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豪和子軒正被浴室的熱氣和彼此的欲望,蒸騰得呼吸變粗、眼神發顫,突然聽見隊長大喊:「洗澡了!」兩人一驚,宇豪趕緊扶子軒站起來,抓著他的手,快速躲進淋浴間。
  家均從外推門時,兩人都露出警戒神情。
  等男孩們差不多都進了浴室後,宇豪先說:「沒事沒事。」
  子軒漸漸鎮定,點點頭,吐出一口氣,放鬆,回神,笑了出來:「可是,這邊是男生浴室耶,應該沒差吧。」
  宇豪也不好意思笑了:「對喔。」

 

  沒差?才怪。強調沒差就是有差,戀愛中人心裡有鬼。

  同性戀在社會上畢竟是少數。除非從小就確認自己性向,否則頂多了解有這群人存在,卻不會特別想到自己愛上同性的可能
  青少年同性之間,有時摟抱廝磨、亂親亂舔、做出性意味動作、互摸重要部位等,別人看了翻白眼覺得噁,但往往只是互刷存在感、滿足肢體接觸需求,通常不代表性傾向。(打鬧有時會過頭,比如大家對勁揚的行為是踩到線了,但並非所有跟性有關的觸碰都屬騷擾或霸凌,比如隊長在廁所硬擠在子軒後面亂摸、在社辦打鬧到脫褲子,就不存在誰欺負誰,純屬青少年吃飽太閒。)
  可是面對異性就完全不一樣,一點小事也常被放大解讀。避開團體獨處,地點還在浴室,其中一人還近乎全裸,這天大的事啊,就算理由正當,是因為一個人抽筋需要另一人幫助,但只要是一男一女,這怎麼看怎麼引人遐想的畫面,被誤會也是百口莫辯。

  宇豪和子軒都反射性地覺得,正身處「值得躲起來」的情況,有個共同祕密需要保護,不能被正要衝進浴室的這群人看見。顯然遠離了同性之間再過頭都不怕誤會的坦蕩,處於怕被撞見、怕被說三道四的、和異性在一起的心境。
  其實別人看來,不過就是子軒學長又抽筋,學弟宇豪幫忙按摩。就算子軒身上只有一條浴巾,但男生浴室本來就是男生裸露身體天經地義的地方。
  子軒自以為先回過神,說出:「可是,這邊是男生浴室耶,應該沒差吧」,其實是說出了埋在意識底層的真相:
  我們做出只有跟異性在一起才會做出的行為,承認了,原本預設只會跟異性發生的感情、以為只會對異性發出的欲望,已然發生在同性身上。


  「一起躲起來」,像劈開天地和意識的那把斧頭。
  始於混沌不明的同性愛戀,輕重清濁逐漸分離。
  球隊的、戰友的、日常的、習慣的、別人的,漸漸歸附於友情,
  曖昧的、慾望的、甜美的、疼痛的、宇豪的,漸漸聚攏成愛情。
  天地再次二分。
  子軒還有點看不懂風景有何不同。
  但他已經打開了通往異世界的入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