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小小和追求宇豪的倩如、單戀振文的莉琪是完全不同的物種、不同的存在,後兩者身在劇情中,小小卻游離在劇情內外,既參與、又旁觀。  

如同《紅樓夢》由男人銘記生命中那些美好的女子,主角群的男女比例懸殊,男子幾乎都是濁物,女子卻如水般靈透。BL劇《越界》剛好反過來──銘記這些恣意揮灑青春的男孩們。什麼小小是腐女啦、小小喜歡看隊長跟子軒啦、小小喜歡再婚兄弟CP啦……重點在於:小小用她的眼睛,觀察男孩的言行互動、用她的彩筆,紀錄當事人視而不明的事件──那些彌足珍貴的情感。


   振文掙扎得躁動不安的肢體。振武受傷而一往情深的眼神。

  子軒那藏在閃躲與壓抑後的衝動。宇豪那融合調皮與直率的溫柔。

  隊長那搞笑打鬧後的嚴肅認真,在大家不齊心時鎮住全場。

  俊喆只想好好打球,不喜歡摻和衝突和強出頭,總做球給家均,輪到自己發球才跳發展現鋒芒。

  勁揚忍受同伴輕慢對待。想阻止打架沒人理他,跑來報告了還是得一起被罰。可是他仍努力地打著排球,真誠地愛著大家。

  家均單純地崇拜欣賞子軒,單純地喜歡排球和這群人,單純地服從隊長和經理,單純地否定初期不用心也缺能力的宇豪,單純地憤恨宇豪得到了學長的個別指導與支持,單純地開心遇上安南的張力勤,單純地在宇豪進步後提出PK,單純地把求不得的憤懣都化成比賽的爆發力,單純地接受學長對他主攻的期待,在贏球後主動上前,把對學長說不出的話在單純的擁抱中說盡。

  不管是不是腐女,駐足、注目、銘記、創作,這種心境本身是很美好、很快樂的。小小打從心底認同在社會上仍屬禁忌、常常藏在櫃中的感情,她真心誠意紀錄那些美好的男孩們的青春,用她骨靈精怪的腦袋,寫下一個又一個批註,幻想出一個又一個自娛娛人的故事,一面默默照顧大家,默默見證所有人的感情,留住那些嘻嘻笑笑的憂傷,酸酸楚楚的甜美。

 

人生,時光流轉,凜冬將至。《越界》裡,夏豔秋暖,青春永駐。

  

                宇豪看著子軒,縱身一躍,無懼於自己正飛越深谷上空。跳不過去就摔下去吧,爬起來再跳一次就是了。

  子軒看清楚眼前是懸崖,非常害怕,但為了和宇豪在一起,下定決心睜開眼睛邁開腿往下跳,火海刀山。

  說「我願意」很美,承擔「我願意」很難。

  子軒準備牽著宇豪的手慢慢往前走。

  他們雖然都熱愛排球,但他們的個性是如此不同。

  總有吵架的時候。
  宇豪會很氣子軒都不把話說清楚,子軒會很火宇豪橫衝直撞都沒通盤考慮。

  總有輸球的時候。
  宇豪會發瘋似的搥打自己,一頭撞在牆上,子軒腿很痛但是把夏宇豪鉗緊扯離那面牆帶回去,支撐兩個人的崩潰。

  總有壓力很大的時候。
  走不下去。
忍痛分手。
  但最終,會回到彼此身邊。
  然後他們會開始想到永遠。

  不確定究竟是宇豪比較早讓子軒認識自己媽媽,還是子軒先一個閃神一個情緒崩潰就對家人出了櫃。這種事很難說的,有時候是看起來比較溫的那個在認定感情之後更敢衝。

  倒是當子軒出櫃,當初能在啃完巧克力後就放下的妹妹倩如,一定會成為他最大支持者,幫忙緩和與父母的關係。

  很久以後,他們會得到家人的祝福。或者......得不到祝福。

  人生不可能事事圓滿,路總能走下去。

  也許到時候臺灣法律已經承認同性婚姻了。

  婚禮會由賀承恩證婚,振文和倩如當伴郎伴娘,何中中致詞,何小小紀錄,會有碎花灑在他們頭上,寫著子軒的排球和衝浪烏龜會放在主桌正中央。

  他們會白頭偕老。

  宇豪會頑皮地拔子軒的眼鏡,直到他自己也戴上眼鏡。
  宇豪會一輩子扶著左腿走不穩的子軒,直到子軒的兩腿都走不穩。

  生命很長,長到宇豪會懂得子軒當年想背負的一切,換年輕一歲的他,把一切背在背上。

 

 


生平第一次因為愛一齣戲而剪MV:
創作理念:
越界 MV:志弘排球——夏秋紀事
影片連結:越界 MV:志弘排球——夏秋紀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