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吃,也愛看故事中人吃。

  飲食,跟一個人的個性與經歷有很大的關係。你吃什麼、怎麼吃,你就是什麼人。

 

 

 

明家的飯桌

 

  明家的飯桌,無論是每一天開始的那頓早餐,或是一年中最重要的年夜飯,桌上都是豐盛地擺了好幾樣;一家人打球、聊天時,喝的不知是果汁還是汽水,總之顏色橙黃醒目。總之,一切都如這家人的感情一樣,令人飽足、富有活力。年夜飯是明台在刑訊幻覺中見到的重要場景,這一段無論在什麼時候都是沒有對白的,因為講什麼不重要,氛圍本身才是核心記憶。

  阿誠在明家的位置很微妙,介在主僕之間,阿香喊其他人少爺,喊他阿誠哥。他很會做飯。明樓在狩獵計畫後挖苦他說這次別再撿東西,阿誠急道:「我要再撿東西我就把我的手剁了行嗎?」明樓還說:「記著就好,手留著做飯吧。」可見這件事是多麼重要的技能和樂趣。

  明台做飯不是常態,絕對是為了表現情緒,推動劇情。狩獵計畫前是和阿誠一起做,滿腔怨憤拿刀亂剁,一把刀射出去,掠過沙發上的明樓身邊,狠狠插入水果中,他又火大地坐下來,粗魯地把水果剖開。雖然小少爺心情不好,但有阿誠哥掌廚,當晚還有一桌菜。狩獵計畫後阿誠受傷,明樓叫他滾去做飯,他只簡單煮了麵,明樓還說難吃。

 

 

 

汪曼春的盼望

 

  汪曼春的人生就像她愛吃的草頭圈子,看似矛盾的兩種特質在她身上交錯激化。兩道菜在一個盤子裡,口感爽脆、色澤鮮綠的苜蓿,與軟韌入味、醬紅油亮的豬腸。初遇明樓時才十六歲,清純可人,感情被拆散時孤單絕望,多年後相見,外型美豔,心地陰狠,擋路者死。

  除夕夜,明樓特地來找汪曼春,假裝對於她凌虐囚犯無動於衷,說是在餐廳點好了紅燒肉、草頭圈子,「濃油赤醬,都是你愛吃的」,然而,馬上汪芙蕖就死了,曼春情緒崩潰。就跟絕對會取消的年夜飯一樣,所有明樓端到她眼前吸引她往前走的未來,從一開始就是騙局。

 

 

 

在外用餐

 

  汪曼春的年夜飯沒吃成,那吃成的飯局如何?

  偽裝者是一齣講親情的劇,讓人最放鬆、最有安全感的地方就是家,出外用餐一定有原因或有任務。劇中凡是不在家而在外用餐,看起來都不怎麼美味,不是吃得不好,主要是氣氛不對。

  明台在除夕夜約郭騎雲到西餐廳,明台被大哥大姐強迫去相親,兩次西餐,都在視覺上讓我覺得不好吃,食物彷彿又酸又冷、淡而無味。

  因為,除夕夜郭騎雲急著會女友,明台卻臨時交辦任務;相親那次,明台和程錦雲發現是對方很高興,但現場有不知內情的長輩在呢,他們便撒謊、搞怪、互相嘲弄。

  總之,那都不是開懷享受美食的場合。

 

 

 

家中美食

 

  相較於在外用餐,家裡的食物令人看著畫面就彷彿聞到香氣,例如明家的鴿子湯、黎家的紅燒肉。

  鴿子湯是僕人燉的,明家的小姐少爺一早就有這樣一道功夫菜可吃。那天明鏡叫明台去相親,明台要從餐桌逃走,碰到明樓和阿誠出來吃早餐,就皮皮地說:「我去叫你們來吃早飯,桂姨燉了鴿子湯,可香了!」那個調皮的表情可愛得叫我難忘!胡歌明明三十歲了卻能將二十歲的年輕人演得這樣好,完全沒有大人演小孩的造作浮誇。

  在明家不怕餓到,也不缺肉吃,鴿子湯用小碗裝,端在手上聞香氣,喝湯汁而不急著吃鴿子。

  黎家難得有肉,明台離開明家久不聞肉味,看到紅燒肉眼睛都亮了,夾一塊肉放在白米飯上,是小戶人家了不得的享受。

  黎家沒富到請得起僕人,紅燒肉是黎叔燒的,當然不可能一早就吃得到,而是辛苦工作後的犒賞與撫慰,晚餐時才隆重登場,用足濃油赤醬成了黑黝黝的一砂鍋,看著就心裡踏實。

  無論明家或黎家,食物除了是給家人吃好料的心意,也是長輩管理晚輩的手腕。在明家生活時,明鏡看到明台被港大退學又有桃色新聞,氣得不准他吃飯。在黎家躲藏時,明台違反規則跑出去,黎叔立刻就把紅燒肉的砂鍋蓋上,明台服軟才讓他吃。

  從鴿子湯到紅燒肉,從豪宅到弄堂,明台小少爺隱姓埋名,適應新的消費水準,學著過物質不那麼豐足的生活。

 

 

 

曼麗與錦雲

 

  明台的紅玫瑰與白玫瑰,于曼麗和程錦雲兩位女性,在劇中都小試廚藝,都不是為了自己口福,是為了別人、為了任務。

  程錦雲在劇中唯一的烹飪劇情,是在櫻花號執行任務時,因為她掰了個名古屋身份,被要求去廚房準備當地美食油炸麵拖蝦,明台為了任務也一起去廚房。信仰堅定的共產黨員程錦雲只因任務需要而烹飪,這讓我們看見了她的生活,也就是,黨之外基本上沒有生活,沒有個人需求。

  曼麗則是另一種的沒有生活,沒有個人需求,但不是為了軍統和任務,而是為了明台。

  明台要求下屬以夫妻身份住在影樓。曼麗應明台的要求,扮演影樓妻子的角色,也按照小少爺很可能會有的飲食品味,做了全熟、半熟兩種蛋以供影樓丈夫挑選,自己吃剩下那盤。她是個注重吃、穿這些生活細節的女孩,會主動體貼別人的需要,又自卑地不敢表達自己的情感。她一定很渴望有個家,她一定會認真打理生活,照顧她愛的人。明台因為得知軍統上層走私而大醉一場,曼麗陪他喝,但自己不喝醉,好漢郭騎雲一起扶他回去,程錦雲來時,明台頭痛欲裂地從沙發上起來,曼麗站在門外,她已準備好簡單的麵包牛奶,看起來很適合宿醉的人半躺著拿著吃,可惜明台此時心中只有程錦雲,以及對一切跟軍統相關人事物的絕望。

 

  兩位女性也有吃東西的時候。

  程錦雲的代表食物是除夕夜的栗子,下雪的除夕夜在街上漫步,有包栗子暖手實在幸福,於是這夜,她帶給明台的,就是跟雪夜中的栗子一樣的溫暖與快樂,栗子在火中劈啪作響,明台的愛情也正萌芽。

  至於曼麗,除了預設吃別人挑剩的其中一種蛋之外,沒看過曼麗吃正餐。食物落到胃裡才踏實,但曼麗的人生根本沒有踏實的事物,她一直像渴求溫飽那樣,渴求著最基本的溫暖與光明。曼麗有心事時,就喝酒,一個人喝、陪明台喝,大口喝,說的話也彷彿是有了醉意掩飾,才稍微大膽些,也帶點風塵氣味。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曼麗還有個吃東西的經典場景。死間計畫前,她嘴裡含著棒棒糖,走來跟郭騎雲商量工廠營運,一看見王天風,嚇得發抖,王天風把那根棒棒糖拿去放到嘴裡,喀叉卡叉地嚼碎了。曼麗短暫的美好家居時光,也就這麼被嚼碎般地結束了。

 

 

 

窮人家孩子

 

  王天風吃飯的畫面總在軍校食堂。有什麼就吃什麼,不談論也不挑食,有新鮮水果和牛肉罐頭,也用來給明台加菜。我完全看不出來他對食物的喜好與意見。是啊,他把自己的生命和名聲都捨給國家,喜歡吃什麼,哪裡在考慮之列呢。

  食物滋味,對王天風來說,是區區小事、何足掛齒,那麼對郭騎雲來說,則是太過奢侈、無緣感知。

  明台約除夕夜到西餐廳執行任務,不怎麼看菜單就熟門熟路地點餐,擅自幫對方決定晚餐內容。郭騎雲急著去約會,也顯然不慣吃西餐,湯碗直接拿起來喝,刀叉在盤子上刮擦。明少爺並不體諒出身的差異,直接表明,身為偽裝者就該在這類場合偽裝得體。

  郭騎雲的女友來找他,隔天曼麗便做了三個人的早餐,結果郭騎雲說沒讓女友留下過夜,畢竟這裡是據點,不安全。郭騎雲沒有特別要吃哪種蛋,他說:「窮人家孩子沒這麼多講究」。

  窮人家孩子沒這麼多講究。是啊,不是誰都像明台那麼幸運,對食物的滋味有細膩的感受、講究的區分,擁有足夠的食物可選擇,才能清楚自己愛吃什麼不愛吃什麼,不是誰都像明台擁有明家給予的文化資本,在高消費的西餐廳能穿著合宜的服飾、表現合宜的餐桌禮儀。

  明台是在馬斯洛需求層次論的基本需求滿足後,為了自我實現才留在軍統,曼麗則完全是人生所迫、戰爭所致。郭騎雲為什麼進軍統,劇中並未交代,但我想,應該跟窮人家孩子尋條謀生之路脫不了關係,自從他不再是教官、當了明台的副官後,他比較有話聊的對象,並非同性別的明台,而是處境較接近的曼麗。

  雖然談的是全熟半熟蛋,但其實兩人透過這件事,互相表達了自己是怎樣的人,於是接下來互道心事也很合理了。

 

于曼麗:「我不知道未來會怎樣,也不想做什麼大英雄,我只是覺得遇見他我很幸運。我想好好地活下去,好好地和他在一起,彼此坦誠相待,沒有欺騙沒有秘密。」

郭騎雲:「我知道組長是個好人,但是我不想他成為上層交易的犧牲品,僅此而已。」

于曼麗:「那我們呢?我們是什麼?」

郭騎雲:「我們,我們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角色,沒有人會在意我們。等到戰爭勝利了,會有人把我們清掃乾淨的,但至少他會活下來。我們留著他,起碼可以證明我們來過,我們戰鬥過,我們曾經活過。」

 

  就跟所有小人物一樣,郭騎雲說話,很難被聽見,這段振聾發聵、剛毅赤誠之語,只有另一個小人物曼麗在場見證。

  他早就知道,明台的命和他們都不一樣,明台擁有他們所沒有的社經地位與信念夢想,因為眼裡乾淨而還有著會為這些醜事悲憤的想法,這樣的明台雖然傻、雖然兇,卻讓他們有了寄託,因而值得他們保護。

  他們並不清楚未來的世界會長怎樣,卻清楚自己不會活在那個世界裡,可是明台會,所以要討論的只是用什麼方法確保他活到那時候。

  他們如常地吃著早餐,討論著自己的死亡,安分於自己的卑微。餐桌上沒有歡笑和希望,只有無奈和悲涼。

 

 

 

  我愛吃,愛看故事中人吃,愛看偽裝者。談論劇中那些令我印象深刻的飲食活動,也是因為不想沉溺在喜愛的角色死傷大半的難過情緒中,想以對食物的感知,喚回一些愉快的段落,塗抹一些哀傷的記憶。

 

  如果能找一個週末天,專門吃偽裝者裡的食物,我想要這樣安排:

早餐:與伴侶共享全熟、半熟兩種蛋,在麵包上放上焦脆的蛋白裙邊和流淌的蛋黃汁液,用玻璃杯喝牛奶,邊吃邊聊偽裝者,聊得早餐成了早午餐。

午餐:由於早午餐剛過不久,這時簡單以白水煮麵條,拌上鹹香的罐頭牛肉。然後含著棒棒糖,看偽裝者寫真集。

晚餐:全家人一起享用晚餐。大菜有紅燒肉、草頭圈子,葷菜湯汁和清脆蔬菜都適合放在熱騰騰的白米飯上,大口吃下。吃紅肉當然要喝紅酒,湯則是燉了一天的鴿子湯。酒足飯飽、杯盤狼藉,收拾乾淨後,換到客廳圍坐,吃烤栗子,看偽裝者劇中的明家日常,說笑至深夜。

然後我便可以假裝,那些我喜愛的角色,都在平行時空中活得如此幸福。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