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710日星期二,綁架案第五天

家均(17歲,來自2022年)、莉琪(21歲,來自2026年)

振武/力勤(14歲)、小小(14歲)、宇豪(13歲)、勁揚(13歲)

 

 

  早上七點半,振文房間,床上放著那個拍完照的抽屜,桌上兩台筆電開著。

  振武的筆電開line振文的視窗,用來傳訊息給林虹茵。

  振文的筆電,莉琪用來打訊息草稿。

  雖然四個人都在,但勁揚安靜地待在一旁,不問也不說什麼,留給家均和振文的物品獨處的空間。

 

 

  「振文,在嗎?」

  五分鐘過去,訊息尚未顯示已讀。

  「振文媽媽,振文在嗎?」

  「我是張力勤。」

  「振文沒有你的照片,不知道你是誰,但是他有他記得你的方式。」

  振武反覆刷著line頁面,彷彿這麼做可以影響對方。

 

 

  早上851分,「已讀」。

 

 

  「振文沒有告訴過爸媽,」

  振武停下來問:「等一下,莉琪,這會激怒她嗎?需不需要寫成『他爸和我媽』?」

  「……對不起我沒辦法保證,但我覺得不用刻意弄得像是一家人感情不好,她那種思路,搞不好覺得是故意討好,反而激怒。」

  「好。那就這樣。」振武把訊息複製貼上:「振文沒有告訴過爸媽,但是他給我看過,他一直收著你的作品。」

 

 

  秒速已讀。

  一行字躍上螢幕:「我的作品沒有給過他。」

  振武身子一震,送出裁紙簿封面照片。「振文一直把這個收在書桌抽屜裡面。」

  大家等待著林虹茵的反應。

 

 

  「我看到訊息,就把筆電拿進振文房間,問他說:聽說你收著我的作品呀?他看起來很驚訝。」

  「我說,你看,張力勤傳訊息來說的。振文好激動哦,差點把綁著他的鍊子都扯壞了。」

  振武看到最後倒抽了口冷氣,家均和勁揚站在他身後,勁揚巴著椅子,家均的手放在振武肩膀上。

  「但是,如果你是張力勤,你應該跟振文一樣,不知道我是誰吧。王齊森是你嗎?過了這麼多天你終於想到是我啦?」

 

 

  振武打字:「振文媽媽,我真的是張力勤。我也是這兩天才知道爸爸和你的事。」

  接著又複製貼上莉琪已經寫好的:「這之前,振文和我,都只知道,你是吳亞耘老師。」

  「振文喜歡上你的課,才會兩學期都選你的社團,暑假還選你教的營隊。他只是不知道,老師就是他抽屜裡那些作品的作者。」

  他們冒險揭露,已知吳亞耘等於林虹茵的訊息。

  遲遲未顯示已讀。

 

 

  過了難熬的近十分鐘,訊息又來:

  「剛剛去處理振文。他吵著要見他哥,還有家均。他不安靜我沒辦法跟你說話。」

  家均立刻抓著振武起來,「你不要坐在這裡,去坐在床上。」

  「不行……」振武不願移動。

  「莉琪打字,我們轉述,你不要直接看到對話。你是他哥,你有責任為了他冷靜。」

  振武不甘心地站起來,但就在他準備退後時,訊息和照片進來了。

  「他終於睡著了。我沒空重新縫傷口,畢竟你也不想看那個,比較想跟我說話吧。」

  照片拍到振文的上半身。他躺在床上,頭歪向右邊,眼睛緊閉。癱在臉旁邊的右手繫著鍊子,手腕上的針孔正溢出血珠。左額的傷口顯然是與林虹茵扭打而被她抓破,血跡點點濺在被掌摑出指印的左頰上。

  振武像力氣被抽空似的跌坐到椅子上,連喊都喊不出來。

  「勁揚!」家均稍蹲低些,穿過振武的臂膀下方把他硬撈起來。

  莉琪馬上補位坐下,盯著電腦螢幕。

  家均和勁揚一人一邊把他架到床上靠牆坐好,

  家均膝蓋跪上床雙手按著振武的肩膀:「有話隨時補充。冷靜不下來勁揚給你抓。」

  勁揚坐在床邊,隔開振武和書桌。

 

 

  莉琪念出林虹茵兀自叨叨的訊息。

  「我真的很驚訝,你們比我想得動作要快。還知道什麼?你那裡還有誰?」

 

 

  莉琪打字、家均回到電腦旁念出訊息、莉琪按傳送:「還有家均和莉琪。爸媽去警局了都不在。」

 

 

  「原來振文真的有朋友啊。那你們想必知道振文怎麼出校門的。」

 

 

  「嗯,因為你是美術老師,我們猜,你模仿我的筆跡,還在振文的飲料下藥。」

 

 

  「優秀。這些我昨天也都告訴振文了。他聽到那張紙條不是你寫的,打擊真的好大。我跟他說……」

  莉琪停下,轉頭說道:「振武,我知道你不想我們隱瞞,所以我會全部都念。你要穩住。」

  「當然。」振武回答。

  莉琪繼續念:「……我跟他說,他是因為聽你的話,想獨立一點,還自己拒絕家均,才落單的,還因為你說有準備禮物,才相信我的紙條,所以你和家均都是我的共犯,幫我騙他出校門。」

  家均當機立斷:「中斷這個話題,不要被她牽著走。」

  「好。」莉琪複製貼上剛剛打好的訊息並念出:「我們看到你設計的戒指了,真的很有巧思,以前都不知道彩虹是這樣的,也看到你寫的文案了。」

 

 

  「嗯,我在檢查結果確定之後寫的,我最多再活一年。今天是振文生日,所以我早上幫他準備蛋糕,還把我和他爸還有他的照片,做成一本,送他當禮物。他吹蠟燭前還許了願喔,健康,快樂,最後一個沒講出來,我猜到了,活著。他怕得要命,因為覺得看到我的臉就不能回去了。我跟他說,看不看到其實都一樣啦,像他這樣遺傳了我的腦袋,與其以後愛到永遠不會回應的人,絕望到自我毀滅,現在就跟我一起死掉不是很好嗎,反正他只是你、你媽和他爸證明自己存在的工具而已,他死掉你們還可以作為人質被撕票的家屬刷更多存在感。」

 

 

  「靠!這人真的有病!」勁揚大喊。

  家均緩和氣氛:「勁揚你竟然也會用這個字。」

  「我要殺了她。」振武簡潔地說。

  「等振文回來我們一起。」家均俐落地回。「不要理她說什麼,把我們要講的趕快貼給她!」

  「好。」莉琪複製貼上訊息:「今天是振文生日,既然你是振文媽媽,那我想,我應該可以代替他,把他一直收著沒有機會送的卡片,現在送給你。」

  傳送照片:振文在幼稚園時期畫的卡片,稚拙地用彩色筆寫著「ㄇㄚ ㄇㄚ ㄨㄛˇ ㄞˋ ㄋㄧˇ」,並用簡單的線條畫上女子和幼兒,走在綠色草地上,天空還畫了大大的彩虹,認真著上七種顏色。

 

 

  秒速已讀。

  沒有回應。

 

 

  「不管,我們繼續!」家均催促著。

  莉琪傳送照片:裁紙簿第九頁、振文的仿作、裁紙簿第十三頁、振文的仿作、裁紙簿第二十頁、振文的仿作……

 

 

  全都已讀。

  許久。

 

 

  「這是我生下他之後做的。他不是睡就是喝奶,雖然麻煩,但還沒像幾個月後那麼吵。」

 

 

  「她回了!她不再自言自語了!」家均大喊。振武和勁揚都移動到電腦前。

 

 

  「照顧他很累,根本無法作畫,才會用紙膠帶和色鉛筆做這種小東西。」

  「王齊森喜歡我畫畫的樣子,內容是什麼他不懂也不在意,我那時候以為沒關係。才怪。」

  「所以你真的是張力勤?你一個人在電腦前?還有家均和莉琪?」

 

 

  「對,我是張力勤。還有家均和莉琪,其實還有勁揚,就是昨天幫你搬東西的童軍。」

  莉琪解釋道:「我這樣說,是因為我感覺她現在想說故事,需要聽眾,越多越好,和振文有關的最好。」

 

 

  「哦,這麼多人啊。」

  「我這樣說是因為,這個本子王齊森沒看過,正確來說,是我只給他看過一頁。我說是我和寶寶很想他的時候做的,但他超敷衍,大概工作很累,覺得我很閒吧。他都不知道對我來說,還能創作有多重要。」

 

 

  「帶振文一定很辛苦吧,看他現在的樣子,一定從小就很倔強。」

 

 

  「依照王齊森抹除我存在的方式,如果不是剛好被振文收著,他看到一定燒掉。」

  「對,他是很倔強,老是把副食品吐出來。」

  「話說回來,振文出生半年我就跟王齊森分開,他忙著打包東西搬走,大概沒注意雜物裡面混了這些東西,振文能翻出來算他厲害。」

 

 

  振武說:「振文說他從儲藏室找到的,他以前真的很皮,喜歡亂翻亂摸。」

  莉琪打字:「振文個性確實蠻堅持的,想找什麼就一定要找到,跟媽媽很像吧。」

 

 

  「倒是沒想到他這麼喜歡,喜歡到學著畫。他什麼時候給你看的?」

 

 

  振武說:「我升五年級的暑假。爸媽剛結婚,我們還不熟。我才在拆開紙箱,他就跑來,問我可不可以看,還說之前他亂翻別人東西被罵,爸爸叫他要有禮貌,要先問過。我就說,只要他先問過,就全都可以看。後來他就叫我去他房間,給我看他的玩具和抽屜裡這些。」

  莉琪打字:「振文升四年級的暑假,那時候我們還不熟。爸爸本來就會見到,所以他只特別介紹媽媽給我認識。」

  「振文媽媽,振文雖然不知道你長什麼樣子,但是他了解並記得的,是真正的你。」

  「他老是說,程素惠老師都不懂得欣賞他的創意,他的創意是遺傳,來自你。所以他才喜歡吳亞耘老師,還是你。」

  「所以才會在送你的卡片上,畫草地和彩虹。」

  「他很高興自己擁有媽媽的能力,很高興媽媽用這種方式存在在他生活裡。」

 

 

  「他沒跟我講。」

 

 

  振武呻吟:「被綁架怕都來不及了,是要講什麼。」

  「這是她動搖和害羞的表現,不否認、不反彈,但也不好意思,只好默默收下來,顧左右而言他。」莉琪說著便打字:「可能因為他今天才知道你是媽媽吧,現在又睡著了。」

  「欸莉琪你好厲害……」家均由衷讚嘆。

 

 

  「嗯,他好像很怕我。」

 

 

  勁揚咬牙:「廢話,不怕才怪。」

  莉琪說:「她會這樣說就表示,她之前武裝、攻擊,現在突然有點在意效果太好。但如果別人受到重傷害跟她反應,她會生氣,會覺得自己只是講實話、你們心裡有鬼。」於是打字:「畢竟,自己抽屜裡的回憶,突然出現在眼前,誰都會受到衝擊。」

  家均嘖嘖稱奇:「你真的能跟她對話欸。」

  「因為,我的本質和她一樣。」

  「蛤?」家均和勁揚一起蛤了出來。

  「不要問。」振武和莉琪同時回答。

  振武露出今天第一個微笑:「祕密。」

 

 

  早上1048分。

  「根據我用的鎮靜劑劑量,振文大概快醒了。」

  「我弟應該中午以前會回來。順利的話,就東西拿一拿直接離開。」

  

 

  振武問:「這指的是,贖金包裹取得順利,他弟就跑路嗎?」

  家均說:「應該是。」

 

 

  「就我觀察,振文沒什麼朋友,暑假怎麼突然多了兩個人緊緊黏住他。振文說,是志弘排球隊的。我問振文,明明不喜歡運動,為什麼對排球隊有興趣,他不好好回話。」

 

 

  家均拍拍莉琪的肩膀:「換我。」

  「好。」莉琪讓開位子。

  家均開始打字:「因為振文也不喜歡沒完成的東西被看到。」

  「他不喜歡打球,但是對當球隊經理有興趣。他還在了解內容,所以不想講,就像媽媽覺得消息還沒確定,就不想公佈給我們一樣。」

  

 

  「當經理有什麼好玩的,太奇怪了。」

 

 

  「可以坐在場邊看大家,畫大家,何小小就很喜歡。」

 

 

  「你認識小小?」

 

 

  「她跟家均和莉琪一樣,是志弘排球隊的。她說以前跟吳亞耘老師學過畫,老師對她很好。她喜歡當經理、在場邊畫畫。我想振文應該是因為這樣才有興趣吧。」

 

 

  「去球隊不打球,竟然在畫畫,太有趣了吧。」

  「她人呢?沒跟你們在一起?」

 

 

  家均默念:賀承恩學長對不起。

  「小小去約會,對象就是昨天早餐店那個男生,叫宇豪。宇豪說蛋餅真的很好吃,謝謝老師。」

  更加大膽地丟出訊息:「振文在安南,除了我以外沒什麼熟人,但是在志弘排球隊交到很多朋友,家均、莉琪、小小、宇豪、勁揚。有人偷偷喜歡他,他還不知道,所以沒辦法介紹給媽媽認識。」

 

 

  「振文醒了。我跟他說,如果他可以安靜不亂動,就讓他跟你們聯絡。想看他嗎?」

 

 

  「想。」

  「振武?」家均讓開位子,振武馬上坐下。

 

 

  照片傳了過來。

  振文躺在床上,臉被擦乾淨了。雖然看起來很虛弱,但是是醒著的!

  振武打字:「我們可以跟他說話嗎?」

 

 

  「我弟回來了。等下再聊。」

 

 

  「媽媽,讓振文跟我們說話好嗎?」

  遲遲未顯示已讀。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23取貨  請點我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  全文目錄  請點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