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爾必思的口感,柔滑、潤口、微酸、高甜,喝完咂嘴時會感到唇舌有點黏,甜味強勢佔領,久留不去,酸味絲絲縷縷,縈繞其間。

  在劇中,可爾必思是子軒喜歡的飲料。

  子軒不再是主攻手,卻也沒有斬斷對排球的愛,選擇擔任站在場邊的經理,離界內至近,只有一步距離,卻也至遠,這一步永不能再跨入。
  白天,當仁和雙胞胎和隊長互講幹話,疑惑子軒的傷怎麼還沒好時,從子軒的反應「不甘你們的事」,可明白他有多難受。
  夜晚,子軒左腿習慣性抽筋往往中斷睡眠,集訓時是因為宇豪在才有人幫他,平常必定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度過無數身心疲憊的夜晚
  站在場邊的他,一定每分每秒都在壓抑遺憾直到習慣,別人集訓、比賽,他只能紀錄和分析,別人被狂操到累趴,在他看來是幸福的煩惱,永不可得的奢侈。但他還是覺得,能接觸排球,跟這群他喜歡的人一起追夢,使他充滿熱情,而且新來的學弟實在可愛,個性單純直接,認定目標後任勞任怨,家庭叫人心疼卻很有正義感……他在種種矛盾中,演繹他的青春。
  所以,子軒不喜歡純甜、苦澀或平淡,而喜歡酸甜的飲料,真是太合理了。



  除了子軒對可爾必思的喜好,宇豪和子軒互贈可爾必思這個劇情也很重要。

  第五集,宇豪春夢隔天,因上課魂不守舍被罰站,看到子軒經過,偷溜,到司令台,送他可爾必思。
  第八集,隊長叫子軒選,礦泉水代表拒絕,可爾必思代表接受。子軒把可爾必思給了宇豪。

  宇豪給子軒的,是對方喜歡的飲料。
  子軒給宇豪的,是自己喜歡的飲料。

  宇豪愛得直接,他熱烈的心情完整展現於觀眾眼前。
  他看見子軒堅持找到他、試圖保護他,看見子軒告別跳發的眼淚,於是他心甘情願留在子軒的世界。他改造倩如的便當、按摩子軒的左腿、做到子軒規定的練習、夢想達成子軒對主攻手的期待。
  所以,花絮中,宇豪說他最感動的是:他願意訓練我到,可以為他達成夢想。
  有個人願意接納自己走進他原本的世界、走進他的心裡,這就是宇豪追求的幸福。


  子軒愛得含蓄,需要想多一點,才能體會他的心思。
  他的真心藏在口是心非的言行後。他說:「經理要保護隊友啊,不然是要看你被揍喔?」以合理化自己的慌亂。他說宇豪媽寶,其實是希望宇豪跟他一樣真心喜歡排球。他說:「明天就要比賽,你現在跟我講這個是有病嗎?」沒否認也沒拒絕,只是受不了現在講。他吼:「用這麼危險的方式救球,你有病喔!」以表達自己強烈的擔憂。
  花絮中,子軒說他最驚喜的是:他竟然記得我喜歡喝可爾必思。
  因為他在受傷後,習慣壓抑自己的感受,和別人保持心理距離。沒想到自己的喜好,竟然被觀察、被記住,塵世中竟然有一個人不為了別的就特地來體貼自己。
  揭露自己的感覺,分享自己的世界,這對子軒來說是困難的,但是宇豪讓他做到了。就算那樣的表達方式很委婉,甚至很扭曲,但只要宇豪聽得懂就可以了。



  如果說一段戀情像可爾必思,聽起來就是個,開場如酸甜互斥衝突、過程如酸甜激盪曲折、結局如酸甜融合幸福的故事。

  那正是劇末,子軒和宇豪在體育館擁吻時,身為觀眾的我嚐到的滋味。

  在淚眼朦朧中抵著彼此的額頭相視而笑,內心因前情跌宕而酸疼,臉頰與嘴唇因被淚水浸潤而微鹹,但觸感有如固體蜂蜜般溫暖、柔軟、清新、甜美,裹在被陽光曬得溫暖的制服中的身體,因為被所愛的人用全身去感受和記憶,散發出奪人心魄的體香。顫慄蜿蜒上每寸肌膚,在偌大體育館裡迴盪喧囂,那不是告白的回聲,是青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謝謝格主分析了劇中很多的細節,以及相關的個人回憶延伸
    好像又看了一次劇,也像讀了很多篇同人小說 :D

    也因為越界讓人喜愛,才會讓人想鑽研它的標誌物及場景,
    能在離開學校這麼久的觀眾,也能找到模糊又清晰的青春時光的殘影。

    期待格主的下一篇 :D
  • 謝謝你的鼓勵!
    你的文字真美,我也是離開學校非常久的觀眾,尋找時光的殘影。
    我繼續寫囉~

    mysteryAB 於 2018/07/02 23: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