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張愛玲的〈紅玫瑰與白玫瑰〉中,紅玫瑰適合戀愛,白玫瑰適合婚姻。

  《偽裝者》設定也看似如此,以容貌、打扮、個性來看,曼麗是嬌豔的紅玫瑰,錦雲是優雅的白玫瑰。曼麗是遭遇坎坷的女死囚,為愛願上刀山下油鍋。錦雲是明台想加入的共黨的黨員,又透過相親讓明台的大姐認可。明台願為曼麗放棄自由甚至生命,最後卻和錦雲訂了婚。

  很多人誤以為,在明台心目中,曼麗適合戀愛,錦雲適合結婚。其實正好相反,在明台的心中,錦雲是談戀愛的女友,曼麗才是命中相伴的妻子。

 

  死間計畫前奏結束,郭騎雲、于曼麗、王天風都死了,汪曼春拷問明台,他的上司毒蛇究竟是誰,是不是明樓?

  一般人受了酷刑早就屈打成招了,劇中忍人所不能忍的特工明台,熬過酷刑堅不吐實。汪曼春威脅無果,便對他注射吐真藥劑。汪曼春說:「你現在最好求求我,我可以讓你死得像個男人。」也就是說,這種藥劑對錚錚鐵骨的漢子來說,比酷刑還要可怕,絕非意志力可抵抗,還將人的尊嚴完全剝除。

  明台被注射後,神情恍惚地呼喚姊姊、媽媽,開始產生幻覺。幻覺卸下他所有偽裝,強迫他觀照心中事實,看見的是他埋得最深、最想守護、最怕弄丟的東西。

 

 

  現實裡渾身是血的他,在幻覺中穿著毫無血跡的白色襯衫,出現在無人的街道上。這時的畫面,與接到刺殺明樓任務後在街上慌亂走動、思索,取景角度是相同的。

  那時他在茫然無依中,努力回想那些與人交談的內容、偷聽來的對話,靠自己的理解力,試圖拼起零散一地的線索,探究家人的真實身份。這次也一樣,只不過要探究的對象換成自己的內心。

 

  第一個出現的景象是拍婚紗照。正在拍攝的明台、曼麗看見了他,微微致意,攝影師郭騎雲也回過頭來咧開了嘴。沒有手忙腳亂,也沒有拍攝失敗,白西裝與白婚紗和諧地閃映著安祥寧靜。明台與曼麗的表情,彷彿在和一個闖入影樓的普通客人打招呼:請等等,我們在拍照呢。畫面轉到闖入影樓的他,他開懷地笑了。

  接著街上的他轉頭,看見明台和程錦雲在藍天下擁吻,太陽從他們背後散出浪漫的金光,這是真正發生過的事,但這次沒有改變背景來顯示他進入這個場景。他的眼神也比較沉靜,情緒波動也比較小,只有微微的牽動嘴角。

  背景改變,他身處夜晚的明家大宅內,看見全家人圍桌吃年夜飯,明樓、阿誠開懷大笑,明鏡指著他們似在說他們調皮。他笑著,眼裡泛出了淚水。

  背景再度換成貼著大字的軍校操場,他眼裡亦有溼潤的光,看著畢業那晚,明台對著邁步離去的王天風,行了個長長的軍禮,他眸中離別愁緒的水紋,漸漸化為報國熱情的火焰。

  原本低沉幽婉如憶如泣的音樂轉而澎湃激昂,美好的幻覺到此結束,回到刑訊現實,戰士又上戰場。之前他是以肉身抵擋痛楚,以謊言防備訊問,但現在,藥物已突破心房,他失去了最後一層盔甲,僅憑坦蕩之本心、若怯之大勇,正面迎敵。

 

  明台疑惑道:「王天風為什麼要出賣我?」
  汪曼春:「對啊,為什麼?當然是因為于曼麗身上的密碼本。」
  明台:「于曼麗。曼麗身上的密碼本很重要,她寧可犧牲自己的命,也要保住那個密碼本。」
  汪曼春:「那郭騎雲呢?」
  明台:「郭騎雲死了,他為了掩護真的密碼本。上線說,他身上的那個是備份。」
  汪曼春:「誰是你的上線?王天風嗎?」
  明台:「王天風……」明台思索了一下:「他是我老師。他出賣了我。」
  汪曼春:「那是明樓嗎?」
  明台掙扎。
  汪曼春:「說啊,說出來,說出來會好受一些。」
  明台:「明樓……明樓他是……」
  汪曼春:「他是誰?」她急切地握住他的手腕:「他是誰?明樓是誰?」
  明台:「……他是我,大哥。」
  汪曼春氣得拔槍指著明台:「我再問你一遍,明樓是不是你的上線?」
  明台:「你怎麼不開槍?為什麼不打死我?」
  汪曼春:「你知道我現在最想幹什麼嗎?我現在最想幹的是,踩在你的腦袋上,照著你的臉開一槍!」
  明台拚命把額頭向前抵住槍:「你打死我吧。打死我,你就什麼都知道了。」
  汪曼春好不容易才忍住,忿忿地把槍移開。

 

  明台斷斷續續訴說的內容,是走了一趟幻覺大街,根據目前已知的資訊,用自己的邏輯推測出的真相。正因為他自己也不明所以,所以支離破碎、互相矛盾。

  對於人物的看法,明台先是作困獸的虛弱掙扎,然後給出「說出來會好受一些」的答案。

  明樓不是首長,不是特務,不是上線,就只是又嚴格又慈愛的明家大哥。王天風不是上線,不是綁架他、考驗他、出賣他的轉變者,就只是磨練他成材的老師。所以他疑惑:「他為什麼出賣我。」又自己想起令人喪氣的事實:「他出賣了我。」

  從明台回答汪曼春問話,可以看出,幻覺呈現的人物狀態,讓明台說出口能釋放焦慮的答案,就是他們在明台心中的真正樣貌。想深刻挖掘明台內心,就得探討幻覺究竟呈現了什麼。

 

  四個幻覺出現的人物,除了明台,分別是:

一、行動小組明台、于曼麗、郭騎雲。

二、戀人程錦雲。

三、家人明鏡、明樓、阿誠、阿香。

四、恩師王天風。

  沒有對親生父母的懷念,沒有殺敵報國的痛快,沒有軍統也沒有共產黨。

  如果說,明台眼神的含意,是我一個觀眾主觀的解讀,那幻覺出現的畫面,完全是劇組製作、選用的,客觀呈現了劇組的苦心,就非常值得玩味了。以下是針對幻覺內容的五點分析。

 

1.第一、四個幻覺是已逝之人,第二、三個幻覺是活著的人。

  幻覺起於已逝之人,終於已逝之人,因為他現在離死亡很近。

痛快一槍,是比受酷刑賴活要舒服的路。汪曼春這隻禿鷹,正在他頭上盤旋不去,不斷拿死亡誘惑他,等著他自己求個解脫——招出真相,沒了利用價值,就可以槍斃了。

  還有就是,以劇情來說,這正是汪曼春要拷問他的事。幻覺起於死間計畫的死棋,終於死間計畫的設計者,明台始終不解,也始終繞不開這個主題,幻覺結束了他還得面對汪曼春問同一件事。

 

 

2.僅第一個幻覺,他和畫面中人有互動。

  我的解讀是,現實中的于曼麗和郭騎雲,不像王天風死前與明台有驚心動魄的對話。這兩個人,才剛剛以慘死眼前和報紙頭版,來讓明台見識到,什麼叫做「來不及告別」。

三人明面上的身份是很難有交集的,是報國行動讓他們成了小組。初到影樓像搬入新家,明台拿個相機,透過鏡頭東巡巡西看看,嬌俏曼麗與影樓服裝,花花綠綠全擁到眼前。出任務前,郭騎雲放下唱針,在一旁樂得笑了,黑膠唱片歡唱恰恰旋律,明台扛著槍,邀請描眉妝畢的曼麗共舞。後來明台「退學」,明樓給了他一間家族的麵粉廠,于曼麗和郭騎雲換成樸實裝束,僱用工人,整理財報,把工廠經營得有模有樣,還收拾出一間可以值班、過夜的舒適房間。這些是專屬三人、安頓身心的空間與回憶。

突然,空間查抄,人暴露,一切都結束了。不只來不及與于曼麗和郭騎雲告別,也來不及與美好的時光告別,來不及與那年輕氣盛的自己告別。

青春依舊騷動,滴落滾燙鮮血。千言萬語,卻天人永隔,只能化作幻覺中爽朗的相視而笑。

 

 

3、4得放在一起看:

3.第二、三、四個幻覺是真實回憶,只有第一個沒發生過,或者說,是真實回憶被修改後的樣子,婚紗照本來拍壞了,幻覺中卻是好好的。

4.第一、三、四個幻覺,皆以他身後背景改變,來顯示他進入場景。就只有第二個戀愛場景,只讓他在街上轉頭望去,沒有置身其中。

這說明了什麼呢?

 

1)第三、四個幻覺,都發生過,也置身其中。

  這沒爭議,本來就是明台生命中的重要他人、重要場景。

 

2)第一個幻覺,不曾發生過,卻置身其中。

  置身其中代表明台心底的歸屬,修正回憶代表他真正的盼望。

  這呈現了明台未曾告訴別人、甚至未曾意識到的真實想法——留駐心底的是曼麗,不是錦雲!

 

  或許有人會問,如果這表示曼麗是妻,為什麼這裡郭騎雲佔了這麼多時間?是不是僅僅是革命情感,無涉對曼麗的特殊感情呢?

  我認為,如果只是為了呈現他們三人快樂的回憶,那也不用放婚紗,大可放上明台扛槍與曼麗跳舞、郭騎雲放音樂在旁笑著觀賞的段落。既然明明還有別的快樂片段可選,那特地選婚紗只有一個原因,就是這表現了明台的真實情感。這段珍貴回憶,明台是男主角,于曼麗是女主角,郭騎雲演個配角。

  他們是同一個行動小組,郭騎雲不再是軍校裡跟著王天風的郭教官,而是他的副官、兄弟,情感是不一樣的。儘管郭騎雲在軍校時,完全執行王天風的意志,出門在外跟明台時有意見不同,他還是挺明台,從沒跟上層匯報過對明台不利的事。拍結婚照不但違反特工不能拍照的規定,還違反王天風「不希望明台愛上曼麗」的操作,幫曼麗偷渡愛情,被王天風知道的話恐怕不是一頓毒打這麼簡單。總之,郭騎雲是他們婚紗照的攝影師,是唯一知曉這個祕密的人,這麼重要的人物,當然要在第一個幻覺中。

 

  解讀完郭騎雲,回頭來談明台對曼麗的真正心意。

  首先,回想一下,現實中他為何來到路口,又決定往哪前進?

那天,曼麗避開郭騎雲約他見面,告知任務是刺殺明樓。她了解他不可能從命,請他和自己私奔,為了他的安危甚至說:「你要是不願意跟我走,就跟那個女共黨走吧!」他們回影樓後,明台先是崩潰大吼,接著叫兩人照樣做好準備,自己出門,在街上慌亂地走動、思索。

就在這個路口,他決定前往蘇醫生的診所,向程錦雲求助。曼麗一語成讖,明台最終拋棄軍統身份與曼麗的愛,跟程錦雲訂婚,加入共產黨。

  被注射藥劑後產生的第一個幻覺,是他從大街進入影樓。也就是說,在人生面臨轉折的路口,明台改變決定,沒往程錦雲的方向前進,而是返回于曼麗所在地。

他在影樓看到的拍婚紗照的情景,不是真實記憶,同樣被他自己修正過了。

現實中的明台被郭騎雲糾正說肢體僵硬,還教他手要擺在哪裡,曼麗主動抓過他的手放在腰際。

幻覺中的明台則一直摟著曼麗,與曼麗一起望向闖入影樓觀看他們拍照的客人。肢體動作顯示他們情投意合,親密依偎。面部表情顯示他們夫唱婦隨,互相扶持。拍攝成功的的婚紗照,顯示他們是攜手同行的人生旅伴,是彼此的另一半。是啊,曼麗本來就是明台的半條命。

   

 

3)第二個幻覺,明明發生過,卻只是遠觀。

  第一個幻覺中,明台決定返回影樓,選擇曼麗作為配偶。這就解釋了第二個幻覺中他的表情。

  現實中二十出頭的明台,不會有那樣從容、淡雅的笑容,那是閱歷豐富、心性成熟之人,回顧過去有了多一層理解時,露出的表情。

  保持距離觀看、欣賞一段回憶,原來生命中有過這段美好的戀情啊!但有些美好,註定錯過,必須告別,因為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完成。面對過去,給予祝福,輕輕放下,才能進入下一個生命階段,進入拍婚紗照的場景,與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子,共結連理。或者把時序顛倒過來,因為已經與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子共結連理,對其他人即使有傾慕之意,也只能默想平行時空的可能性,也只能錯戀後即時抽回,也只能略帶惆悵淺笑著放下了。

  明台迷戀錦雲,但顯然,在無法說謊、無法以意志力抵抗的內心深處,錦雲代表浪漫美好的愛情,可偏偏不是婚紗照中的妻,不是另一半。妻的位置,半條命的連結,只屬於曼麗一人。

  

還有一個可能是,第二個幻覺的重點,不在戀愛對象是誰,而在生活氛圍令人神往。此處回憶的對話是:

明台:「就像我們現在這樣,曬著太陽,聊著天,喝著汽水,我拿著我哥的畫去錶起來,你呢在這發著傳單,我們倆就這樣不期而遇了,多美好呀,美好得,都讓人覺得這不是真的。」

程錦雲:「如果沒有戰爭,這才應該是最真實的。」

明台:「謝謝你,讓我又找到了真實的自己,讓我又變回了一個正常人。」

  不須潛伏,不須偽裝,沒有情報,沒有條件,明少爺帶著大哥和阿誠哥畫好的〈家園〉上街去錶框,在藍天微風之下,遇到了不是特工沒在殺人沒在蒐集情報,就只是本來樣貌的錦雲,這是他第一次知道了一件她的真實資訊,他以真實身份,在藍天之下吻了同樣是真實身份的她。亂世中珍貴的一瞬,兒女柔情,海晏河清。

 

 

5.只有第二個幻覺有象徵美好未來的室外陽光,第一個幻覺在室內,第三、四個幻覺都在夜裡,以夜的黑暗,連接醒來的刑訊現實。

 

    他和程錦雲兩次重大進展,畫面中都充滿陽光。一次是初吻,一次是訂婚。

他憧憬著共產黨和程錦雲象徵的明亮未來,但在幻覺中,他只是遙望、祝福而已,不曾置身那片陽光下。

他知道自己不屬於那裡

    明台是重情之人,他只會歸屬於有情之處、深情之人,只要不是漢奸就好,身處什麼政治陣營沒關係。經歷過真正的危險和酷刑,無盡延長的垂死呻吟,無法選擇賴活或好死,他才真正明白,臥底在永恆黑暗敵區的家人,指導、陪伴他的恩師和組員,才是最可貴的同路人。

陽光不是他們可以貪戀的,黑夜才是他們療傷的避難所。一直以來,拯救的力量就在自己身上,就在那些用愛、用磨難、用生命給過自己啟示的人身上。

  與本質相近之人,互相付出真情,從自己心底、眸中,燃起星星之火,也能照亮暗夜,何愁生命中沒有光?

 

 

以上五點,分析完畢。

幻覺是這些人物在明台生命中最深層、最真實、最根本的定位。明樓是大哥,王天風是老師,程錦雲是戀人,于曼麗是妻子。

奈何這些都只是幻覺,是明台的潛意識。

明台醒來,仍以為自己情歸錦雲。要等到他躲在黎叔家,有大把時間想事情,漸漸發現他和共產黨、黎叔、程錦雲價值觀不同,再看到和曼麗的婚紗照,這才大徹大悟。(價值觀如何不同,請看我之前寫的文:【偽裝者】為什麼封建的明家是明台最深的情感歸屬?(4)(全文完)

  張愛玲說:「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

  明台還沒和程錦雲完婚,就已發現白玫瑰的蒼白、乏味。那是因為,曼麗付出她短暫的一生,讓少不更事的男人,真正面對、了解、承認自己的感情。

  我相信,明台永遠不會忘記,讓他心醉,又心碎的,青春不老的紅玫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