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710日星期二,綁架案第五天

振文(13歲)

 

  先聽見,淅瀝的水聲。先聞到,蒸氣的熱度。

  被傷口、發燒、鎮靜劑和肢體暴力反覆摧折到虛脫的身體,被拖進濕氣逼人、四面壓迫的空間。

  振文倒在浴室地板上,看不見浴缸內部,但聽得見,浴缸的塞子一定已經放下,嚴實地堵住排水孔。

  因為在浴缸泡過澡,能分辨,水沖在積水上,和沖在浴缸壁面的聲音不一樣,沖水時排水孔無空隙,和打開時水往下漏的聲音也不一樣。

 

 

  生下他的女人走了進來,蹲下,扶他坐起來,將水杯靠近他的唇邊。

  「振文,把水喝掉。」

  「你要我死。」不是疑問句,是肯定句。沒有人會來救我了。振文懨懨地看著他好像該叫媽媽的人,淚水泉湧而出。

  「你必須喝掉,不然,我弟現在就要殺掉你。」

  振文幾乎沒有力氣吞嚥,林虹茵一滴一滴把水餵進他口中。

  喝完之後,他看著又彷彿沒有看著,她在他的腳上纏繞繩子,緊緊打上死結,又把他的手拉到背後綁起來。

  那個他好像該叫舅舅的人,走進浴室,把他抱起來,放進水正慢慢漲起的浴缸裡。

  接觸到水的瞬間,他哆嗦了一下。

  男人將他擺成蜷縮的姿勢,讓他的背部緊壓著手臂貼緊浴缸靠牆的一側,膝蓋彎曲靠近前胸,卡住浴缸向外的一側,他的右肩貼著浴缸底部,頭碰在浴缸的斜壁上。

  「這樣就行了。」林虹茵說。

  「嗯,你對原訂計畫真執著。」

  兩人說著走出浴室,聲音漸遠。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個性。你該走了,剛剛不是說警方隨時會來嗎。」

  「那你?」

  「按照計畫,了結。」

  

 

  不能睡著……

  危險的淅瀝聲從右肩漸漸竄上,氣泡爭先恐後地騷動著想鑽進右耳。

  堵住排水孔的塞子,以鍊子連著浴缸水龍頭那一側的壁面。如果能用腳撥動那條鍊子,把塞子拔開……

  振文試著伸腿,膝蓋完全卡住了,想幫腿騰出一點空間,擠壓背後的雙手,仍分寸難移。

  如果能轉成仰躺……

  雙手被綁住無法使用,振文試圖使用從右肩到腰際的力量,但稍稍使力,胸口就一陣劇痛。

  全身都痛,被割傷的左額、被掌摑的左頰、被輾踩的脖子、被重踢的肋骨、被針扎被扭到背後的手臂、被繩子摩擦的手腕和腳踝、被保鮮膜蒙住口鼻和被強迫灌水嗆咳的恐怖記憶……

  安眠藥開始作用了嗎?疼痛銳利的稜角,似乎鈍了一點點……

  不行……

  不痛了,就是死。

  感覺得到痛,才能活下去。

  振文努力逼迫虛弱的身體,抵著浴缸的兩側,掙扎著朝水龍頭方向挪動。

  終於觸到金屬細鍊。

  使勁抬頭,遠離浮向自己的洶湧水浪,瞄看位置,腳趾勾動細鍊,感受到塞子陷埋在排水孔中的阻力。

  「啵」的一聲,拔開。

  水聲變了。水沖在積水上的聲音,加上水漏下排水孔的聲音。

 

  

  生下他的女人再度走了進來。

 

  

  像攀不住懸崖摔入深水。

  自救的努力,全被吸進排水孔嗡嗡呻吟的漩渦中。

  即使安眠藥已磨鈍感官,振文仍感到全身每個細胞都被恐懼刺穿哀聲尖鳴。

 

 

  林虹茵看著振文。

  遭到緊緊捆綁,蜷縮浴缸底部,正被絕望吞噬。

  絕望。

  啊……不再存在的絕望。

  她突然無法呼吸。

  自己是什麼時候滅頂的?

  決定生下眼前這個孩子時,悶居家中價值感消失殆盡時,試圖在小天地重拾創作卻失敗時,所愛之人,再也不相信,燦爛美麗的自己還會回來時。

  只要把塞子放回去,就完成了。

  振文就會死。

  因為和張力勤聊天,在今天一天認識得比過往十三年都多的振文。

  振文不肯告訴自己,那是因為他脾氣和自己一樣倔。可是他也和自己一樣執著,想找的過去,一定會找到。

  說創意都是遺傳、懵懂畫著草地與彩虹,笨拙模仿自己的裁紙簿、開心選了自己教的社團、將參加排球隊卻在場邊畫畫、受球隊孩子們歡迎、被人偷偷喜歡自己卻不知道的振文。

  在被禁閉隔絕一生,相貌、教養和記憶都沒有母親痕跡的表象下,仍有一部份的自己存在在他身上的振文。

  有人堅定地相信他會回去,努力破解了自己出的考題,無論如何都要找到他。

  把塞子放回去,讓那一部分的自己,隨振文徹底滅絕。

  或者,再次走上未知的岔路。

  也許這一次,存在振文身上的自己,不會再被遺留在黑暗中,任由漩渦拖進深不見底的終結。

 

 

  林虹茵關掉水,拔開塞子,把鍊子在水龍頭上緊緊繞了幾圈。

 

  逐漸抵抗不了藥力、即將睡著的振文,臉上出現了困惑的表情。

 

  她伏身貼著缸沿,伸出右手摸摸他的頭髮,順著摸到左額的傷口,和被自己打得有些紅腫的左頰。

  「睡吧,等你醒了,張力勤就來找你了。」

  

 

  沒有震耳欲聾的淅瀝水聲了。

  右臉碰觸浴缸底面。

  溫暖的水流,輕輕撫摸過耳朵與臉龐後,從累得無法抬頭看見的腳邊,徹退進排水孔。

  被抓著摔下床時磨破皮的膝蓋,剛剛卡著浴缸壁面挪動,現在絲絲撓著疼。

  振文迷迷糊糊地想著,上次膝蓋疼,是因為,不爽寫國文作業被罵,就在默寫課文時寫髒話,被寫聯絡簿警告就撕掉那頁又編很爛的謊,爸爸生氣,他又頂嘴,就被罰跪,本來爸爸要打他,哥哥和媽媽一直勸才沒有。後來哥哥幫他擦膝蓋沾到的灰塵和擦藥,還跟爸爸說,振文已經知道錯了。

  哥哥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照顧自己、代替自己道歉的?

  從爸媽結婚那天開始的吧。

  媽媽換第二套禮服時,他坐不住,索性溜下桌,逛了一圈後,從兒童桌另一端鑽進桌布下,爬到自己座位邊,看見哥哥從桌布下移開了腳,聽見爸爸叫哥哥幫忙找到他,等下要敬酒了。哥哥一走開,他就鑽出桌布坐回座位,假裝很乖。後來哥哥道歉說沒注意到他亂跑,爸媽都笑了,說當然不是力勤的錯,振文本來就皮。

  振文很想保持清醒,卻逐漸感到眨眼時再打開視線的難度。世界像粗細不定的水平線,在上下拉鋸中逐漸闔上,像婚禮當天的桌子下一樣暗,從桌布底端透進一點光線,很多聲音在黑暗之外漂浮。

  想見哥哥……

  想掀開越來越重的桌布,回到明亮的世界,自己的位置……

  那裡有哥哥,有爸媽,有家均和莉琪姊姊,有排球和體育館,有作業考試畫框公式火煤棒聯絡簿音樂伴奏生日禮物。

  哥哥說,不要生氣了,有生日禮物,早點回家,趕快回家。

 

 

 

2018710日星期二,綁架案第五天

家均(17歲,來自2022年)、莉琪(21歲,來自2026年)

振武/力勤(14歲)、小小(14歲)、宇豪(13歲)、勁揚(13歲)

賀承恩(14歲)、子軒(14歲)、俊喆(13歲)

 

 

  振武、家均、莉琪、勁揚很希望念力可以逼迫line訊息已讀和回覆,但頁面一直停在:

  林虹茵說:「我弟回來了。等下再聊。」

  他們詢問:「媽媽,讓振文跟我們說話好嗎?」

 

  小小聯絡莉琪,於是莉琪把手機開擴音,讓小小跟大家說明情況:

  她和宇豪、王家爸媽現在都回到警局,賀承恩和邱子軒幫忙跟蹤所以也在。賀承恩抓到一個叫李俊喆的學弟,說是有看到車號,現在在回想還有沒有看到別的。

  幫忙領取包裹的,是這一帶的遊民,以為就是接受一點點饋贈幫個小忙,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只能確認小小畫的那張臉,跟找他辦事的男人很像。他們約在志弘中學後門,但這位遊民也沒想到,那個男人並沒有真的想到達約定地點,而是在路上把他撞倒、拿到紙箱後逃逸。

  還有兩個宇豪認識的白目,也被拉來說明情況。其中一個在弘明店門口欺侮遊民取樂,差點壞了大事,另一個很衰,只是勸他勸不動而已。還好,警方沒有因為這種小騷動就出面,是由賀承恩幫忙排除狀況的。

  經過這些事,搜查範圍縮小了,警方說,很快就能找到振文的。

 

 

  莉琪掛掉電話後,勁揚說:「李俊喆跟我住同一個社區耶,我媽和他媽都在管委會。」

  家均說:「保證賀承恩會跟他說,長這麼高,加入排球隊吧。我都能想像俊喆被凹的畫面了。」

  振武問:「是你們講過的俊喆嗎?」

  勁揚看著振武拿出的志弘大合照確認:「是欸,就是他。」

  「排球隊真的快到齊了。」莉琪邊說邊刷line頁面:「但我還是擔心,宇豪認識的人這樣亂來,會不會引起綁匪注意。」

  「只能等了,」家均回答:「至少現在沒有壞消息。」

  「已讀!」振武指著筆電螢幕大叫。

  莉琪連忙讓開位置給振武坐下,家均勁揚圍到書桌椅旁。

 

 

  「我弟離開了。」

  「振文剛睡著,沒辦法跟你說話。」

 

 

  振武打字:「那讓我見他好嗎?」

 

 

  「我把振文手機打開了。既然你們有報警,定位一下就能找到。門沒關。」

 

 

  振武跳起來抓起手機打給媽媽周亞馨。

  家均擠過來打字:「可以給我們地址嗎?」聽著振武一旁喊著:「媽!叫他們定位振文手機!綁匪說手機開了!」

 

 

  「我有我的事,不打算見到你們,所以不行。」

  「我會在我房間。」

 

 

  「振文在哪裡?」

 

 

  「他在浴缸裡睡著。」

  

 

  「浴缸!」勁揚揪緊椅背喊出每個人的害怕。

  振武手中的手機砰地掉到桌上。

  莉琪怕得不敢去摟心愛的男孩。

  ——我對林虹茵的解讀錯了嗎?沒辦法阻止她殺了振文和振武嗎?

  家均飛速打字:「媽媽,把振文移到床上,讓他好好睡,好嗎?」別淹死他……求你……

 

 

  「一下子而已,不會著涼的。」

 

 

  不會著涼的一下子,之後,是什麼?是被我們找到,還是……被水帶走、再也沒有病痛?

  沒辦法遮遮掩掩、斟酌用詞了,有話直說吧。「別走,別帶走振文,讓他留下,我們去找他。」

 

 

  「我弟順利拿到錢離開,我也要走了。」

  「剛剛跟振文說,他睡醒就會看到你來找他。」

  「你們別想隱瞞他,他也別想擺脫我。他的天份是我,個性是我,記憶有我,我永遠都在他身上。叫他小心,別害我跟他一起自我毀滅。」

  「就這樣吧。我關電腦了。」

 

 

  「振文媽媽,你在哪裡?」

  「我們想盡快找到振文和你。」

  「跟我們說好嗎?」

  沒有回應。

  不再已讀。

  房間裡有四個人,靜得只有呼吸聲。

  電腦和手機螢幕的分鐘數字,要人緊盯著催逼著才勉強往下跳動。

 

  

  許久許久。

  振武的手機響了,他趕緊滑開line視訊。

  「振文活著!」

  周亞馨的聲音敲得整個房間都在震動。

  螢幕上,她一邊閃避背後的雜沓紛亂,一邊交代:「十分鐘後到樓下,會有車接你去醫院。到了打給我。」然後她從畫面中退開,讓孩子們清楚看見,振文已經在擔架床上。爸爸緊跟在旁護著他。有人在喊著讓路。

 

 

  振武按掉視訊,還沒放下手機,就被家均扳上頸子撞上額頭。振文一生的哥哥與振文未來的戀人,兩個深愛振文的男孩,終於和隊友們一起搶回了振文的命。

  年紀最小的勁揚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莉琪理解地把他摟進懷裡輕聲安慰:「都過去了。你沒有錯,你幫了大忙。」

  振武和家均急忙放開彼此。振武撲過去把勁揚連帶莉琪一起抱住。「……我……不是故意幫綁匪……」勁揚愧疚又害怕地哭著說。振武恢復鎮定,帶著眼淚哄著嚇壞的小朋友:「沒事,勁揚,振文謝謝你,我謝謝你。」

  家均在振文的床上坐下來,手肘撐著膝蓋,垂下頭,默默地讓眼淚流下。

  振文……我終於找到你了。

  因為我沒有阻止綁架案,以後每個晚上,你在這裡重新囚禁自己,抵抗不記得的恐懼,逼自己流血以釋放內心的痛苦。

  但至少,你活著回來了。

  等我回2022年,再來找你。如果你相信我,願意開門,我就進來這裡陪你。如果你有力氣,想走出去,我就牽你的手帶你出去。如果你痛得不得不逃,我發誓,我還是會找到你,帶你回家。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25甦醒  請點我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  全文目錄  請點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