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幕剛拉開,宇豪、子軒、隊長陸續出場,還有一個人吸引了我的目光——勁揚。

  隊長在廁所堵宇豪拉入隊不成,開始亂摸人,勁揚喊叫掙扎只被隊長覺得很好玩,連子軒都在一旁笑。集訓時再次看到,大家去洗澡時,只有勁揚被其他人在淋浴間門口推推擠擠、搶他的洗澡用品。

 

  勁揚沒有哪裡不好,偏偏在球隊淪為每個人都可以戲弄的人。每件事分開來或許都不嚴重,可是不斷發生、全部加起來,就真的令人困擾。

  沒有親身經歷過的人,往往可以輕易說出:如果你不喜歡,幹麻不說?你那樣不堅定地表達、扭來扭去掙扎,我們當然以為你也覺得好玩啊,你幹麻不真的生氣一次?

 

  真的嗎?說了別人就會懂嗎?

  他們不懂。直到很多年後,他們想起當年仍會只記得,勁揚有點可憐欸可是好好玩哦哈哈哈。

  要表達到他們懂嗎?要他們道歉並改變嗎?這是勁揚想要的嗎?

  認真地生氣,得到了尊重,卻也同時拉開了距離。而委婉地以略為掙扎和喊叫來表達,雖不受尊重,卻也融入了群體。

  這是勁揚的矛盾大考驗。

  勁揚可以選擇離開,把對這群人和對排球的熱愛一起丟掉。自己一個人。

  或者,接受他們的幼稚,繼續愛著他們和排球。

  勁揚選擇了後者。他愛這群人身上所有自己沒有的特質,這些個人風格如此強烈、如此吸引人,讓人即使被欺負會難過,還是愛他們。

 

  因為愛他們,所以,衝突發生時,身在其中又試圖緩和的,是勁揚。

 

  第三集,團練,家均發洩「宇豪拿到子軒的球」的怒氣,宇豪叫家均短腿,故意把球舉很高問他拿得到嗎。事情演變成,家均當著大家的面說:比賽剩沒幾天,不該花時間訓練菜鳥,又不是在演灌籃高手。大可插嘴:是排球少年吧。家均生氣被吐嘈,勁揚忙勸:「學長,不要吵架」。俊喆說:你們討論完再叫我。說完就想閃離現場。家均沒得到支持、露出受傷的眼神。勁揚追過去說:「俊喆,不要這樣啦。」俊喆沒理會勁揚,是隊長才叫得動俊喆回頭。

 

  全隊團結為比賽努力,是勁揚心中至高無上的目標。他從這個立場出發,希望:

  家均你不要排斥菜鳥,宇豪他並沒做錯什麼啊。

  家均跟大可,你們不要吵架。家均說得有理,大可也沒有惡意。

  俊喆你不要離開現場,你有看到,家均得不到你的支持,他很難過嗎?

  你們都不要這樣好不好?大家團結起來好不好?

 

 

  排球與球隊構成了勁揚生活的小世界。世界在勁揚眼中看起來是這個樣子:

  家均和俊喆是會欺負勁揚、可是勁揚又很喜歡的朋友。家均本來就霸道,俊喆敢表達他不喜歡難聽綽號,都是勁揚做不到的事情。

  子軒是個嚴格的學長,腿受傷後更加高冷,堅毅程度非常人可比,只有中中教練比子軒可怕。

  隊長是帶頭鬧勁揚的諧星兼剋星,隨時變出各種花樣讓團體有笑聲。

  小小、振文是球隊經理,勁揚跟他們不熟。

 

  振武跟勁揚沒有交集,但我認為振武會是勁揚欣賞、希望自己是的那個人。振武幾乎不說話,完全憑排球實力獲得尊重和認同,不需要刻意做什麼跟別人打成一片,卻能站穩自己的立場,沒有人會戲弄他。勁揚很想這樣,卻又模仿不來。

 

  宇豪,則會是勁揚偷偷崇拜到近乎膜拜偶像、卻終身無法企及的閃亮存在。宇豪活得坦然、活得純粹,就算想掩飾想法也會透露情緒,就算身為菜鳥被現場幾乎所有老鳥敵視,也敢把球一摔就跟家均槓上,這是勁揚難以想像又深受震撼的強悍。

 

  球隊眾人皆不知子軒曾為宇豪擋下一腳、子軒告別跳發後被宇豪背回家、子軒和宇豪中午一起吃飯這些私下的互動。從勁揚的視角看去,他會認為,宇豪的處境比自己更值得憂心:所謂宇豪得到子軒的另眼相看,就只是被子軒更嚴格要求、比別人更辛苦以趕上比賽進度,同時還因為球技不精、和大家沒感情基礎,被學長們排斥。

 

  於是,當宇豪受到欺侮時,對他伸出援手的,竟然是,勁揚。

 

  第二集,當隊長、子軒、小小在社辦討論社務,球場這邊宇豪由學長們陪伴練習。觀察低手練習時的餵球,會發現,只有勁揚是真的要讓宇豪練習,其他四個人,俊喆、家均、大可、小甲,都故意快速把球發向宇豪不可能接到的位置。宇豪和家均開始互嗆,勁揚馬上去攔家均:「學長,不要打架」,但家均叫勁揚不要拉他。接著畫面切到社辦,勁揚跑進來報告兩人快打起來了。畫面又切回球場,打架一觸即發,俊喆等人看事態不對也攔阻家均,振文想幫宇豪被振武抱開,直到子軒等人趕到。

 

  分析勁揚的作為,可以看見,哪怕全隊都覺得,沒必要為了個菜鳥,去和有默契有感情的戰友家均意見相左,勁揚卻堅定地站宇豪這邊,因為,宇豪很認真練習,沒有做錯什麼也沒有對學長不敬,家均他們故意亂餵球欺侮宇豪,這不是老鳥該有的行為。勁揚不會只因為和對方有感情就盲目相挺,他做他認為對的事情,不因為別人的看法而改變。

 

  也就是說,勁揚明明被所有人視為最沒有力量、最缺乏話語權,可是為了幫助宇豪這個菜鳥,為了顧全排球隊的大局,勁揚敢於挺身反抗平時與他並肩作戰、他愛著的一整群隊友。

 

  我認為這是青少年的世界裡,是《越界》全劇中,最需要勇氣的行為。

 

  勁揚出面攔阻家均失敗後,其他人還攪和在現場的激昂情緒中,只有勁揚馬上去社辦找有能力處理的隊長和子軒來止血,阻止事情鬧大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例如因為打架被禁賽、有前科的宇豪因為又打架而得再次轉學、未來的主攻手和隊長家均因打架被記大過、隊員因為對家均排斥宇豪這件事的意見不同而出現裂痕。

 

 

  這件事的結果,是隊長罰家均伏地挺身兩百下,其他人一百下,包括勁揚。

  第一次看的時候,我覺得勁揚真倒楣,隊長怎麼連他都罰啊。

  然後我發現,我錯了,賀承恩是對的!身為隊長他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如果只有勁揚一個人不受罰,那才是對勁揚來說最恐怖的事情——會被當作叛徒,被隊友圍剿。

  但勁揚一起受罰,就能把這種憤怒轉移掉,大家就比較能平心靜氣想想這件事真的做超過了,就能感覺到,一起被罰的勁揚還是團隊的一分子,隊長連勁揚一起罰算勁揚倒楣。

 

 

  以勁揚的位置能有的眼界,他未必能明白,隊長在關鍵時刻,用這種方法保護他。

  但勁揚一定明白:

  平常就被大家當娛樂對象的自己,做了違逆大家想法的事情,反正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至於學長來了會怎麼處置,很明顯嘛,球隊不准鬧事,鬧事被視為一個巴掌拍不響、宇豪家均都有錯,然後家均一人犯錯,會連坐所有人一起受罰,這模式他想必是熟悉的。(這邊隊長在處罰眾人,家均罰特別重,那邊子軒也在責備宇豪,兩邊誰都沒有要聽學弟解釋更別說給予同理和安慰。)

 

  無論勁揚明白隊長的用心與否,受罰都是真的,擔心其他人的怒氣也是真的。就像無論其他人有沒有惡意,是打心底覺得勁揚這個人鬧他沒成本可以盡量鬧,或只是比較幼稚以為這是幫害羞笨拙的勁揚融入團體的最好方法,勁揚的內心的困擾、遭遇的戲弄,都是真的。

 

 

  被無視、被輕慢對待,是很不舒服沒錯,但更重要的是,隊員是否齊心、事件能否獲得適當處理、宇豪受到欺負了必須有人幫他、家均要犯錯了必須有人阻止他。

  勁揚再度面臨矛盾大考驗:想幫助宇豪就得罪朋友,想挺朋友就得看宇豪被欺負。

  勁揚選擇:反抗朋友,不和朋友一起犯錯,然後,和朋友一起,為自己沒犯的錯誤受罰。現場不申辯不反抗,事後不糾結不懷恨。

 

  這就是勁揚的勇氣,勁揚的擔當,勁揚的隱忍,勁揚的堅持。

  勁揚的動機,也許出於球隊該團結的價值觀,也許是老鳥要幫助菜鳥的責任感,也許是對「宇豪很可憐」的想像與同病相憐感,又或者是因為宇豪的個性剛好是勁揚最崇拜的。

  勁揚的做法,是即便不能兩全也要盡力兩全,自己夾在中間委屈一點沒有關係,球隊本來就要有難同當,哪怕那是別人惹的無妄之災也一樣,自己若不能一起受罰,就會面臨失去友誼的危機,自己若不願一起受罰,就是自己缺乏同甘共苦的精神。

  都是為了,不想看著所愛的志弘排球四分五裂。

  明明自己沒有力量,卻還是想保護他人、保全自己愛的團隊。這份用心很傻,很動人。

 

 

 

  這份很傻很動人的用心,從宇豪那裡獲得了回報。

 

  第五集,集訓時,宇豪問勁揚:「她真的是何中中?」勁揚說:「教練一碰到排球就會變成女魔頭,比子軒學長還可怕。」何中中:「還有空聊天啊?繞場十圈,去!」明明其他人此時也在嘻笑,但還是只有他們兩個被罰跑十圈。

  集訓本身就很累,還被罰跑十圈,但勁揚不曾怪罪是宇豪找我講話才害我被罰,宇豪也沒有抱怨明明其他人也嘻笑為什麼只有我們兩個被罰。

  勁揚累了卻不說,宇豪看出來了,背起勁揚,跑完最後半圈。

  不是因為宇豪對勁揚有特殊情意,而是因為宇豪對球隊已有歸屬感。勁揚是好隊友,好隊友就要挺,自己體能比勁揚好,就該在他累時背他跑。

  宇豪不會放在心上,可是勁揚很可能永遠記得,曾經有人這樣對待自己。我覺得,勁揚在那一刻,應該感到自己很愛宇豪吧。

  不一定是愛情!也許是愛情,或許是很深刻的友情。總之勁揚一定很感激,也很欣賞宇豪的善良,並欣然接受他的好意,感覺到兩人在這生活片段中,建立了短暫卻穩固的連結,感受到自己一直堅持的價值,是對的。

  真是痛快。真不枉勁揚第一個站出來,以阻止其他人欺負宇豪的方式,表達對宇豪的支持。真不枉勁揚在沒話語權、沒力量、沒其他辦法可想的時候,寧可自己委屈受罰也要做正確的事,讓宇豪沒因為和家均打起來而轉學,反而和家均漸漸成了戰友。

 

 

  我不確定這件事對勁揚的影響幅度,不過接下來的劇情,倒是真的可以看到勁揚露出開朗的一面。

  集訓時中中宣佈友誼賽,家均一邊興奮,一邊拍勁揚的膝蓋,勁揚笑著往家均那裡挪了挪。當中中說爭取得到友誼賽是因為大學長對她挺好的,俊喆稍稍往勁揚那邊歪了身子。家均、勁揚、俊喆三個人,一起喜孜孜的看著教練露出難得一見的表情。

  在比賽現場,勁揚也表現得很有自信,他靠著自己的球技,在球場上獲得平等與尊重,和戰友們一起為輸球緊張,一起為贏球興奮。

 

 

 

  看到勁揚開朗又有自信,真的讓我很替他高興。

  相對於其他人,勁揚的處境較為不利,獲得的支持和關注較少,受到的嘲笑或無視較多,友誼同時為他帶來壓力而不一定做他後盾。可是勁揚有個能耐:他總是能從微弱的善意訊號,和自己熱愛的排球中,自我修復,繼續為了團隊而努力。

  勁揚不曾期許自己獨一無二,而樂意面孔模糊地融入群體,默默的、穩重的、安分守己的,讓賀承恩、夏宇豪、邱子軒、陳家均這些人出頭,去互相碰撞,去尋找自我,去把世界攪個天翻地覆,害得他也要幫忙收拾,一邊收拾一邊覺得,真是好有意思的一群人啊,跟他們在一起好有樂趣啊,好愛他們啊。

  別說這個年紀了,可能一輩子他的朋友們都無法理解、理解了也無法面對他在這方面的成熟。

 

  我一開始心疼勁揚。隨著劇情開展,勁揚漸漸展現他的堅強,於是我懂了,勁揚需要的不是心疼,而是悅納。到最後,我發現自己敬佩勁揚。

  普通人勁揚,在他艱難的世界裡,像蒐集沙漠中的水源一樣,一點一滴挖掘積累了青春期最稀缺的人際資源,努力造出了自己綠洲中的花園。

  普通人勁揚,在最可能扭曲了個性的處境中,迸發出最真實的勇氣,堅持自己認定的價值。他一定會長大成為,比別人更了解人生無奈而不隨便論斷的人,成為比別人更寬容、內心更柔軟的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