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710日星期二,綁架案第五天

家均(17歲,來自2022年)、莉琪(21歲,來自2026年)

振武/力勤(14歲)、小小(14歲)、宇豪(13歲)、勁揚(13歲)

 

 

  那是振文的親生母親……

  振武咚咚跑進振文房間,從抽屜中拿出那張三人合照。「不對啊!她長得跟這張照片不一樣!媽,你那時候說……」

  「那時候我說的是,這是我先生的前妻。」

  沒有說謊,卻足以誤導。

  振武、家均、莉琪自然而然認為,全家福照片中、振文父親的前妻,就是振文的母親。

 

 

 

  王齊森和林虹茵在念研究所時相遇,因對方擁有自己缺乏的特質而傾心,商業務實的頭腦與藝術瑰麗的心靈,碰撞出的火花令人迷炫,但也像很多情侶一樣,眼中只有彼此的熱戀過後,便因個性差異過大而容易吵架,一出社會面臨工作剛起步的考驗,感情便隱約有些搖搖欲墜。

  這時,避孕措施出了差錯,林虹茵意外懷孕了。

  二十七歲已到適婚年齡卻也還很年輕,兩人對於是否就此定下來其實還不確定,只確定這實在不是辦婚禮的時機,又捨不得打掉小生命,於是決定先把孩子生下來,之後再面對及處理結婚的事。

  但孕吐的不適、天生的子宮結構異狀及虛寒的易流產體質,使得林虹茵不得不辭去正職工作。這增加兩人的經濟壓力,也讓她逐漸喪失自我價值感而終日惶惶不安,好不容易等到加班的男友回家,卻因生活沒有交集而無話可說,更添尷尬及鬱悶。

  振文誕生,代價是林虹茵再也不能生育了。短期內無法復原、回到高壓的職場,兼職工作的薪酬又低落到請褓母就幾乎耗盡,兩人只能繼續被迫維持男主外、女主內的同居生活。不安全感橫亙兩人之間,他們越來越不了解彼此,越來越憤恨自己忍受的痛苦不被看見與接納,於是無限期延宕,對彼此承諾永遠的可能性。

  育兒勞務無止無休,憂鬱盤據在林虹茵身上逐漸長大成魔。沒來由地流淚與憤怒,被超時工作嚴重過勞的王齊森,認定是終日閒坐家中才會想太多。

  直到有一天,王齊森回家時,看見林虹茵正一口一口吃著嬰兒的蔬菜泥,而振文泡在水已涼透的浴盆內,哭嚷得臉色唇色已青紫、肢體只剩微弱的抽搐。

  兩人分手。王齊森帶走振文,以幫他尋找合適的母親為唯一標準,相親結識本來就無法懷孕又希望擁有孩子的黃媛安,但各取所需的夫妻生活仍舊沒有成功,很快離婚。不過這時候王齊森的經濟條件已比以往好了很多,又繼承了遺產,花錢請人照顧振文沒有問題。

  都是十年前的事了。

  務實的王齊森,在分手時就處理掉所有交往期間的照片及物件,無論是關於林虹茵還是黃媛安的記憶,都被歸檔到內心命名為很久以前、不再打開、與現在生活毫無關聯的資料夾。既然永遠不會再見,既然振文對兩位母親都沒有印象,又何必特地說明,讓他產生混淆呢?就讓他從小以為爸媽在他兩歲多時離婚了,不是比較單純嗎?

  振文抽屜中唯一一張全家福,王齊森、黃媛安和兩歲振文的合照,曾被愛孩子的黃媛安當作書籤使用,想來是無意中飄落在待碎文件暫放的角落,夾在地毯邊,被幼年有大把時間賴在家中地板上玩耍的振文撿了起來吧。

 

 

 

  王齊森說:「她應該是在報復我,報復和我認識以後那種惡劣的人生。」

  振武想起交付贖金那晚,走出客廳時偷聽到的內容:爸爸很痛苦地說:「我對不起振文,也對不起力勤。」媽媽說:「如果那是林虹茵,她就想要你這樣!」

  夫妻兩人都不希望綁匪真的是振文的親生母親,但如果這懷疑被證實為真,他們原本想要永遠瞞住兩個孩子。

  家均想:這就難怪了,這就是為什麼振武知道得那麼少。這會是振文什麼都不記得的原因嗎?他的親生媽媽,做到那種地步,剝奪他所有生還可能。還有,振武還說,振文額頭被割破、手腳被繩子磨破的傷口碰水會痛,當爸爸要幫振文擦身體,振文雖然虛弱、意識不清,卻拼命踢打哭鬧,只有振武能靠近,對此振武猜測,綁匪跟爸爸體型差不多,但恐怕真正的原因是,振文從親生媽媽那裡得知了真相吧,他非常害怕,他知道他承受的身心重創,全部來自父母過往的恩怨,劇痛到他只能忘掉一切,否則無法活下去……

 

 

 

  「對不起。如果早知道,林虹茵就是吳亞耘……」王齊森說了一個斷了結尾的句子。

 

  「你必須去重新交代清楚,和林虹茵、和她弟相關的事了。」周亞馨輕聲對王齊森說:「我留在家陪力勤。」

 

  「不要。」振武沒有加重口氣,卻一句話打得王齊森別過眼神,周亞馨緊抿嘴唇,幾乎流淚。

  這一刻振武真的一點都不想看見爸媽的臉。

  雖然理智上,知道不是他們的錯。

  雖然很希望,自己從來沒聽過真相。

  但是……但是就是過不去!

  沒有人會注意孩子的社團老師是誰,再加上林虹茵改了母姓和名字,即使振文在家裡講到吳亞耘這位老師,爸媽沒見過人也不可能懷疑。

  但如果,在這之前,就像孩子們交換所有已知訊息那樣的開誠布公,是否有機會,直接在早餐店攔住吳亞耘、早點找到振文?

  如果,留下哪怕只有一張過去的照片,是否能早在一年前就把振文從安南轉走?或是讓振文選擇,不管是與她相認或提防她、都不至於落到現在的境地?

  就這一刻,一刻就好,不想原諒隱瞞自己的爸媽,不想原諒告訴自己的爸媽,不想原諒這個世界。

 

  「阿姨,我們陪他。」莉琪率先從一屋子震驚的寂靜中恢復過來,為了振武。

 

  兩個大人走出大門時,客廳的掛鐘指針,邁過79號的1159分。

 

  零點。

 

  「七月十號。」振武的聲音彷彿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今天,是振文生日。」

 

 

 

 

 

  如同交付贖金那夜,此刻無人能安睡。

  燈火通明的警局、心急如焚的父母,以及驚魂未定的安南師長——學校竟然僱用了綁架犯,就算是不在正式編制內的兼課老師,仍足以讓學校被SNG車包圍、一級主管灰頭土臉、下屆招生毫無指望,只不過因為受害人未成年,且綁架案需要顧及人質安危的特殊性質,一切都還被掩藏著。所以,在事態擴大之前,師長們盡全力配合調查,企求降低對學校的影響。

  教務主任連正和找出一年前吳亞耘老師到任時的資料。

  手機已經停話,地址寫的是曾經的鄉下老家,長輩已過世,房屋已易手。租房資料也闕如。既然是沒什麼鄰居、空戶很多的大廈,天曉得是轉了幾手的投資客轉租他人。

 

  由莉琪聯繫、振武和勁揚整理的美術社學生的話,幫助縮小了原本大海撈針般的巡察範圍。

  「老師不喜歡開車,比較喜歡搭車看風景,她說她家離公車站很近,早餐選擇也多。」

  「有一次我打給老師,她說剛出校門、回到家再給我資料,請我等個半小時。後來她又說一小時,因為錯過一班公車了。」

  「有一次要特別早到學校佈置,老師買的冰豆漿有點難喝,因為已經不冰了,所以一定不是在學校旁邊買的,是上公車前買的。」

  「我記得她畫過她家客廳看出去的景色,我沒有照片,但是我可以講給你聽,山脈的線條是左邊高、右邊低……」

 

  音樂老師邱詠涵的證詞更是驚人:「我和江景宜老師早上帶管弦樂社去比賽,回來以後,吳亞耘老師line我,說她之前訂的一箱教具和工具書太晚才有貨,她都回鄉下了才送到學校,問我可不可以幫她寄店到店,她有個朋友會去取貨再開車南下帶給她。因為之前她幫我墊過錢,這次我寄付費的,所以,不需要核對身份證件就能取貨。」

  工友阿姨徐桂芳也說:「有喔,昨天信件包裹待送區,吳亞耘老師有好大一箱在那。我之前不是跟你們講過,學生的包裹都小義工通知自己領,老師的我會請他們簽收,暑假他們不在就放桌上。」

 

  原來如此。

  贖金根本沒出校園。

  吳亞耘刻意叫外校童軍勁揚,幫她拿裝著贖金的安南背包到達滿是樂器的教室,又叫他加入後門樂器上車的隊伍,就是要讓人第一時間聯想,既然正門側門都沒人拿著夠大的袋子離開校園,唯一帶東西出去的可能性,就只有後門的貨車和老師前往比賽現場的小客車。搜查無果後,即使在校內尋找,也只會往「可以藏東西」的地方去找,反而不會注意可以理所當然經過的公用置物區域。

  十萬元的千元鈔,疊起來不過一公分厚,一百萬元也只有十公分高,兩百萬元現金,其實體積很小。吳亞耘事先準備好紙箱,支開勁揚後,再把贖金裝進箱子,埋在教具和書本下,封好,放在藝能科辦公室的公文及信件包裹待送區。教美術這類實做科目的老師,本來就常訂購立體教具或有精美圖片的厚重書籍,沒人會當一回事。工友同仁上班後,就會把寫著她名字的包裹,放到她辦公桌上。

  綁架振文那天,本來就是美術營隊最後一天,接下來大家都知道吳亞耘老師放暑假去了,她不用冒著被認出或被懷疑的風險去學校,只要託同事幫自己收好、寄店到店,再去取貨就行了。

  誰會想到,那麼多錢就這麼大大方方、毫無遮掩地放在辦公桌上、又與無數平凡的包裹一起流通轉場?

 

 

 

  周亞馨打給振武,請他轉達宇豪和小小,需要他們幫忙。

  音樂老師邱詠涵將包裹以隔日到貨的規格,寄到志弘中學附近的7-11弘明店,包裹將在710日早上到達店內。小小認得吳亞耘,宇豪見過她弟吳緯誠的臉,他們要坐在弘明店對面的麥當勞二樓,幫忙便衣人員一起看著弘明店門口來往進出的人。之所以不坐在麥當勞隔壁一樓的早午餐店,是因為怕他們被綁匪認出。弘明店外的廣明街並不寬敞,只有兩線道,有人行道但沒有騎樓,在二樓可以看得很清楚。

  店員換成警方人員假扮,也有其他便衣待在店內座位區假裝成悠閒的民眾,而為了不讓任何一人待太久引起綁匪懷疑,換班表也都排好了。

  美術社同學協助縮小的巡察範圍,仍無法在一兩天內搜查完畢,若能在弘明店逮到人,是最好的。

  當然,綁匪很可能不會親自到場,而派其他人領取包裹,自己則在附近監看,有風吹草動就撤離。所以行動方針是,不現場逮捕,而是跟蹤領走包裹的人,希望能找到綁匪藏身處、人質所在地點。

 

 

 

  大家一致認為,小小和宇豪必須休息,早上才能精神飽滿地協助辨識綁匪。於是小小仍睡客房,宇豪去振武房間打地鋪,其他人就可以在客廳、餐廳繼續討論案情。

  振武又開始瘋狂刷著振文的line視窗。「那個人明明說,要公佈跟振文有關的消息給我……」

  家均安慰他道:「也許是因為,贖金交付這件事還沒完成,才一直不給消息。」

  不敢說的是:事實上,林虹茵從來沒打算放振文活著回來——2018年的振武不必知道這麼恐怖的事。2022年的振武說,振文在714號被找到。今天才710號。因為志弘排球隊的努力,提前鎖定了綁匪身份,趕上了贖金取貨的時機,這次,一定不會讓振文「差點溺斃」,頂多再一兩天,一定會提早找到他的!

 

  勁揚開口:「說不定,不是不給,是給的方式比較特別。」

  振武終於轉過頭看人:「什麼意思?」

  「你們不是說她之前在唐綺陽直播留言嗎?」

  「她用振文身份留言的都刪掉了啊。」莉琪懊惱地說。

  「如果她用自己的身份留言呢?」

  「我找,你們繼續。」莉琪馬上點開之前的直播節目,用所有能想到的關鍵字扒找留言。

 

  勁揚指著筆電螢幕對家均和振武說:「你們看,剛剛小小學姐收到的「翩若驚虹」的賣家頁面。」

  看手背這一面,只是蛇的頭尾盤著指節,但在賣家頁面各種角度的照片中,就能看清楚,其實是雙頭蛇擁有同一條尾巴,只是戴上戒指時,有一端蛇頭會隱藏在手心那一面所以看不見。

  賣家介紹那裡,放了一首讓家均懷疑自己不識字的詩:

  《詩經.鄘風.蝃蝀》:「蝃蝀在東,莫之敢指。女子有行,遠父母兄弟。朝隮于西,崇朝其雨。女子有行,遠兄弟父母。乃如之人也,懷婚姻也。大無信也,不知命也!」

  但是振武和勁揚顯然沒有障礙。

  勁揚說:「這樣我大概了解,她無法回頭了。」

  振武回:「她放這個,應該是對自己的本名又愛又恨吧。」

  「欸講人話,為什麼你們會?」家均看幾個字已經覺得快瞎了。

  勁揚羞赧地說:「我國小是語文資優班的。」

  振武則回答:「小時候我媽沒空管我,丟一堆書叫我念,我反正沒事。」

  家均這才想到,在球隊從來沒機會見識隊友的國文程度,夏宇豪除外,他是子軒學長認證的各科都差國文特爛,差點害集訓不能成行。

  勁揚斟酌了一下措辭後說:「這首詩裡面的女生私奔了,以古人的想法,下場一定不好。彩虹暗示這種不光彩的行為。吳亞耘本名叫林虹茵嘛,曾經以為會幸福卻失敗了。」

  振武接著說:「但是現代人又會認為,這個女生反抗家裡指定的未來,這種行為很有勇氣。只不過在詩裡面她的前途還是籠罩陰影。」

  「所以她才創作這種戒指吧。」勁揚下了結論。

  「蛤?」家均張口結舌,等一下,怎麼突然跳來雙頭蛇戒指的?

  勁揚如對幼兒般解釋:「在甲骨文裡面,彩虹是身體像拱橋、兩端都是頭的龍或蛇,下雨的時候出來喝水。後來在秦國大篆的字形,變成旁邊有閃電、共用一條尾巴的雙頭蛇——聽不懂沒關係,反正古人會往妖邪淫亂的方向聯想,但有時候又覺得吉祥,大概因為彩虹喝水能阻止水災吧。我覺得那就是有爭議的、亦正亦邪的力量。」

 

 

  亦正亦邪嗎……

  家均正思索著就被莉琪打斷了。

  「找到了,還真的有。帳號,rainbow07100710。彩虹加上振文生日。」

  振武不放心地說:「真的是她嗎?彩虹這單字很常見。」

  「應該是她沒錯。你聽聽看她寫什麼:猜到我的名字以後就來找我吧,來的路上想必下著雨。最後和最初的光穿透我,閃舞七色輝煌,耘不去,喑啞的我之上,綠草如茵。」

  勁揚說:「她不能出聲、她之上的草。」

  「勁揚。」莉琪低聲阻止。

  「她的身體,不久於人世了嗎?」

  家均看見振武放在桌上的手,些微地顫抖起來。他想去握振武的手腕,指甲卻緊緊摳住振武手背。

  振武的手指蜷到一起。「你們之前說,振文在七月十四號被找到,還有他在家休養。沒說他被找到的時候是什麼樣子。

  家均迴避了振武的眼睛。莉琪對上振武的視線:「這對現在沒幫助,你確定?」

  「對,不要跟爸媽一樣自以為為我好。」

  「2022年你告訴家均這件事,當時我不在場,也是聽他轉述。家均,振武想聽。」

  「……振文,再晚三十秒,就回不來了。」刻骨思念的煎熬、等待未知的恐懼、累積挫敗的疲憊,一下子全湧上來,溢出家均眼眶。

  莉琪念咒語般盡可能減弱情緒地說:「振文躺在浴缸裡,手腳被綁住,下了安眠藥,開著蓮蓬頭,讓水慢慢淹上來。還好及時發現。」

  勁揚艱難地開口:「所以,林虹茵從一開始就。」從一開始就想殺掉振文。不要說出來,說出來怕會變成真的。

  家均哽咽著斷斷續續說:「我本來想來這裡改變這一切,如果事情順利,就會只有我記得的……」

  「還有時間!」莉琪:「今天才七月十號,振文還活著,只要在七月十四號前阻止……」

  振武朝家均伸出臂膀,既是給予,也是需要。

  振文一生的哥哥,與振文未來的戀人,兩個深愛振文的男孩,緊抓浮木般的攀住對方的頸項和背脊,從體內深處擠壓出抑鬱的低吼,吞融了彼此的顫慄,接納了彼此的託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