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經歷了第一集的震撼後,第二集、第三集各有代表歌曲,在配樂中帶著觀眾拜訪神之國與救世軍的日常。
  
神之國迴盪著宗教聖歌般的悠揚合聲,由平安懷孕的女子指揮著,洗好的各色衣服在廣場的曬衣繩上飄揚,班在摩根的指導下武術逐漸進步,復原中的卡羅晉見國王時,隨從奉上整籃水果供客人挑選。這裡的人說,一天三餐都能吃到水果酥餅,小孩子還會挑食,不想吃花椰菜。
  
多麼富足的景象!
  
活屍災變後,由於缺乏機具與科技,生產糧食不易,在神之國,新鮮蔬果是令人珍惜的美味,卻是人人得以享用。

  那救世軍是怎樣的光景呢?
  在第三集開頭,德懷特給自己做了個三明治,救世軍的階級制度也清楚呈現。

  我們看到德懷特愛走到哪、愛拿什麼,都是他的自由。三明治食材豐富,顏色繽紛,黃醬、綠瓜、紅番茄、碧生菜、滋滋作響的煎蛋,皆是現摘取、現開罐。三明治做成之後,橫切面色澤紛呈、美味至極,然而畫面陡然一轉,從空中俯瞰活屍柵欄,吃三明治的德懷特,看著身穿字母囚服的囚犯,在無武器的情況下徒手將活屍固定,以收防外敵之效。
  尼根、武將、農奴與活屍,構成救世軍的社會。當獨裁領袖尼根出現時,德懷特跟農奴都要下跪,但除此之外,武將德懷特一邊效忠尼根,一邊以暴力徵收勞果成果。
  也就是說,在救世軍這裡,蔬果並不歸生產他們的人民,而是身分地位的象徵,是農奴上繳的貢品,是高層才能享用的奢侈。
  輕快活潑的歌曲與末日貴族珍饈,對照乾等或被揍的農奴、活屍柵欄旁的勞工,就如尼根或那些自稱尼根的下屬愛開的黑色玩笑一樣,只有他們自己歡暢得起來,其他人只能強忍顫抖與不忿。

  
德懷特並不真的想過這種生活。
  尼根知道德懷特不是因為喜愛他而真心幫他做事,尼根不期待任何人如此,他要的是別人真心屈服於他,不敢、不想再反抗,而認份地做事。
  所以尼根時不時要測試德懷特,允許他任選一個女人並質疑他為何不想要、嘲笑他被尤金咬過後的性能力、問他想不想跟很辣的前妻來一次等等。尼根用德懷特的前妻雪莉挾制他,也用雪莉挾制德懷特。她希望前夫活著,就乖乖扮演尼根妻子的角色。他希望前妻活著,就幫尼根去虐待和殺害別人。
  夫妻倆在樓梯間遇見,也是只能不鹹不淡地問兩句:「他對你好嗎?」「你過得好嗎?」德懷特說:「我們做的是正確的。活著,總比死了好。」甚至,看到醫務室的驗孕棒,雪莉說沒懷孕,德懷特還說:「再接再厲吧。」他們努力地扮演該有的互動。絕對的止乎禮,不敢流露真實情感。

  戴瑞目前孤身在此,尼根並沒有說,你不屈服我就再殺瑞克團的人,所以戴瑞認為,他沒什麼好屈服的。不像德懷特夫妻,他們有彼此,不屈服就會害到另一人。
  有人認為,戴瑞可以假意屈服,和瑞克來個裡應外合。但那是不可能的,尼根有那麼傻嗎?享用尼根提供的好處而屈服的結果,必然是像德懷特一樣,立刻表忠心,表忠心的唯一方式,就是為了仇人尼根,去虐待和殺害無辜的人或之前的親友。然後就回不了頭了。尼根給戴瑞的選擇其實就只有兩個,住黑屋吃狗食或住房間吃三明治,凌虐別人或被人凌虐,這中間是沒有過渡地帶的。
  活屍當柵欄,戴瑞當囚犯,德瑞克當武將,他們唯一的相同點是,內心都被尼根摧毀,被黑暗吞噬。
  所以德懷特才會盯著被插在樁上的活屍那麼久。看著那個活屍緩緩掙扎站起、跪下、站起、跪下,但始終插在樁上,不得好死,地老天荒。那就是德懷特的處境,讓自己的內心死去,變成尼根的工具,行屍走肉地活著。農奴必須得活得比他更屈辱,不然他還怎麼說服自己,選擇這樣活是對的呢?

  因此,戴瑞在受苦,德懷特也在受苦。明寫戴瑞受虐,講的卻全是德懷特的內心戲。
  德懷特對待戴瑞的暴力程度漸漸減輕,拿他沒辦法時就只能吼他,吼得也愈來愈沒有底氣。最終,他開始反抗了,他原本威脅曾是朋友的逃奴,不肯回頭就讓他周遭的人受苦,但最終他開槍殺了他,幫他逃離尼根的奴役,雖然這時候唯一的逃離方式,是死亡,但這畢竟是反抗尼根的第一槍。
  善良的戴瑞理解德懷特的苦衷,他說:「我知道你為什麼屈服,而那也正是為什麼我不能屈服」。
  都是為了摯愛的人,為了自己相信的一切。
  唯一支撐著他的,也就是那一點信念了。也就是那微弱至極的一點生命之光,使戴瑞咬牙承受著凡人不可能承受的一切,身體和精神一點一點被尼根摧毀,被黑暗吞噬。
  我也只能衷心希望戴瑞挺得過去,衷心希望,這能換來德懷特心中的那塊黑暗逐漸裂解,重見光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icholas Lee
  • 尼根用德懷特的前妻雪莉挾制他,也用雪莉挾制德懷特

    這句怪怪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