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宇豪和子軒平日在校園內走動的模樣,會發現演員和導演真的很用心,他們平日的動作,都能連結他們的個性。而他們的個性又推著劇情和感情的進展往前發展,就像戲劇界的經典概念:好的故事是把一群人丟在一起,自然而然發展出來的,而不是劇作家想出離奇的劇情,硬拉著角色走。



  宇豪的肢體輕率、毛躁,心情到哪,肢體就到哪,全憑本能,沒有多餘心思去留意行為會造成什麼。當宇豪開始喜歡子軒,肢體有所收斂,但是,看到隊長掛在子軒身上,他的身體瞬間僵硬,幾乎可以聽見指節的格格聲響;他還去踢隊長的置物櫃,但也不是出氣般的猛踢,而是像個委屈的小孩踹一下還嘟囔著:「什麼密不可分!」

  子軒的動作則優雅而謹慎,隨身帶著小筆記本,用來觀察、紀錄,隨時整理、思考。就連他本人,也是自己分析的對象。狀況不對時,他會以觀察他人來逃避觀察自己。比如宇豪跑到司令台給子軒可爾必思,子軒給宇豪單字卡,然後子軒正喝著飲料,突然發現宇豪睜著迷人的大眼睛看著自己,小嚇一跳,問他怎麼了,又沒話找話似的,開始說起成績和集訓。



  這兩種肢體與個性,在第四集有一次強烈碰撞,就是子軒去宇豪家教功課那次。

  子軒來到宇豪家,果不其然先觀察宇豪的房間,看看置物架上的東西,聊兩句李小龍和衝浪烏龜。完畢,開始拿出課本。

  子軒說了那句「媽寶森七七囉~」,宇豪沒想後果、本能地一踢,沒想到竟然把子軒給踢倒了,還好宇豪肢體敏捷,馬上接住。子軒是在驚呆的狀態下被宇豪扶到床上坐下,等宇豪急切的問他沒事後,子軒才回神意識到自己的「驚呆」,並慌忙的要宇豪拿課本準備教他功課。

  開始教功課後,宇豪一開始是擔心的眼神,後來開始微笑,想來他那「單純」的小世界裡,只想著剛剛抱住子軒的觸動。而子軒則僵直的開始快速的解釋公式,但在解釋的同時卻隨時注意著宇豪的舉動。這不是兩人第一次肢體上的碰觸,卻是子軒第一次有意識的感知到宇豪的肢體,並驚嚇於自己的情緒反應。所以除了以較快的語速來掩飾自己的困窘,還以「我是以學長的身分在盯著你學習」的姿態,來解釋「自己對宇豪的關注」(其實是很在意想觀察宇豪對剛才那一抱的反應,所以時不時的抬起頭觀察宇豪,但卻用「我只是在看你有沒有專心」來合理化這樣的關注,而你果然被我發現你不專心,所以我要更盯著你。)



  他們的感情進展,一直繞不開這樣的模式:
  子軒在筆記本上規劃並建構好各種作戰細節,結果宇豪像還沒學會收斂肢體的小孩一樣,路過別人堆好的積木城堡,一不小心就一腳踹倒、弄得一地凌亂,每次都直接踹破子軒辛苦築好的精美防禦工事,就跟沒經大腦的輕輕一腳就踹倒子軒一樣。子軒平日都會注意左腿,但是誰會想到、誰防得了這種來自後方、無法預料的宇豪本能行為啊!



  後來第六集,子軒拿著筆記本跟宇豪講規則,解釋各種越界的情形,並叮嚀宇豪絕對不可越界。結果,宇豪覺得眼前的子軒真動人,馬上用子軒沒講到的方式越界。

  只能說,不意外,完全是他倆平日行為和個性的延續。子軒這種心防程度,也只有完全沒想過情場如戰場、只憑當下直覺行動的宇豪,才有可能改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一口氣看完全部越界的文,寫的好棒。完全寫進心裡了!
  • 謝謝你的鼓勵!
    一口氣看完想必花了不少時間吧,我會繼續分享越界心情。

    mysteryAB 於 2018/07/02 23: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