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家均、振文

 

  家均和振武誰也沒失常,志弘贏了和北江的友誼賽。

  找振武前,家均先找上宇豪。

  「我曉得你知道,我之前喜歡子軒學長。但是我現在喜歡振文。」

  「蛤?」

  兩人都是直白的個性,倒也沒有什麼不能談。

  「他是你兄弟,所以我先跟你講。我今天會找振武,我覺得你先把振文帶走會比較好。」

  「你認真?」

  「對。」

  「好,那,你要做好心理準備,我跟你講……」

 

 

 

  在球場的振文正在天人交戰,他到底該不該去社辦外偷聽或加入家均和振武的對話。

  「欸,來我家。」宇豪說。

  「我要收場地。」

  「藉口。走了啦。」

  「莉琪還在。」

  「所以你不用在啊。反正家均和振武至少有一個會告訴你。走了啦!」宇豪和振文拉拉扯扯,突然振武從背後出現。

  「振文,回去囉。」

  呃,已經談完了?

  宇豪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閃得遠遠的。

  振文急了問:「所以現在是?」

  「以後別去家均家了。」

  「為什麼?」

  「他剛剛問我有沒有跟你交往,如果沒有的話,他想跟你講他喜歡你。」

  「……然後呢?」

  「然後?沒有然後啊。」振武驚訝地看振文,這不是已經解釋完了嗎。

  「那你說什麼?」

  「我說我們沒在交往啊,我不會介意聽到他說喜歡你,但是你也沒有要跟他交往,以後大家就球隊見,不會有什麼影響。」

  「你就這樣替我回答他?」

  「不對嗎?」

  「要拒絕也是我的事啊。」

  「所以我幫你講啦。」

  「我有說我要拒絕嗎?」振文聲音大起來。宇豪不知什麼時候又靠近了,警戒地看著他們。

  「振文?」

  振文想著那天在天台,自己說過「我們之間哪有什麼事」,振武從後面擁抱自己,留住了自己。

  「你死都不說喜歡我,卻不讓我去他家?」振文幾乎是尖叫著把這句話吼出來。

  正走進球場的家均,也聽見了。

  莉琪攔不住家均,宇豪拉住了振文,勁揚老遠衝了過來,擋在家均和振武之間。「隊長。」

  「勁揚,沒事,沒人打架。」家均沒看勁揚而是看著振武這麼說。

  他真的很想給振武一拳,是腦中子軒學長的聲音與期待阻止了他:家均,行為要像個隊長。

  振武一臉受傷,不明所以地看著振文,振文眼中那是,憤怒和……絕望?

  振文先開口:「哥,你先回去。我有事和家均討論。」

  「什麼事?」

  「沒你的事。」

  「……」振武傷痛地看著越來越陌生的弟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好了大家。」莉琪開口:「都散了,我還要收拾場地。」

  宇豪和勁揚幾乎是用架的硬把振武架走。

  莉琪淡淡地對家均和振文說:「我收完會先回去。」

 

 

 

  一進社辦,振文回頭,用自己的唇狠狠撞上家均的,雙手攀上家均的肩膀和後腦。

  家均嚇了一大跳,想把振文從自己身上拆下來。

  「你不是喜歡我嗎?」

  「可是……」話說不完,猝不及防嘴角受了振文一拳。

  「王振文!」家均踢上社辦的門,右手按住振文的右肩,左手撐住門,把振文壓在自己左手背上。

  「你瘋了是不是!」

  「喜歡我就親我。」振文用大拇指去摸剛剛自己打中的家均的嘴角。

  「你……想清楚。」

  「我不想去想,就想親你,不可以嗎?」

  家均用自己的唇狠狠撞上振文的。

 

 

 

 

  兩人進社辦時窗外還有傍晚的餘光,但現在天色完全暗了下來。

  躺在社辦的巧拼地墊上,振文往家均懷裡縮了縮。

  家均一手五指交扣上振文的五指。「我喜歡你。」

  他感覺到懷中的人顫了一下。

  「如果我不是你看到的樣子,你還喜歡我嗎?」

  「那你是什麼樣子?」

  我不是、我不只是來球隊的樣子,我每天晚上都要把門窗鎖起來開著夜燈才能睡覺,如果不是你陪我或抱我,我根本就不敢待在黑暗的社辦裡面。你想了解我驚魂未定的這一面嗎?你想了解我和振武的事情嗎?

  「明天,我全部告訴你。在這裡。」

  「好,那我要準備什麼嗎?」

  「人來就好。」

 

 

 

  振文回到家的時候,不意外地看見振武坐在客廳等待。

  振武看見振文紅潤飽脹的嘴唇,還有領口邊微微露出的紅色痕跡。

  振文:「振武,來不及了。」

  振武拖著振文進了振文房間的浴室,弄濕毛巾,開始輕輕擦振文的臉。

  振文疲倦地站著。

  「振武,我不是十三歲了。」

  振武開始解振文的釦子,繼續擦他的身體。

  「他說他喜歡我。」

  「他喜歡你,值得你這樣?」

  「我覺得我也喜歡他。」

  振武僵住。

  「跟你不一樣。我愛你。我喜歡他。」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知道。我愛你,但是我不喜歡這種日子。我還不愛他,但是我喜歡他。」

  振武拉著振文的手出浴室,讓振文坐在他自己的床上。

  「你想知道我怎麼了?振武,我這輩子第一次,對除了你以外的人產生慾望,而且他親我讓我很舒服,他親我這裡、這裡、還有——」

  「不要講了。」

  「我也親他,我親他這裡——」

  「閉嘴!」

  「你幹麻?你又不喜歡我。」

  「不是你要的愛情,就不是愛嗎?就不准我愛你嗎?一定要照你的方式,你才能相信嗎?」振武開始親吻振文。

  「你不要這樣,我最怕你這樣。」振文推拒著,痛苦得滿臉是淚。

  「你不愛陳家均,你愛我。這你親口說的。」

  「我不想愛了,不可以嗎?」

  「可以。你不用愛我。」

  「我被綁架不是你的責任。」

  「就是我的責任。振文,你說我不懂,如果要花八十年還是一百年去懂,我就去花這個時間,不要拒絕我好嗎?你說你累了,你心死了,這都沒關係,就算你變成植物人,我也會永遠守著你。」

  振文劇烈地顫抖。

  「別怕,振文,我在。」

  「……好,我知道了。」

  振武懷疑自己看錯了。振文眼中一閃而逝的,好像是下午在球場看到過的,絕望?

  他只能把振文抱得更緊。

 

 

  緊到振文覺得,自己正因淚水而窒息。

  

 

  振武習慣了,振文情緒激動已經不是第一次,甚至不是第一百次了,這次雖然嚴重程度遠超以往,但自己剛剛應該穩住他了吧。

  振文一向把自己鎖在房間裡開著夜燈睡覺。振武回去他房間後,振文有一搭沒一搭地傳訊息,像平常一樣,振武也像平常那樣,等待訊息一一回覆。直到振文說:振武,我想睡了。

 

 

 

  振文撥電話給家均。

  「家均。」

  「怎麼了?」

  「我覺得好累,我覺得我這輩子逃不開他,也覺得這輩子沒辦法不想你。」

  「……振文,我不太懂,但是我在啊。」

  「你又不知道我的事。」

  「你告訴我啊。」

  振文開始講起那年,他很高興有個哥哥,振武是運動健將,自己卻體弱敏感。零零碎碎的講起振武當年打排球,自己打電動,常常在球場看台上等他。

  「家均,我喜歡你。我剛剛有跟他說。」

  「我也喜歡你。」

  「你會一直喜歡我嗎?」

  「會。」

  「你會一直記得我嗎?」

  「王振文,你在哪裡?」

  「我在家啊。」

  「家裡哪裡?」

  「我房間。」

  「你在幹嘛?」

  「跟你講話啊。」

  振文的話沒什麼重點,感覺藏了些什麼重要訊息,可是又好像沒有。家均心中升起越來越焦躁的感受,振文在迴避什麼?為什麼對話一直在繞圈子?

  振文聽見家均那裡有細微的腳步聲,他知道家均正在移動,想辦法溜出家門來找他。

  「振文,明天,你想吃什麼早餐?」

  「你吃什麼我就吃什麼。」

  家均只有一支手機,他必須和振文對話,於是他開了擴音,一邊繼續和振文講話,一邊傳訊息給宇豪:振文有危險,聯絡振武。傳完之後他顧不得掩飾了,一邊和振文說話一邊向振文家跑去。

  可是振文沒有給他多少時間。

  「家均,我想睡了。」

  「等一下再睡。」

  「我累了。」

  「振文?振文?」

 

 

 

  振武接起宇豪的電話:「這麼晚什麼事?」

  「我不知道怎麼回事!陳家均聯絡我,說振文有危險!」

  「危險?振文在他自己房間有什麼危險?」

  突然一個可能性竄過,振武跳起來,沒掛的電話落在桌上。

  宇豪聽見砰砰的腳步聲和振武的大喊:「振文!開門,振文!」

  宇豪拔腿狂奔,氣喘吁吁地叫救護車,又打給邱子軒。

  賀承恩和邱子軒宿舍住同寢室,賀承恩發動機車,載著子軒衝往文武家。

 

 

 

  家均、宇豪和救護車幾乎同時到達。

  當他們終於破門,水蒸氣和血腥氣蒸騰著沖出來。

  宇豪攔腰抱住就要往房間裡衝的振武,「別進去!讓他們救他!」

  猛地左肩後方被狠狠撞了一下,靠著右手緩衝才沒讓振武一頭撞上右邊的牆面。

  家均一個箭步閃身進房,正要呼喊振文的名字,口中的振字還沒喊完就碎成了凌厲的嘶喊。

  在那聲恐懼中振武甩開宇豪,推開右邊牆面借力撲向浴室門口,用左手推住門框緩住自己。

  「振文!」宇豪趕上前,伸手穿過振武臂膀下方撈住,振武才沒有跌坐在地。

 

 

 

  浴室的洗手台裡有個打碎的玻璃杯。

  振文一隻手,垂在浴缸外面,手指上滴滴直落鮮紅。

  振文整個人,沉在滿滿的血色池水中,玻璃杯銳利的碎片劃破了頸子。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05交換  請點我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  全文目錄  請點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