃墨重彩、明艷欲滴。

相較之下,「純共產黨」這邊,情感層面可說是血色收淨,乾涸蒼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