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均的戲分不少,轉折不多,是球隊集體情緒的宣洩破口,又是球隊重新團結需要說服的指標人物,而且是球隊不可或缺的力量。

  家均身上有著平凡青少年都有的不成熟,好像一次只能容受一種感受,太多了就會無法處理。

  因為年輕毛躁,對仁和的友誼賽時,第一場打得很順又抱了學長,心情太好就嗆對方,被回嗆又差點動手,結果被換下來。

  因為心性單純,跟宇豪差點打架時,子軒鑽過球網一手揮開球池過來吼他「陳家均!」家均當場嚇傻,可憐兮兮地說:「學長……」

  真的是很幼稚,很可愛。

 

 

 

  社團中,大多數的眼光,只注視最光輝的存在。

  家均不曾得到過子軒的目光停留,只能在日常的微小片段中暗自喜悅著。

 

  繼承了子軒的背號七號。

  在子軒第一次發球給宇豪看時,子軒理所當然地伸出手,讓家均遞球給他,還稍微朝家均揚了揚下巴。擊球後喊「家均!」,由俊喆托球讓家均扣殺。

  集訓時,賀承恩把任務交代給更菜的學弟,但家均主動幫子軒把地鋪鋪好,鋪在最靠近浴室的地方。睡覺時,家均可不敢去打擾子軒學長,只敢跟隊長打鬧到睡在一起,只有睡到迷糊了,才會說夢話、喊學長。

  志弘和仁和友誼賽,隊長和子軒期待家均當主攻手的時候,子軒拍了拍家均的右肩,家均忍不住轉眼去看。

  第一場打得不錯,家均覺得自己可以基於感謝學長鼓勵、自己完成任務,這樣光明正大的理由,上前擁抱子軒。

 

  這就是所有了。為數不多,異常珍貴。

  兩人連結最深之處,兩人距離最近之界,就只能走到這裡了。

 

 

 

  相較於宇豪,家均是平凡的。

  說平凡,不是說他沒有其他故事可說,平凡指的是,他生活的其他面向都是未知,因此「看起來」不怎麼值得深入挖掘。

  宇豪的不平凡,除了天賦體能,還因為倩如的助攻便當,得到子軒更深的認識:改造便當的廚藝、拯救倩如的正義感、來自單親家庭的孤獨童年。

  家均沒有宇豪那樣好的彈跳力讓子軒和隊長驚喜不已;不曾被臨時邀請入社所以一直跟大家一起團練、不曾被單獨指導;家均身上不曾有宇豪那麼強烈的野性;也不曾在獲得穩定生活後散發溫暖、反差大得叫人疼愛。

  家均盡了自己的全力,但他坎坷不過宇豪,耀眼不過宇豪,也沒有其他特殊才藝或經歷,註定了他,無論怎麼做,都沒有辦法像宇豪那樣令子軒印象深刻。

 

  不是家均不願意付出,是沒有機會。家均沒有機會和子軒獨處,家均知道子軒不喜歡人家打擾所以不可能留下來陪伴,也就永遠不可能看到子軒跟排球告別。如果家均知道,子軒學長一個人在球場,跳發到跪地痛哭、無法走路,無論多少次,家均都願意背子軒回家。

 

  宇豪和家均的個性都單純直接,和子軒截然不同。宇豪的暴躁衝動,因為和子軒相處的日常十分美好,得到了有效的安撫;宇豪說「如果我得分,就想想我昨天跟你說的」,得到了子軒的「沒反對」,這讓宇豪不會因為雙胞胎嗆兩句,就想出拳。

  但家均,卻只能自己面對那股想贏的好勝心,自己壓抑討厭敵隊的嗆聲,自己調整容易被挑動的情緒、自己克制為學長贏球的得意忘形。

 

  宇豪告白被拒絕很傷心;家均沒機會「告白被拒」,因為他不用想就知道告白會有什麼下場,何必自討沒趣。

  主角的痛苦,配角再想經歷,都沒有機會。沒有機會像宇豪一樣,在曖昧中忐忑難捱;沒有機會像宇豪一樣,被在意到值得躲開;沒有機會像宇豪一樣,被傷害到流下淚來。主角的哀傷,容易被看見,配角的寂寞,只能自己化解。

  對家均來說,宇豪在單戀子軒學長時遭遇的所有傷心難過,都叫做奢侈的煩惱。家均吞的才通通都是沒包糖衣的苦藥。

 

  沒有結束,因為,從來不曾開始。

  沒有失去,因為,從來不曾得到。

  沒有不安,因為,是穩定的,不存在。

 

 

  跟宇豪不同的是,家均親眼見過子軒在八強賽的榮光,然後眼睜睜看著王牌球員隕落,志弘排球的子軒時代永遠逝去。

 

  那是整個排球隊的集體創傷。

 

  尤其家均是這樣的年少氣盛、天不怕地不怕、認準學長就死心塌地跟隨。他親眼看見自己眼中的大樹竟然,說倒下,就倒下了,剩下其他人,竟然就這麼扛不住,天塌了下來。

  奇恥大辱。

  沒了子軒,就打不進四強,是我們這些人太沒用了。

  是我們輸掉球賽,害子軒學長的夢想沒能完成。

 

  子軒以經理的身份回到隊上,表面上一切如常,學弟又有什麼資格、有什麼時間當那種自怨自艾的廢物,還不如快點練球,拼下次贏回來。

 

  可是以家均的年齡和位置,還不足以像隊長那樣宏觀,承擔起帶領球隊的重任,他只能任由心中那股急切發酵:必須做點什麼、必須在子軒學長畢業前做點什麼、至少必須在自己畢業離開球隊前做出點什麼……

  但他的心智又無法安撫或掌控這種焦躁,於是,他就跟一開始被子軒嗆「不曉得什麼叫做珍惜」的宇豪一樣,呈現到處挑釁、刷存在感的外在形象。

  旁人只看見一個,見到點火星就會當場爆炸的青少年,無人了解表面行為的背後原因,其實是未復原的傷口,未放下的遺憾。

 

 

 

  宇豪第一次來球隊,就把家均氣到想揍他。

  這傢伙,太刺眼了……

  刺眼,因為脾氣很像。

  他們同樣感受到青春無以名狀的孤單、憤怒,想打壞什麼,想衝破什麼,想做有意義的事,卻看不到那個目標在哪裡、有什麼實際實現的可能,於是很容易覺得外界對他們有敵意,就算沒有、就算事情不嚴重,卻渾身是刺地隨時準備反擊。

  刺眼,因為宇豪無知。

  家均本能地排斥不了解子軒受傷這段過去的人,排斥因為沒經歷過這段創傷、所以不了解子軒和排球隊失去過什麼的人,那種人,因為沒經歷過那段令人羞憤、愧疚、心死般的經驗,所以萬事無所謂,所以不明白恐懼為何物。

 

 

 

  在宇豪從菜鳥漸漸成長為有實力的戰友後,家均也學會了,用子軒的角度,用球隊的角度,欣賞宇豪。

  其實家均真的沒得選。想成為好人、做對的事,就得努力克服心結。如果不能克服對宇豪的心結,自己就是個排擠學長看中的人的無聊反派。

  家均自己找到了克服心結的動力:因為不能對不起子軒,不能對不起排球,更不能對不起自己對子軒和排球的心意。

 

  即使覺得他能跟你待在一起、拿你的球,真的很刺眼,但我一直看著,因為那些你們的事情裡,有最真實的你。

  如果他沒有出現,我一直陪在你身邊,會不會有天你願意多看我幾眼?

  永遠都不會知道,其實也不再重要,因為,是他出現,我們才重新有了贏的可能,你才又對球隊有了希望。

  我提出和夏宇豪PK,不是我想贏他,是因為我欣賞他,欣賞他快速成長成我們的戰友,欣賞他有能力讓你露出笑容。

  我比夏宇豪幸福的地方是,我曾經跟你並肩作戰。

  現在我會和夏宇豪並肩作戰,因為他是你選擇的人,是球隊需要的人,是我的戰友,是能一起完成你、我、我們所有人夢想的人。

  你眼中沒有我,是你的事情。我要花多久時間放下你,是我的事情。

  不能跟你在一起,那就跟整個球隊在一起吧。

 

 

  一般人,沒有宇豪的天賦,沒有子軒的堅毅,沒有隊長的領導力,幸好我們還有可愛的家均作為夥伴。

  雖沒有大起大落,但能和一群有意思的、自己在乎的人一起,共同完成想做的事,在平凡人生中也值得好好紀念了。

  家均是平凡的,卻也是了不起的。

  把求不得的憤懣,化作比賽的鬥志,跟人衝撞的體力,拿到比賽時爆發,讓自己心中的典範、子軒學長認可自己,再把對學長說不出的話,在單純的擁抱中說盡。

  對家均來說,戰勝心結,比打架打贏更困難。

  家均做到了,在集體創傷與無望感情中,淬礪、脫凡,證明了自己的燦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C
  • 真的很難形容每次我看完版主的文章時心中湧現的感覺,因為沒有版主那麼細膩的文筆。最近好一段時間每晚睡前看看賞析文,不僅是把劇重新體驗了一遍而已,而是通過版主的眼睛和分析,把整個感受進行昇華。由衷覺得版主的文章非常吸引非常打動我,謝謝!
  • 我覺得我也是透過寫文,不斷重新閱讀並更深入感受這齣戲的美好。
    謝謝你告訴我你被打動了!我覺得很開心也很感動。

    mysteryAB 於 2018/08/23 11: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