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幕截圖 2016-04-20 23.00.11.png

螢幕截圖 2016-04-20 23.04.30.png

螢幕截圖 2016-04-20 23.05.10.png

螢幕截圖 2016-04-20 23.05.30.png

 

 

 

在看了許多遍狩獵計畫後,看到ppt陸劇板有人問問題:為何租公寓的任務會交給共產黨的程錦雲?為何租兩個對向的公寓這件事,不是直接交給明台或其他軍統的人?我本來只想回答問題,沒想到,寫得愈來愈長,成了這篇文章。

 

【偽裝者】二人伏三線、一計退眾敵——狩獵計畫(上)

一、明樓布局的完整版狩獵計畫

 

【偽裝者】二人伏三線、一計退眾敵——狩獵計畫(下)

二、其他人眼中的狩獵計畫

三、狩獵計畫的收尾工作

 

 

 

正文開始:

 

一、明樓布局的完整版狩獵計畫

 

  阿誠為了掩護明台,在日本領事館撿起毒蠍遺留在現場的錶,卻沒想到那是南田洋子故意放在現場的,誰撿誰通敵。為了把一盤死局走活,明樓設計狩獵計畫,幫錶找個新主人——南田一直想抓到的敵人毒蜂。

  由於明樓和阿誠皆從軍統投誠到汪政府,就由阿誠親自打電話給南田說,錶是毒蜂的,毒蜂之前撤出上海,不曉得為什麼又開始活動。他把錶撿起來,是為了騙取毒蜂內應的信任,只要人家主動來跟他聯絡,他就能把毒蜂揪出來。南田真的很想抓到毒蜂,於是暫時放鬆對明家的監視,給阿誠一星期找到毒蜂行蹤。

 

  阿誠:特高課的人已經全部撤走了。

明樓:於今之計,我們必須要在一個星期之內幹掉南田,雖然風險大,但是我們別無選擇。第一步,先找到兩處房子,面對面的,要在步槍的最佳射程以內,最重要的是房子必須要離周佛海的公館要近。第二步,林參謀一組,黎叔一組,我們兩個一組,但是三個小組之間必須要做到互不知情,互不干涉,到時同時行動,幹掉南田和叛徒。這一次我們不能假手他人了,必須我們親自動手。

阿誠:需要調動明台那一組嗎?

明樓:非到萬不得已,還是不要調動他們。因為一旦他參與了,很可能就會知道我是毒蛇。我還不想這麼早在他面前暴露。這次行動,恐怕你要受點苦了。

阿誠:這是我闖的禍。放心吧,我挺得住。

明樓:成敗在此一舉。行動代號,定為狩獵。

阿誠:是。

明樓:南田想看一場叛諜的好戲,我們就演給她看。

 

  行動前,要在司各特路租好對向兩間公寓,其中一間佈置成毒蜂的據點。

  原本軍統線要用林參謀這組執行任務,沒想到他們被日軍所截,有人重傷,迫不得已只好致電毒蠍,換成明台小組「襲擊明樓座駕,清除明樓」。

  行動當天,三條線並進,除了知情者明樓、阿誠之外,三線不交叉。

  第一條線:明樓、阿誠、朱徽茵。

  第二條線:軍統的林參謀小組,後來換成明台小組。

  第三條線:共產黨的黎叔小組,阿誠扮演關鍵角色,中途加入。

 

表面上,明樓、阿誠當天的行程,幾句話就講得完:

汪曼春身體不適,明樓留下來陪她。南田洋子的車壞了,搭明樓的車,從周佛海公館返回新政府大樓。明樓命阿誠幫汪曼春買特效藥,沒想到車被南田一行人開走,只好招黃包車,回來遲了被明樓斥罵。待汪曼春身體恢復,樓誠二人便繼續表定行程,沒想到消息傳來,南田在返回新政府大樓必經之路梧桐路的檢查關卡,被抗日分子刺殺。

 

  事實上,卻是千迴百轉!明樓、阿誠、朱徽因這條線,發生了這些事情:

新政府在周佛海公館舉行金融會議,會議中汪曼春心痛病發作(想必由明樓對她做過手腳了),阿誠給她一杯下過藥的茶,明樓扶她去休息。

南田洋子看看錶說:「諸位,今天會議延時了,耽誤了大家,下午請大家準時出席明長官主持的有關共建大東亞新秩序的聯合採訪。謝謝大家。」會議結束,阿誠上前告訴南田在樓下等他,準備出發去抓毒蜂。

明樓在其他房間陪著汪曼春,當她失去意識,看錶:一點十分。

南田發現車壞了修不好,阿誠告訴她,毒蜂約他兩點在司各特路137號見面,於是他們開明樓的車出發。

明樓在對向公寓等待,看錶:一點五十分。

阿誠帶南田上樓,沒人,南田以槍指著阿誠,阿誠摸摸桌上的茶杯還是熱的,說毒蜂剛離開這裡。(不知道是不是朱徽音佈置的)南田叫手下下樓去把車開遠。南田打開窗簾往外查看,阿誠走到窗前,突然大喊把南田推開,明樓開槍擊中阿誠左肩,兩人連忙掩護,向窗外射擊。

南田的手下衝進對向公寓,已人去樓空。明樓搭上朱徽茵開的車,回到周佛海公館汪曼春的身旁,她很快就醒了(時間算得可真準)。

阿誠被攙扶下樓,說毒蜂不相信他、要殺他滅口。南田懊惱地說,接下來要抓毒蜂就難了。阿誠要她快開明樓的車到梧桐路,那裡有毒蜂的據點。

南田送阿誠上救護車,並拿出特別許可證,請救護人員馬上將阿誠送入手術室。

南田與手下開車至梧桐路,被明台小組狙擊,全員陣亡。

阿誠雖受傷沒了力氣,仍以槍指著要幫他打針的程錦雲,問她行動代號,她答出「狩獵」才放心讓她打針和包紮。

救護車開到陸軍醫院,南田的特許讓他們進入手術區,他們刺殺了許鶴及現場說日語的醫護人員,一名護士叫道「不要殺我」,他們聽她是中國人就沒有殺她,她又說:「你們不能就這樣走了。」他們懂她的意思,便把她敲昏,免除嫌疑。

明樓待汪曼春醒來,便走到外面去,朱徽茵進來照顧汪曼春,內容包括:1.明樓對她很用心,不讓她自己一個人回76號,而是叫朱徽茵來接,但也不讓朱徽茵進來打擾她休息,只准房門外候著。(這解釋了朱徽茵為何這段時間不在76號,開車出門。)2.明樓走出去一定是在訓斥阿誠。明樓叫阿誠幫忙買心痛病的特效藥,沒想到南田車子壞了,坐了明樓的車,害得阿誠在外面招黃包車跑來跑去,回來遲了。(這解釋了阿誠沒跟著明樓、沒使用車子,人消失的這段時間去幹麻了。明樓出去、讓朱輝茵安慰汪曼春的這段時間,想必是還在等阿誠回到周佛海公館。)

接著明樓和阿誠進入房間,明樓將特效藥交給汪曼春,叮嚀她吃。阿誠道歉自己回來遲了。汪曼春提醒明樓三點有行程,明樓轉頭去訓斥阿誠,「你說我養你是幹什麼,我的事情,汪處長都記得比你清楚!」(繼續演出兩人不合)然後帶著阿誠出去了。

一出房門,就聽阿誠報告:「事成了。」公寓已打掃乾淨、派人入住。陸軍醫院的救護車派車紀錄被修改,留下誤導訊息。

下午的聯合採訪,明樓正演說,汪曼春心神不定地闖進來,阿誠從汪曼春那兒聽取消息後,附在明樓耳邊說了些話,明樓便露出非常震驚心痛的神情,告訴大家:自己的車駕遭到襲擊,南田長官被抗日分子殺了。

演說結束後,汪曼春極為擔心明樓的安危,說要派人寸步不離保護他,又要跟他一起去面對藤田芳正的問話。明樓請她不要替他擔心,立刻回到工作崗位,抓到那些抗日分子,更不要在日本人氣頭上捲進來被問話。

藤田芳政因為截獲「清除明樓」電文,相信明樓的清白。他查看陸軍醫院救護車派車紀錄,發現其中一頁上有字跡,看起來像是上一頁透過去的,可是上一頁卻被取走了。以鉛筆輕塗,出現「千愛路29號」。這就是阿誠派人留下的誤導訊息。汪曼春帶人至千愛路29號破門抓捕,但無論她對那些無辜者做什麼,都不可能找到正確的資訊。

 

當然這個計畫漏洞也很多。

司各特路發生槍擊案,南田、阿誠回擊了好多槍,救護車開來,街上任何人都可能去舉報。

陸軍醫院的日本人和手術室的中國籍護士都看到了阿誠的長相。

更別說南田洋子遇襲倒車後撤時,明台如此高調地緩速大步前進槍殺,都沒人看到?

……反正這是愛(中)國諜戰偶像劇嘛。

依照劇中邏輯,汪偽政權不得中國百姓的心,所以中國人不會檢舉中國人,看到都裝沒看到;日本人和漢奸則因為頻繁的暗殺事件不敢隨便上街,想看也沒機會看到。或者原因更簡單,一旦聽到槍聲,一般人一定趕緊壓低身子找掩蔽,根本沒有時間看嫌犯,就怕自己被滅口,再加上那時沒有智慧型手機,無法拍照,又不是人人有陳炳這種地位,可以找人畫嫌犯畫像,種種因素加起來,要在茫茫人海中調查、抓捕嫌犯,實在不容易,只要明台那組能讓明樓座駕上的南田一行人全滅就好。

 

  總之,狩獵計畫是全劇中我最欣賞的任務。

  事件起於己方的失誤,本是阿誠暴露、明樓被懷疑的結局,卻被明樓扭轉成阿誠脫身、南田死亡,連帶除掉轉變者許鶴,硬是把死局給走活了。

  除此之外,還為下一個任務做了鋪墊:死間計畫即將執行。讓日本人認為毒蜂已回到上海,之後王天風真的出現便不會太突兀。明台租的公寓,暫時派人入住,不留痕跡,但在不遠的未來,死間計畫執行時,將佈置電台和殘餘電文,用來坐實明台的軍統身份。

同時,狩獵任務讓程錦雲要求明台辦事,讓明台又往共產黨前進一步。一個進步青年協助租下任務所需的公寓,不怕在法律文件上留下自己的真實姓名,為刺殺許鶴任務做了必要的貢獻,聽起來就有利於明台的入黨評估。

  至於為什麼明樓這麼努力策反明台呢?

  第一,這是全家人的信仰。

明家一家都認同共產黨,連沒入黨的大姐也偷偷當紅色資本家,以明台的個性,遲早也會受明樓、阿誠影響而加入。是因為大姐希望明台能有正常的人生,反對他從事地下行動,明樓沒能早些拉明台入黨,才讓王天風先搶了去。

第二,這樣才能挽救明台的生命。

  明樓了解明台的個性,知道軍統上層走私後一定會憤怒至極,起而反抗,這種嫉惡如仇、擋人財路的行為,遲早會被上層殺掉。

  再加上明樓知道,王天風要把明台用在死間計畫。明台身為軍統人,是一定要服從命令,在軍統的任務裡犧牲的,即使明樓想辦法讓明台被槍斃卻沒死,他明面上的身份也已經死了。沒有身份,同時沒有學歷、財產、工作,沒了一切。在上海會被抓,需離家至外地,躲藏至抗戰結束。

  那明台還能幹麻?誰來供應他這麼長時間的生活?必須讓明台有個去處。加入共產黨,才能被黨視為自己人, 有搭救和支援的價值,也才能在明少爺身份死亡、失去正常生活的可能後,用別的身份繼續地下工作。

 

  二人伏三線、一計退眾敵的狩獵計畫,實在太過精彩,令人回味無窮。

樓誠二人,不愧是劇中默契最佳的生死搭檔。

阿誠很聰明,但當事關親人,沒跟明樓商量時,也會做出過於衝動的決定,例如派人去軍校救明台、撿起明台的錶等等。

明樓則永遠是穩住大局的那個人,他也必須是穩住大局的那個人。但若沒有阿誠的扶持,他也不可能做到。當阿誠抱怨家裡有孤狼、在外演戲回家還得演,明樓安慰他說:「你還好,有我陪著。想想明台吧,他才是演的最孤單的那個。」這話反過來也成立,明樓何嘗不是幸運有阿誠陪著?無論兩人之間的愛如何定義,他們無疑都是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唇齒相依,緊密無間。

 

p.s 我喜歡樓誠二人慶功乾杯的畫面。無奈阿誠剛喝一口就傷口痛得彎了身子。

螢幕截圖 2016-04-20 22.52.33.png

螢幕截圖 2016-04-20 22.53.11.png

螢幕截圖 2016-04-20 22.53.15.png

螢幕截圖 2016-04-20 22.50.33.pn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