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均是球隊集體情緒的宣洩破口,俊喆則是和家均相對、比較隱晦的那股力量。俊喆總是在為家均托球,直到輪到他發球,才發現他跳發也很帥,他只是不愛強出頭而已。

 

  俊喆加入球隊的動機非常純粹:好好打球、好好比賽、好好贏球。

  劇中其他角色,都會因為球隊某個人而情緒上下起伏,宇豪和家均為子軒、勁揚為大家、振文振武為彼此、子軒也穩不住因宇豪受到影響。但俊喆不會,在這個層面上,他和隊長很像。

 

  團練完在社辦換衣服,勁揚問家均學長怎麼了,俊喆笑笑的故意講到家均也聽到:「子軒學長幫夏宇豪練球,他吃醋了。」

  家均心緒不寧,說去年快要前四強,俊喆說:「去年是學長他們打下來的啊,跟我們又沒關係。」

  短短幾句話就交代了俊喆的想法:他並不認真看待家均對人的糾結情緒,因為這對他來說無足輕重。過往的榮光屬於學長,不必懷念,面對球隊現況,也不必自我貶低,總之自己不是為了追隨某個人或放不下的過去,自己只為了現在和未來而打球,只為了打球而打球。

 

  由於這個心情,俊喆也有點排斥什麼都不會、佔用老鳥練習時間的宇豪。

  雖然畫面很少也很短暫,不過,俊喆在配合家均亂餵球給宇豪、家均和宇豪互嗆到快打架的時候,眼神可以在半秒內表現他正在判斷情況、決定態度。直到鬧大了,趕緊攔抱家均,那時的眼神並不像勁揚是驚慌,而是「會不會太誇張啦?本來只是小事嘛……」結果所有老鳥被連坐處罰。

  下一次,當家均當著大家的面說,比賽剩沒幾天了,不該花時間訓練菜鳥,俊喆就不想攪和了,只想離開現場。「我來排球隊是為了贏,不是為了在那邊嬉鬧,討論完了再跟我講。」

 

  ——不喜歡宇豪是一回事,但是也要適可而止,為了家均你一個人的心裡過不去,我們上次被罰、這次被罵,比起宇豪浪費我們時間,大家為了宇豪在這邊意見不同、反反覆覆、打架吵架,才真的是浪費我時間!排球場就是排球場,被你們動不動搞成,感情亂鬥戰場、心病急診現場,還有長期諮商,期待治療過往,無聊耶你們,一群神經病!如果是這樣我真的想離開。我就是想好好打球到底有什麼問題?我不喜歡強出頭,我可以永遠為別人托球,但是麻煩你們也給我好好打球!

 

  家均非常驚訝俊喆沒有挺自己,遠鏡頭可以看到家均伸手指著俊喆離去的背影,近鏡頭可以看到家均露出受傷的眼神。勁揚追上去:「欸俊喆,不要這樣啦。」俊喆沒理勁揚。

  俊喆不是對隊友沒感情,而是他有他更重視的事,他認為大家應該要認知到,來球隊最重要的就是打球。所以家均和勁揚本著自己的感情,想從感情面拉俊喆回來,是無效的。

 

  有效的是隊長一句話。

  隊長說:「欸,小吉吉,我有說可以休息嗎?」

  俊喆馬上服軟:「是,隊長。但,可不可以不要叫我那個名字啊?」

  其實所有人都停下了訓練都在休息啊,那句話的目的,是不讓俊喆離開現場,那句話的形式,命中了俊喆「應該要好好打球、不受其他事情干擾」的心情,所以,單純想打球想贏球的俊喆,對此感到抱歉:是,隊長,是,我不該因為這些紛擾停下練球,是,我不該因此離開隊友,我應該和隊友一起好好打球。

 

  俊喆在球隊的表現,看似游離,實則堅定——游離於人際,堅定於球技,只要人的問題解決,他就會專心打好球。

  後來,家均發現振武原來是安南的張力勤,連帶對菜鳥三人組有了好感和信心。家均不再鬧脾氣,其他隊員沒意見,宇豪逐漸進步,振文擔任經理,振武成為戰力,勁揚也不再需要苦苦勸說大家又被無視了。

  俊喆的困擾解決了,接下來,集訓、比賽,就是看各種角度的俊喆萌俊喆帥。

 

  俊喆這個角色戲份不多,但刻劃得用心,即便台詞和畫面很短,仍讓觀眾能清楚感知角色的心思、前後一致的性格、問題發生到解決的脈絡。這就是為什麼《越界》這麼耐看,多看幾次又會找到下一個賞析角度,獲得新的體會和樂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