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影視製作有限公司微博上,短短一段文字與圖。
截圖如下:

劇組01.jpg

劇組02.jpg

劇組03.jpg

劇組04.jpg

 

  首先要感謝ptt的kazekaze,拿著她自己的分析和我的文章,到處找同好、要說法,看到偽裝者的劇組貼了一小段文字及幾張照片,又急忙轉來給我看。
  關於「明台愛于曼麗」,我從不懷疑,因為劇中線索已經給得很足了,儘管編劇說明台不愛于曼麗,但影視作品本來就是用畫面說故事的,是導演和整個劇組的心血,和原本寫定的台詞是兩回事。
  接下來,就請允許我這個台麗派,對劇組這幾句話,盡情地腦補吧。

 

文字部份:

1.那張並不是結婚的婚紗照
  無疑義,劇中明台跟曼麗拍照,訂婚對象卻是錦雲。

2.那個注定不能在一起的男人
  這兩句疊加在一起,頗有悲劇氛圍,照片是假的,人也不是自己的。
  這句就有意思了。兩個人不能在一起,有各式各樣的原因,為什麼要說「注定」不能在一起呢?難不成兩個角色一上場,就是不准在一起的嗎?
  我想就是因為,依照抗戰劇公式,明台得被策反,愛上正確陣營的女主角。劇組針對這一點講什麼都不重要,我們心照不宣就好,看看劇中程錦雲策反明台的橋段,讓人不覺得刻意都不行啊。

3.你活著 我死了 我死了卻活在你心裡
  無疑義,是曼麗對明台說的話。曼麗知道,自己活在明台心裡。
  活在心裡並不一等於有愛情,但一定是很深很深的感情。

4.所以  等你
  如果這段感情不能按照曼麗所想要的發展,如果明台對她的愛情絕對不會回應,那為什麼要等?等來了明台要做什麼?總不會是在陰間還有任務,要生死搭檔一起完成吧?
  所以,等待,是因為曼麗知道該等,知道明台希望她等。等到人世間、戲裡戲外的規矩,都無法束縛他們的那個時空,他們就能以無法定義的愛,重逢。

5.第一個標籤#結婚時也給我張請柬吧#
  劇組很有趣啊,這麼多標籤,不放其他的,偏就放「結婚時也給我張請柬吧」在第一個,剛好跟上面的文字連在一起。
  文字和照片都在講台麗,總不可能這裡改成叫明台和程錦雲結婚,可見劇組也不否認,明台和曼麗是有伴侶的感情的,還像我們這些粉絲一樣,標籤了胡歌、宋軼,再用標籤喊燒:我要參加婚禮!結婚要記得找我啊!

  連著上面來看:「你活著  我死了  我死了卻活在你心裡  所以  等你——結婚時也給我張請柬吧。」
  劇組不否認:曼麗深愛明台,明台同樣深愛曼麗,將她視為自己的伴侶。(這部份,請參照我寫的〈【偽裝者】從刑訊幻覺,談明台對曼麗、錦雲的真正定位〉,太長就不摘錄了。)
  明台,曼麗正在等你,等你走完長長的一生,前來赴約,實踐當初拍婚紗照時的真正心意,實踐生死搭檔的盟誓:同生共死。

 

照片部份:

1.彩色,婚紗。
2.灰階,曼麗墜落。
3.灰階,曼麗死亡。
4.灰階,除夕夜兩人一起看煙花的模樣,但畫面中是雪花。

  如果說灰階代表曼麗已經過世,那為什麼第一張是彩色的?
  如果彩色代表令人嚮往的幸福,那為什麼第四張是灰色的?
  所以必須換個方式解讀。

  首先要注意彩圖的內容。不是婚紗拍失敗,而是郭騎雲回頭看到,兩人剛穿好婚紗下樓。
  郭騎雲問:「你倆幹麻呢?」兩人異口同聲道:「拍結婚照啊。」郭騎雲哼笑:「哈哈,郎才女貌,豺狼配虎豹。」明台瞇眼瞪他,曼麗甜蜜地把頭靠到明台肩上說:「你看,我就說咱倆挺配的吧。」所以這張照片是標準的「拍結婚照」、「郎才女貌」。豺狼配虎豹,毒蠍配黑寡婦,多麼相配啊!

  再來是灰圖。
  正如我在〈【偽裝者】有一種愛,叫明台與曼麗〉中談到的:「明台與曼麗之間的強大羈絆,根本不是「愛情」兩個字能容納的。他們是生死搭檔,兩人都會不加思索地為對方捨身。軍校畢業時,他們不再是兩個獨立的生命,而結為完整的一個生命。想取物,手就會舉起來,想奔跑,腳就會邁開步伐,曼麗就是這樣的地位,是明台意志的延伸。不妨殘忍點這麼說,身體健康的人,是不會時時刻刻意識到心臟正在跳動、手腳被無數血管神經與自己牽連的,明台擁有曼麗的時候意識不到,直到失去了才痛不欲生,剩半條命活下來,永遠殘缺。」
  灰色,是殘缺獨活的明台所見的世界。只有與另外一半重逢,明台才能再度完整,再度看見色彩,也就是那張彩圖中的,等在人生道路盡頭的那個婚約。

  那一天總會來的,因為人皆有死。

  兩人之前已經像真正的小夫妻那樣拍過婚紗,但是直到曼麗過世,明台才真正承認自己對她的愛,並拿著照片將曼麗介紹給大姐。
  直到曼麗過世,明台經歷刑訊,才醒悟,不是滿口理想,卻不理解自己的錦雲,而是真正陪伴自己暗夜行路的曼麗。(同樣請參照我寫的〈【偽裝者】從刑訊幻覺,談明台對曼麗、錦雲的真正定位〉。)沒有人比受過刑訊的明台更清楚,一個暴露的特工,不可能死得好看,甚至無法死得悲壯。一個死裡逃生、改名換姓的特工,永遠不可能活在陽光下,他從前對程錦雲和她象徵的光明懷渴望,純粹是誤解與奢想。
  直到曼麗過世,兩人才真正跨越人生在世種種障礙,真正走到一起。
  跨越了家世背景、教育程度、王天風的阻擋、程錦雲的策反、共產黨的吸引、明家全家的信仰、大哥明樓的操作……甚至,明台在心理上跨越了生死。
  王天風在軍校跟他說:「一個優秀的特工,唯一的生存根基就是,不畏死。」程錦雲在勞工營任務前說:「沒有人不怕死,我們是在求生,求整個民族的生。」
  沒錯,正因人都怕死,才要談「求民族的生」,才要談「不畏死」。「不畏死」仍經歷「不」的階段,有否認死亡、捨棄生命的心理過程。生死的距離那樣遠,所以才要客服恐懼、奮力跨越。
  然而,死過一次的明台,失去曼麗的明台,既非不畏死,也不是求生。他只是了解到,特工的歸處本就是死,自己每分每秒都在往那裡前進罷了。
  明台不再是明樓口中的「讀了幾本政治經濟學,讀了幾本俠客演義,就懂得什麼叫濟世救國了,你差得遠呢!」而是在完全了解與死的距離有多近的心境之下,追隨故人腳步,繼續抗戰大業。他活著的時光,是國家的,是程錦雲的,但特工之路的盡頭,是死亡,是曼麗在等著。事實上他在安葬曼麗時,就已經準備好了。
  往後的人生,是「同心而離居,憂傷以終老。」一居於世間,一居於蒼穹,曼麗在冥冥中等待明台,明台在虛空中等待重逢。
  那就是第四張圖的內容:不只是除夕,明台與曼麗一起棲身永夜,相視平靜而笑,望向那恆久漆黑的天,天上綻放著不逝的美麗煙花,飄落純潔白皙的雪花,我想他們都不需要再偽裝了。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