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跟大學生完全不一樣,即使家計無須打工賺生活費,也面臨種種壓縮時間的狀況,上課佔滿整個白天、中間沒有空堂、蹺課可能性很低、下課不能太晚回家、十八歲前無法騎機車省時間、對社團太認真父母還會干涉,如果還要修愛情學分,那真是忙死了。
  所以,在教導功課、社團練習中接觸心儀對象,雖然老梗,卻很務實。尤其是在社團中,為相同興趣與目標一起努力,培養出的情感很純粹也很美好。如果尚未確定喜好,也可以先為某個重要的人加入社團,再培養興趣,如宇豪在入隊後漸漸喜歡上排球,如倩如願意為心儀對象學做單字卡。這就是高中生的戀情,一生的興趣往往是在這時候隨愛情發展出來。甚至可以說,如果沒辦法在來社團同時就順便戀愛,那幾乎找不到時間談戀愛了。
  
極端一點的說:如果你不瞭解社團對我的重要、你能力做不到在社團範圍內讓我欣賞,那我就很難看到你除了外表之外的個人特質,即使你有其他種種優點,連認識那些優點的時間,我都排不出來,我得去社團了,掰掰。
  社團中最耀眼的或參與社務最深的,往往因為接觸頻繁,自然而然配對。
  像子軒這種專注於自己世界的人,高中比較難談戀愛,跟女生的話,對象只能是同社團的小小。如果是倩如、莉琪這類不同社甚至不同校的女生,即使交往,也跟女生在場邊看球遞水的單戀差不多,感情不穩固,或者只能維持穩定的「一方有心一方不上心」,怎麼都難說是美好的高中戀情。
  雖然大家的心都在社團,但大多數的眼光多只會定在最耀眼的存在上。即使自己從不曾得到過對方的目光停留,因為興趣,因為和社團同學的感情,因為日夜相伴的默契……於是很多人的青春就在汗水與淚水交織的熱血中,和「儘管在自己的腦內小劇場中爆炸,但卻只能裝作沒事的與心儀對象互動」中流逝。


  雖說是流逝,但卻不曾真正隱沒。那些故事一講起或一想起,便籠罩著朦朧美好的光暈。
  王國維說: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但我認為老去的證據,不在容顏的衰朽,而在於,再也想不起高中社團時年輕的心境。

  還好。
  沉睡的歲月,被《越界》喚醒。
  青春的愛戀心境,因《越界》重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