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劇組怎麼決定宇豪代表物的,但我覺得選得很好。

  飾演夏宇豪的范少勳喜歡衝浪,戲外小驚喜。

 

  劇情內,子軒來宇豪房間,看到烏龜玩偶,趴在置物架上小碟子的邊緣。他問:「這隻烏龜在幹麻?」宇豪說:「衝浪。」

  子軒笑了說:「衝浪?這麼可愛喔。」完全沒有「最好是啦!」「烏龜會衝浪?」之類嗤之以鼻的想法

  兩個人都覺得很合理、很可愛。衝浪的不是別的動物,偏偏是意象上離速度與帥氣最遙遠的烏龜,而且造型上顯得溫吞、樸拙、稚氣、可愛,這就耐人尋味了。

  因為他們都像被沈重軀殼困住。

  他們都還未脫稚氣,內心都很柔軟,都是想像力和感受力豐富,生活又有缺憾的人。雖然展現出屁孩的挑釁和學長的冷笑,都其實內心都住著,需要某個特別的人來照顧的脆弱靈魂。
 

  烏龜一開始是宇豪擁有的。他困在寂寞的生活、無聊的課業、青春的焦躁中。每天都想脫殼,到處挑釁,刷存在感。

  相較之下,子軒則比較像是曾被大浪打翻。他困在想太多的個性、父母師長訂定的規則,和受傷後不能自由的肢體中。

 

  這是最適合由宇豪送給子軒的禮物。

  對宇豪來說,當子軒這個珍貴的人出現,跟烏龜衝浪差不多的狂想,變身熱血排少帶所愛之人進決賽,這麼大的願望都敢許下、都可能實現,沒有什麼再能困住自己。

  「送給你。」

  「你要送我?想賄賂我,我可是不會放水喔。」

  「……誰要你放水呀。」

  「你對學長真的很不禮貌耶。」

  「要你管。」

  「欸這真的超鬧的。」

  「喜歡嗎?」

  「喜歡啊。你不覺得牠真的很可愛嗎?」

 

  子軒收禮物時,往「想必是我太嚴格,他想求我放水」這方面想,宇豪回「誰要你放水呀」除了是不能承認喜歡子軒,也是反駁子軒,你怎麼會覺得我想要你放水!……因為你,再無聊的課業我都有認真,再辛苦的訓練我都有做好,你想要我變強,我也想要為了你變強,我希望你更嚴格、花更多時間訓練我……

 

  子軒在宇豪房間看見,和現實上離衝浪遙遠的烏龜,被宇豪用一個小碟子和想像力,就組合起來了。

  真的超鬧的。烏龜衝浪,怎麼這麼荒謬、這麼理直氣壯啦。

  真的很可愛。

  原來,笨重的烏龜,也有輕盈起來的可能嗎?

  他莫名其妙的就喜歡這個東西。

  直覺的、毫無理由的就喜歡,因為這東西剛好打中了內心最重要又最無法承認的感受。

  子軒看著宇豪才知道,圍欄可以被翻過,規則可以被違反。

  漸漸的,他才又知道,界線可以被跨越。

  禁錮在受傷肢體中的自己有了突破的可能。

 

  兩個人在一起,烏龜也能衝浪。

               即使受傷,仍有希望,即使自己只能站在場邊,心也隨對方上了場。

              子軒的頭腦和宇豪的身體一起,承載兩人共同的夢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