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an出差去了,出差前我們談了嚴肅的話題。她因為工作而深感挫敗,事實上,公司到目前為止仍完全仰賴長輩開拓及服務客戶,她既無意願也無能力接班,感覺不到自己存在的價值。我告訴她,也告訴我自己:是時候斷捨離了。不只是物質,還有精神層面,阻礙自己當前目標或未來夢想的,如果沒那麼重要,也要嘗試捨棄掉!

  我剛滿三十五歲,Athan比我大些,我有房貸,Athan有經濟和親情包袱,都不是說走就走、想休息就休息的年紀了。轉職?能做的其他工作也賺不了錢。留職停薪?那怎麼行,沒錢啊。到了這年紀也沒真正養家,仍在倚靠長輩,沒自信僅僅倚靠自己,也看不出自己如何能讓他人倚靠。
  三十五歲,該與一生的伴侶住在自己買的房子裡,白天擁有一份有尊嚴的工作,晚上有餘欲可以進修或休閒,週末與家族長輩或朋友相聚,我小時候就是這麼想像的,誰知道長大後的現實世界不長這樣。
  現實世界裡,得和家人合資才勉強買得起房子,光頭期款就把多年儲蓄噴光了,每月固定收入扣除房貸後就捉襟見肘。
   現實世界裡,Athan的長輩將公司的營收又投資公司內部很有夢想卻又很燒錢的部門,資金投入卻無法換來收益。再加上入賬都是半年一年後的事,現金週轉起來特別嚴苛,偶爾還跟我週轉,雖然我能協助的金額不高,卻造成我莫大壓力,只因我自己不爭氣,如果能賺更多錢就好了。
  現實世界裡,Athan和我無法締結婚姻,收養子女的順位永遠排在已婚人士之後,很可能這一生都等不到新生命來活化家庭。
  人口老化、長照悲歌,早已不是新鮮議題,但會出現的新聞永恆地顯示個體的方寸大亂、整體的毫無章法。大家都知道退休金制度是龐式騙局,我的稅金支付著上一代的退休金,等我退休時,這個制度早就破產了。那我們該拿什麼來當作夢想?
  我們都是務實庸俗的人,夢想之一要工作傑出、經濟無虞,夢想之二要生活有閒、心靈富足。夢想之三,以創作自我展現,對社會做出貢獻。
  幾年前談著夢想,試圖實現,現在還會談,卻是光想存活、想在工作好好表現,就已戰戰兢兢,完全看不到夢想實現的可能性。

  但其實,我根本不該把自己講得這麼可憐。因為我對自己很好。生活上總給自己許多方便和舒適,由於愛吃,外食費用本就可觀,和Athan約會吃上千也不手軟,偶爾也買買東西搭搭計程車什麼的,過得很爽。
  這種爽感是那麼朝不保夕,享用起來也常常感到不安。
  想當年,錢很少的時候,還自己存夠了補習和考試的數萬元費用,偶爾坐在咖啡店喝杯百元咖啡,就覺得自己好富有。
  現在賺得錢比以前多了,卻覺得被房貸壓得喘不過氣來,羞慚於沒錢和無法自立,擔憂著父母和自己漸漸老去,家裡將沒有人隨之長大。


  我不想再這樣了,不想再,享受著吃喝玩樂的小確幸,喪失了安身立命的大夢想。
  害怕是沒有用的。
  樂觀也同樣沒有用。
  樂觀會讓人誤判情勢,害怕會令人自怨自艾。
  自怨自艾,令人提不起動力去背負責任、主動成長。誤判情勢,很可能哪天就因失去健康和工作而淪落底層。
  為此,之前我讀了《一個人的老後》、《兩個人的老後》,今天讀了《下流老人》,全是日本人寫的,現象是足夠令人驚心、不敢不面對了。然而在後續的提醒與建議,與台灣的制度不相合,也就無法參考,也讓我再度警惕到,不要再想依賴別人或依賴制度,為了能有尊嚴地老去,現在就開始,自己動手查詢、自己努力健康、自己準備未來。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