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鏡和領帶,是《越界》中的重要意象。

  若要定義夏邱CP的感情,那就是「宇豪為子軒打好領帶,子軒為宇豪拿掉眼鏡。」

 

  志弘高中的制服本來就包括領帶,正常情況下只要角色穿制服,領帶都在身上,但有些段落中,領帶跟宇豪和子軒的生活、個性及感情進展息息相關。

 

第一集:

宇豪翻越圍牆,主任抓不到他,回頭兇隊長和子軒把領帶打好。子軒摸完自己的領帶後,伸手幫隊長把領帶調整得更緊。

在社辦,練完球穿回制服,子軒幫隊長調整領帶。隊長覺得太緊了調得鬆些。

隊長糾纏宇豪,宇豪揪住他衣領,曾正凡主任抓宇豪的領帶要帶他去處罰。子軒介入說真的只是在玩。主任放過宇豪,兇大家把領帶打好。

在「三球接到一球就可不用練習」的挑戰中,宇豪為了接子軒的球,把本來就鬆垮的領帶再撥鬆、甩到背後去。

 

第四集:

在宇豪的春夢裡,子軒的領帶是鬆的。

 

第八集:

領帶打得很好的宇豪,被子軒抓領帶結靠近接吻。

 

 

  領帶本來就是約束,用以提醒正在扮演的角色,以做出符合角色身份的行為。曾正帆主任不斷強調「打好領帶」,要處罰夏宇豪時也抓他領帶,這些片段單純就是塑造權威,規訓學生。

  當第一集不斷出現這些意象,也就提醒我注意,領帶在不同人身上的不同情況。

 

 

  子軒的領帶總是打得很緊,領帶結就束在領口勒著脖子。但即使如此,當主任兇他們領帶打好的時候,他第一時間就會去摸領帶,再度確認自己究竟打好沒,顯示他服從規則和小心翼翼的個性。確認完自己的,他還會去注意隊長的,以免隊長被教官罵。(隊長往往嫌子軒打得太緊了,自己再調鬆一點。)

 

  全劇子軒唯一領帶沒打好的畫面,出現在第四集宇豪的春夢裡,表現鬆動的心防與赤裸的欲望。

  (在「劇中現實」當中,也就是在子軒有意識的時候,自我管理一直都很嚴格,從未出現「鬆垮的領帶」或「自己動手鬆領帶」情形。直到集訓洗澡抽筋,那時他身上不只沒有領帶,也沒有其他衣物,只有眼鏡和浴巾,也就是,子軒無意中被逼到這種極端處境,才有後來的宇豪按摩,才讓觀眾看見子軒的慾望。)

 

 

  至於宇豪,一開始領帶鬆垮垮的,領帶結和衣領之間有一大段距離,顯示他不服管教,討厭束縛,他以這個形象翻閱校園圍牆,在排球隊和學長們衝突。

  在第一集,宇豪接受隊長提出的「三球接中一球就不用練習」挑戰,第一球離得很遠,於是接第二球時,宇豪撥鬆領帶往後甩,第三球子軒準備跳發,宇豪再度把鬆垮的領帶甩到背後。以此表現宇豪蠻不在乎地以他的天賦挑戰規則,這樣的動作對子軒來說,挑釁度爆表。

 

  等到宇豪加入球隊,生活和心境改變,領帶也跟著變了。

  子軒管束和訓練宇豪,宇豪聽從和照顧子軒,情感逐漸深化、立體、複雜、糾纏,關係綁定後牢不可破。

  作為「規訓的意象」的領帶,就像子軒的規則一樣束在宇豪的脖子上。宇豪變成一個作息穩定、聽子軒的話乖乖唸書和練球的人,所以領帶也不再鬆垮,雖然還是會留最上面的釦子不扣上,以免嚴重束縛自己,但領帶結和領口距離拉近,算是宇豪守規矩的極致了。

 

  子軒不只讓宇豪打好領帶,最後更把宇豪打好的領帶,變成了另外一種東西。

  第八集體育館告白,子軒迴避了宇豪的吻,然後抓宇豪的領帶結靠近、吻上。

  宇豪若維持剛開始的鬆垮領帶,一撥就鬆掉、一甩就到背後,這樣即使抓住了上方的領帶結拉過來,就沒辦法一下拉得這麼近。

  必須是宇豪自願、已經、打好領帶。

  宇豪的不馴野性某種程度被子軒馴服,視子軒為叛逆孤獨青春中唯一的歸屬感,被子軒找到、管束、逼迫成材,然後他們才會相愛。

  在這強勢一吻中,子軒重拾安全感與掌控權,宇豪的領帶抓在他手裡,這是他們控制與被控制的關係的具體再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