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79日星期一,綁架案第四天

家均(17歲,來自2022年)、莉琪(21歲,來自2026年)

振武/力勤(14歲)、小小(14歲)、宇豪(13歲)、勁揚(13歲)

 

 

  振文,振文呢?

  是振武眼睛還沒睜開就進入腦中的第一個念頭。

 

  對不起,丟下你……

  眼角又乾又酸,彷彿快要裂開,喉頭梗著慚愧,說不清一聲抱歉。

 

  下午被要求躺下,後來喝了伏冒熱飲,又起來吃了勁揚拿過來的、莉琪煮的晚餐,稍微放鬆了些,就真的睡著了。在明亮的下午睡著、漆黑的夜晚醒來,不適應而且很排斥,這種突然天就黑了的感覺,像真實惡夢,像振文消失。

  振武伸手去摸床邊的手機。

  振文的line視窗仍然沒有新消息。

  晚上十點十七分。

  這漫長的79日星期一,還沒結束。

 

 

  振武起身,在自己的房間浴室裡洗個臉,走出房間,到餐桌旁倒水喝。

  卻看見客房房門輕輕開了,莉琪走出來。

  客廳的立燈只有一小圈光,兩人只能看見對方模糊的黑影,都愣了一下。

  「燒退了嗎?還好嗎?」

  振武用手掌貼一下自己的額頭,說:「睡一覺好多了。」

  「那就好。」

  「稀飯很好吃。謝謝。」

  「不客氣。來討論案情吧。」

  「沒有振文的消息。」

  「把現在知道的再想一遍。」

  「好。」

 

  振武打開餐桌上的燈。

  家均揉揉眼睛,從沙發上坐起來。

  莉琪問:「吵到你了嗎?」

  「沒,我睡飽了。關於案情我有新的想法。」家均走到餐桌旁,拉開椅子坐下。「振武,振文參加的美術營隊,老師叫什麼名字?」

  「吳亞耘老師。」

  「她是唯一沒有到現場接受調查的,交付贖金隔天早上小小學姐在早餐店遇到她,就是她!」家均激動得快無法壓低聲音。

  「噓,」振武示意他們小聲些;「宇豪和勁揚在睡。」。

  「聽不懂你想講什麼,」莉琪阻止道:「慢慢講,講詳細一點!」

  「我要叫宇豪起來確認。」

  家均去推宇豪,這傢伙連集訓都能賴床,現在睡得很死。

  客房內傳來微弱的鈴聲,是小小的手機。

  小小把手機開了擴音走出客房。電話那頭是邱子軒的聲音:「你現在在綁架案當事人家?」勁揚馬上被吵醒。小小蹲下來對著宇豪的耳朵:「學弟!起來!」

  「是怎樣……」宇豪摀著耳朵在地鋪上掙了掙,勉強坐起來。「幹麻啦?」

  小小對著電話說:「大家都醒了,你可以講了。」

  

 

  「我和賀承恩發的圖上,那個戒指很特別,像蛇的頭和尾盤在手指上。」

  小小催他:「他們都看過我畫的圖,你往下講。」

  「倩如有這種戒指。」

  「倩如是誰?」還沒完全醒的宇豪直覺發問。

  「先不要插嘴。」家均邊制止邊心想:你未來男友的妹妹,你追子軒學長的助攻。

  「她說她存好久的零用錢買的,是網路上某個賣家手工製作的,作者名字不好講,我剛把名字和賣家頁面都line你了。」

  「好。還有要補充的嗎?」

  「沒了。希望有幫助。」

  家均接口:「謝謝學長,幫助很大。」

  子軒的聲音變得較為禮貌:「不客氣,希望他平安。掰囉。」

  小小掛掉電話,滑出line視窗,驚訝地說:「原來是老師嗎?我還不知道她創作範圍這麼廣。」

  「誰?」莉琪站起來,從小小手中抽過手機,唸到:「翩若驚虹,很美,把驚鴻一瞥的鴻改成彩虹的虹,很有巧思。」

  「以前我跟她學畫的時候,她曾經在作品上簽這個名字,說顏色很強烈。」

  「振武,再說一次她的名字。」

  「吳亞耘。」

  「就是她綁架了振文。」家均靜靜地下了結論。

  語驚四座,各話喧騰。

  莉琪詫異:「振文還滿喜歡她欸!」接著不動聲色地移動到振武身後,把手放在他坐著的餐桌椅背上,準備隨時承接他的驚嚇與激動。

  宇豪傻眼:「早餐店的老師!你認真?」

  勁揚著急:「畢業紀念冊裡沒有啊!」

  小小挫敗:「怎麼可能是老師……」

  「家均,」振武冷聲截斷沸騰的疑惑:「從頭講。」

 

  「首先基本條件符合。她對學校和振文很熟悉,卻因為是兼課老師課很少,幾乎不在學校。她又是美術老師,藝文科教室、辦公室和社團區域都不在主要的教學大樓。所以,除了她教過的學生,學校大多數人都沒見過她,她也不會出現在畢業紀念冊上。

  到這邊可以嗎?好,那我們來看綁架當天。振文參加一週的美術營隊,中午本來會跟營隊同學吃午餐,吃完才到體育館,這段時間要騙他落單很容易。可是星期五比較特別。」

  「志弘和安南友誼賽。」振武說。

  「對,振文跟吳亞耘請假來看比賽,中午跟我們在一起。振武,她不可能預料到振文跟你吵架,她只是想盡辦法,支開振文。」

  「……難道這就是為什麼,她叫我傳達,叫振文去搬畫嗎?」小小說道:「如果我沒跟你們到安南,她也可以叫王語萱或許雯婷講,她們都喜歡振文。可是我不敢相信欸,老師人那麼好……」

  「老師人很好,常常請喝飲料請吃東西,對吧。」

  「蛋餅真的很好吃。」宇豪終於有機會補充了。

  「我在想,振文就算出校門,有人跟蹤他,他不會發現嗎?不會跑嗎?被抓住不會掙扎嗎?如果是認識的人,或是吃的東西被下藥,就好對付了。振文那天根本沒吃午餐,只喝了小小拿來的,吳亞耘請的飲料。」

  「只有振文不加珍波椰。」莉琪接話:「根本不用怕其他人喝到下過藥的。」

  「接著是下午我們收到影片,振文對振武說:哥我會出校門是因為你給——振武準備的生日禮物在家裡,沒在學校給振文什麼,那一定是綁匪用什麼方法騙振文。」

  「利用振文聽我的話這一點……」振武努力深呼吸。

  站在振武身後的莉琪,伸手拍拍振武的背,看著因為吳亞耘越來越可能是綁匪而打擊很大的小小,突然想起一件事,原來之前覺得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被漏掉、想不起來,就是這樣嗎!

  「我可能知道綁匪用什麼方法。」莉琪開口:「未來的小小學姐,曾經告訴我一件事。她在八年級的時候被班上男生笑她畫BL不正常,她就畫下他們的噁心動作,再模仿他們筆跡簽名,貼到整棟樓的廁所裡。」

  家均已經經歷過腐女各種腦洞的洗禮,也知道惹誰都不能惹小小,但勁揚、宇豪、振武明顯吃了一驚,露出重新評估眼前這個女生的表情。

  「確實有這件事,賀承恩那個北七還幫了我。」小小嘴裡不饒人,表情倒是顯得很信任賀承恩的模樣。

  「重點在於,學姐,擅長畫畫的你,也擅長模仿筆跡。」

  「對啊不難啊。」

  「吳亞耘是美術老師。」莉琪的話如法官的木槌,重重敲了每個人一記。

  「可是,那也要拿到振武的筆跡才能模仿啊。」勁揚怯生生地說。

  「作業展示。」家均答道:「吳亞耘叫振文搬畫去那裡,還有警方調查的時候,音樂老師講過,我忘記名字,振武。」

  「邱詠涵老師,音樂劇社的指導老師,找我伴奏。」

  「她有提到振武的作業都在優良作業展示區,還說作文也寫得很好,可見不只一種作業在那。」

  振武認真回想:「……國文作文、英文翻譯、音樂劇歌曲的心得,老師說寫這個能培養伴奏需要的情緒,差不多就這樣。」

  宇豪懶洋洋地說:「作業這種東西有寫就不錯了,竟然寫到優良,累不累啊。」

  勁揚問:「那裡每個人都能參觀嗎?」

  振武回答:「對啊,是開放空間。」

  「如果有老師說想拍優良作業給其他學生當範本,有誰會覺得奇怪嗎?」家均下結論:「從振武寫過的作文或作業,要湊出幾句關於「送禮物、你去找」的內容,不難吧。」

  「所以,那個人,模仿了我的筆跡,去騙振文嗎?」

  「這樣就合理了。振文在警衛室收到包裹的時候一定很高興。如果振文不去,吳亞耘既然是振文熟悉的老師,在校門口鼓勵他幾句、騙他幾句又有什麼困難。」

  「……因為我去球隊,振文才會一個人,才會被騙。」

  「停,王振武,」家均加重音量:「你是因為相信我和莉琪。我們沒看好振文,想怪怪我們。但是,吳亞耘故意支開振文,利用振文最聽你的話,利用我們都相信學校不會有危險、老師不會害學生……」

  「扯到爆!打爆她!」宇豪衝口而出,勁揚嚇得拉拉他。

  「你終於醒啦。」家均繼續說:「小小,我們研究影片的時候,你說有件事你很在意,綁匪為什麼不把影片最後面剪掉,那明明透露綁匪訊息。我想她是故意讓我們看見手上的戒指。她在出考題,看有沒有人猜得出來。」

  「猜什麼題!變態!」振武憤恨地喊。莉琪的手放到振武肩膀上安撫,內心慶幸,在這一刻,振武心中,對綁匪利用學生信任的嫌惡,終於壓倒了,對自己沒保護好振文的不滿。

  宇豪恨恨地說:「早知道在早餐店就打爆她。」

  「欸,你還好吧?」勁揚小小聲地問泫然欲泣的小小。

  但小小馬上就恢復鎮定,接受了很難接受的一切。「振武交付贖金隔天,七月九號,我和宇豪在早餐店遇到吳亞耘老師,表示她那天早上在學校,根本沒有去日本玩五天。」

  「可是,就算不出現在畢業紀念冊,」勁揚又問:「現場人那麼多,總有人認得她吧?」

  謹記調查細節的振武回答:「她只教九年級,參加活動的都是七八年級學生,七八年級認識她的只有美術社的人,可是當天在側門的都是童軍,後門的是管弦樂社。如果小小沒有幫我們,就沒有人認得她了。」

  「對,你們看校園平面圖,」家均說:「從正門進來以後,她可以完全不碰到側門和後門邊的師長。她穿黃色上衣、戴識別證,只會被其他學校的人、一般家長和民眾當作安南老師,被視為老師基本上就隱形了,在學校裡做什麼都不會被覺得奇怪。」

  莉琪沉思道:「雖然還不知道她怎麼把贖金拿出校園的,但她根本沒必要叫勁揚幫忙啊,那樣等於白送給我們性別和長相的資訊不是嗎?難道又是出考題?」

  勁揚抱歉地說:「再看到本人,我不確定能不能認出來。」

  「勁揚說她戴帽子、看不出頭髮、戴粗框眼鏡。其實只要衣服換掉、帽子拿掉、頭髮放下來,粗框眼鏡拿掉,確實會變成我們在早餐店看到的,老師平常的樣子。」

  「畫她。拜託你,」振武看著小小要求:「我還沒見過她長什麼樣子。我剛line我媽,她和爸爸在加班,我請他們去警局,再次確認畢業紀念冊有沒有吳亞耘這個名字。他們從公司開車過去再回來還要一陣子。拜託你畫她,爸媽也該看看。」

  「我馬上開始。莉琪,你拿我手機打給王語萱,開擴音。」

  手機撥通後,小小切入正題,告訴語萱自己正在忙,所以會請學姐莉琪接手,請把美術社所有人的聯絡方式都給莉琪,並請回想任何跟吳亞耘老師有關的事,特別是關於她住在哪裡。

  莉琪和美術社學生們的通話全程開擴音。振武打開自己的及振文的筆電,和勁揚一人一台,盡可能紀錄有用的訊息。

  家均和宇豪暫時沒有事做。

  宇豪說:「我有點餓了。我知道怎麼用seven能買到的食材煮很棒的宵夜喔,大家等下也會餓吧。」

  「好啊,走。」

 

 

  等到王齊森和周亞馨進了家門、看見小小畫的臉孔後,誰都沒有心情吃宵夜了。

  「林虹音!真的是林虹音!」王齊森臉上血色褪盡。

  振武驚疑未定地看著王齊森:「爸,那是誰?」

  周亞馨深吸一口氣,說出他們早已告訴警方,卻一直隱瞞孩子的消息:「那是爸爸以前的女友,振文的親生母親。」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19零點  請點我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  全文目錄  請點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