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什麼很多人對女生有個刻板印象,覺得女生很愛問:「你媽和我掉到河裡,你要救誰?」
  好在阿誠絕對不會問這個問題。
  他會直接決定:我死,只要能讓大哥活,大姊活,明台活。在日本領事館誤撿明台的錶,落入南田的陷阱,他說:「我拿命扳回來。」對明台透露了使他絕不會放棄營救勞工營的訊息,他說:「放心吧大哥,就算拼了我這條命,我也會把他完完整整地帶回來」。
  而明樓也絕對不會陷入二選一的兩難,而會想出讓家人都活下來的辦法。
  勞工營那件事因為時間緊急,已經沒有策劃空間,只能讓阿誠帶人帶槍硬闖,但還是不許阿誠有任何犧牲的念頭,揪著阿誠衣領大罵:「屁話!你必須活著!他也必須活著!你們倆,都得平平安安地活著回來見我,見大姐。」撿錶事件則尚有轉圜餘地,為了讓阿誠不暴露,先爭取一週緩衝,設計狩獵計畫,三條線互不交叉,殺死南田洋子,順帶除掉許鶴,只能說,阿誠可真有本事,能讓明樓發揮出最大的潛力。
 
  汪曼春呢,我認為她心裡應該有個很想問,又不敢問的問題:「師哥,如果我和你大姊拿槍互指,你幫誰?」(本來想寫「兩人都被人拿槍指著」,但馬上想到這太柔弱了,不適合汪曼春和明鏡。)
  如果她真的問了,明樓只要用一句話就能讓她愣住:「一個是我最親的親人,一個是我最愛的女人。你叫我怎麼辦?」再用一句話就能讓她心疼:「人活在這個亂世裡,哪一個心裡沒有傷疤,只是我心底的傷,就算是千瘡百孔,也沒人瞧得見。原來我以為你會懂,誰知你也是小女人度量!」最後一句話讓她又悔又愧、聲淚俱下:「我知道,你在懷疑我,是不是我今天從這裡走出去,被人用槍打上七八個血窟窿,你才肯信我啊?」
  一、承認自己無可奈何,把問題拋回給對方。二、暗示對方在自己心底的特別,再把這種特別跟不逼自己連結起來。三、悄悄把主題帶離,讓對方只關注自己的感受,忘記了原本的心情。
 
  很多木訥老實的人就吃虧在沒辦法這樣信口開河,對他們來說,這樣回話的難度不下於設計狩獵計畫,狩獵計畫起碼還給你一晚上構思、給你一星期調度。
  這三段話其實就是ptt男女板上永遠沒有盡頭的文章,爭吵無果後的大絕招:「我真沒辦法解決,你幫我想嘛,你看你也想不出來嘛。弄成這樣我也很難過啊,我還以為你會懂,不會跟我計較。你再這樣鬧下去,我也不能說什麼,換我死給你看好了。」然後板友可能會「好傻好天真」、「千萬別放生」,然後戰神蘇美可能會上來戰公主病患者雙重標準、只許自己媽寶不許男人顧家、只愛男人嘴砲不看男人真心。
  可是這層意思到了明樓口裡,卻完全換了衣裝,變得情理兼具、感人肺腑。明明已經被汪曼春用言語逼到必須正面回應,卻還能在開口回話的那不到一秒鐘的思考時間裡,鋪陳了這麼一齣,硬把死局走活,明樓可真是充分掌握了語言的藝術。
  所以,說起這齣戲最了不起的偽裝者,明樓當之無愧。有本事唬住汪曼春這樣多疑女孩的心,就有本事挑起多面間諜的重擔。有本事調度文字,來個三段華麗轉身謝幕,就有本事調度人馬,來個三線不交叉,一計退眾敵。用狙擊槍與手術刀,伏擊的是南田與許鶴,用傷痛表情和美麗文字,俘虜的是愛情與信任。情場,果真如戰場。
 
,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RS
  • 女人老是會問:你媽和我掉到河裡你要救誰?
    現在男人的答案也變聰明了:妳放心不會有那種事,我已經讓我媽學會游泳了.

    明樓是超有智慧的男人!總是能攬大局,所以才能成為多重間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