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春

 

  「呼……呼……」

  振文喘著氣,拿毛巾擦乾臉上身上的汗水,穿上外套以抵擋早春的寒冷。一邊倒數讀秒,家均就快進來了。

  他在每天的午餐時間,偷偷做基本練習一段時間了。想著和家均在同一個時間各自努力,讓他覺得愉快。

  他是經理,沒機會在球員面前展現身材,尤其是這個季節,連手臂都隱藏在衣物下。而且家均的手太暖了,即使每天都拉他起身離開巧拼,也不曾察覺他的手比以往溫熱。

  上次連做家均一半數量的伏地挺身,都中途停下好幾次,累趴在地,振文再也不想在家均面前這麼丟臉。

  除了午餐時間練習,回家把自己關進房間後,心神狀況好時繼續鍛鍊,狀況不好時,就以美工刀釋放內心的怪物。

  然後總會縮在床角,感覺家均的存在。

  想像他被綁架時,家均就在這裡,和哥哥、莉琪和勁揚,一起用他的筆電,嘗試和林虹茵對話,保住他的命。

  ……喜歡我,喜歡我好嗎?雖然我也不確定我哪裡值得你喜歡,但我現在很努力,想做點也許你會看見、你會喜歡的事。

 

 

 

  排球隊集訓、對仁和友誼賽的前一晚,宇豪被子軒學長抓去講規則。隊長叫大家早點休息。

  家均睡不著。

  他最糾結的點,不是學長和宇豪還沒回來,而是隔天是子軒學長受傷後,志弘對外的第一場友誼賽。

  他聽見自己背後的通舖有些窸窸窣窣的響動。睡在他隔壁的振文起來了。

  學長眼裡只有那隻猴子。家均心想,會A快還裝不會的屁孩。我本來真的看他不爽,可是他進步得比我當初快多了,學長真沒看錯人,我們需要他……總之明天不能輸,不能給學長和隊長丟臉……

  胡思亂想著,直到宇豪和子軒各自回來了,振文卻還沒回來。

  家均覺得很怪,決定起來看看,畢竟自己也睡不著。

 

 

  地舖區已熄燈,振文在有足夠燈光的浴室,就著記錄板不知道在塗寫些什麼。

  「你在幹麻?」

  振文嚇了一跳,蓋起記錄板,反問家均:「你睡不著?」

  「聯賽前的友誼賽,會大致知道,志弘在聯賽的定位。」

  「嗯……」

  「去年學長不就是在對上仁和的時候受傷的嗎。」

  「我記得。」

  「學長現在心情一定很複雜,明天如果不能贏回來,他一定很難過。」

  又是學長。振文心想。

  「……你說的沒錯。」家均沒頭沒尾地說。

  「蛤?」

  「我們球隊太弱,我太弱。我自己練不強,怪誰啊。」

  家均的焦慮,壓倒了振文心中的糾結,他斷然說:「不是這樣。你一直跑在學長後面,所以看不見,你已經跟他一起變強了。」

  「是嗎?」

  「是。都我紀錄的欸,要我翻給你看嗎。」

  家均笑了:「不用啦。」

  「你剛剛問我在幹麻。」振文決定給家均看紀錄板。他畫了一張素描,家均在攔網,畫面中雖然家均佔主要位置第一個奪走目光,但順著畫面結構,就會看見旁邊的勁揚、俊喆,後面的振武、隊長,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決心。

  「每天看你們,憑印象畫的。」

  「好厲害。」

  啊,被稱讚了!振文心突地一跳,扯開話題:「……這沒有BL劇情,所以我不會像小小學姐那樣叫你們演。」

  「怕爆!拜託不要!學姐竟然說我和隊長和學長和你都很搭,嚇死我了,聽說學姐平常都在畫學長和隊長,好恐怖……」家均哀號起來,賽前的壓力徹底轉移掉。振文也被家均滑稽誇張的樣子逗笑了。

  大呼小叫、互推對方之後,空寂浴室的回音漸漸安靜下來。

  家均分不出畫作好壞,可是他明白被畫作感動是什麼感覺。

  是啊他緊張什麼呢,學長、隊長、振武勁揚俊喆小甲大可有誰不緊張嗎?大家一起怕,倒不如一起都別怕,盡全力好好打球,學長當初,也只是想好好打球不是嗎。

  家均的情緒變化,振文感覺到了。「想要的話這張可以給你。」

  「太大張,夾記事本會摺到爛掉。」

  「喔。」

  「我可以貼置物櫃裡嗎?」

  「可以啊。那回學校再給你。」

  「好。」

  這個沒神經的傢伙……振文心想,國中時好擔心全世界都能看穿,結果卻是整個球隊都知道了,就只有他不知道。

  現在倒很慶幸,你絲毫未察覺,我才能這麼放心、在安全距離之外,一直注視你。

  正如十三歲的我,不明白你眼神的含意,不曉得那幾天活在你的守護下。

 

 

 

  對仁和的第一場打得很順,家均開心上前擁抱子軒學長,旁邊的宇豪拳頭都硬了。宇豪昨晚越界吻了子軒,被狠狠拒絕,今天子軒又完全不跟他說話。振文察覺到宇豪情緒低落,但也無法私下詢問。

  中中教練看到雙胞胎上場,跟一旁的小小和子軒抱怨,剛剛果然是釣我們的。

  家均精神抖擻地走進界內,準備再戰一場,讓學長更加以他為榮。

  擅長戳人心理痛點的雙胞胎,和賀承恩互撂幹話無效後,笑笑地改向家均進攻。

  「是七號欸。」「這號碼,不好吧。」

  「閉嘴啦。」家均沉下臉來。

  「八強就止步,四強賽沒份。」「永遠不能再上場的號碼。」「喔這背號超狂,八強加七號。」「給你八七分不能再高。」

  憤而舉起拳頭的家均,被中中教練換下場,看著初生之犢宇豪衝上前,拍落對手的發球。

  「這種話,學長聽了比你更難過。」振文緩緩說。

  家均直視比賽沒有回應,但振文知道他聽見了,他正在努力平息憤怒和愧疚。

  「七號球員要跟大家一起拿冠軍。」

  「……好。」

 

  接著,緊盯每一場賽事的子軒學長,竟然不是在場邊處理宇豪的傷勢,而扶著宇豪離開了比賽現場。

  但家均沒有時間多想,又換他上場了。

  「加油!穩住!」振文朝他喊出子軒學長稍早喊過的話。家均小跑進界內時,留給他一個輕輕點頭的微笑側臉。

  加油,我的隊長。

  

 

 

  回到學校後,振文發現,才幾天沒清,球隊用來收粉絲應援卡片和小禮物的籃子又爆了。他一邊把籃子裡的東西分到隊員的置物櫃前,一邊內心抱怨,家均的還真多,跟哥哥差不多。

  一個腳步有些猶疑的身影出現在社辦門口。

  「倩如?有東西要給夏宇豪嗎?我一起分。」

  「夏宇豪不爽見我,拜託你幫我。」

  振文傻眼:「我才不要,想告白自己約啦。」

  「不是啦!是因為,我哥和夏宇豪都很難過……」

  倩如說出自己以「告訴爸媽子軒還在球隊、說在自習其實都在練球」作威脅,逼哥哥陪她去告白,以及宇豪被激到當場再對子軒告白一次,振文聽得一臉驚悚。

  「好啦我知道我那樣威脅我哥很機車啦。哼,我跟他說我才沒傷心呢,只是巧克力要自己吃,胖了還要自己減,衰爆了啦!」

  振文看倩如明明一直吸鼻子,還硬說自己不傷心,便關心地問:「你還好嗎?」

  「沒事啦。解釋清楚,他們說不定會交往。你也不希望你兄弟傷心吧。」

  「你腦袋真的也跟別人不太一樣耶。」

  「欸你什麼意思啊!」

  「我這是誇獎喔。我就做不到你這麼爽快。」

  「廢話!誰跟你一樣什麼都拖拖拉拉的啊。你喜歡陳家均,幹麻不跟他講?」

  「欸欸小聲點……」

  「知道啦!我不會亂講啦!你說,你今年要不要告白?」

  「好啦、好啦……你不要激動啦……」

 

  ……不愧是喜歡我媽設計的蛇形戒指的人。振文真的很佩服倩如速戰速決、爽快認錯、處理情緒的能力,卻也禁受不了她突然卯起來跟人跟事情認真的躁勁。

 

  宇豪剛好今天不用打工,一看跟在振文後面的是倩如,臉色晦暗至極,卻因為振文一句「她說她哥超難過」就急忙回過頭。

 

  讓那兩人去談後,振文回家,打開書桌左手邊最下面、存放與林虹茵相關回憶的抽屜。

  裡面有他在幼稚園時做的卡片;他在儲藏室找到的小本裁紙簿,內容是色鉛筆和紙膠帶的創作;他從兒時日記本撕下來的紙頁,模仿裁紙簿上的圖案來畫線和著色。綁架案發生後,又加上小小學姐畫的林虹茵素描,最後是從倩如那裡得到的蛇形戒指。

  腦中嗡嗡作響著,不知道是自己的聲音還是林虹茵的聲音。

  ……我跟她一樣,腦袋跟別人不太一樣,是嗎?

  嗯,是。

 

 

 

  振武到家時,看到振文坐在沙發上。

  「你今天怎麼沒等我就跑啦?」

  「帶倩如去找宇豪道歉。不重要。」振文舉起手上的蛇形戒指:「我好像知道為什麼當初要跟倩如要這個戒指了。」

  「你該不會每天都在想這個吧!到底為什麼還留著那種東西?」振武罕見地沒把書包放好而是直接甩在地上,趕著追問振文。

  「我不想忘記,不想放下。」

  「為什麼?」

  「當你知道,莉琪和家均本來打算讓我們不認識他們的時候,你什麼感覺?」

  「當然是不能接受啊。」

  「所以,我必須被綁架。」

  「我不是這意思!對不起,我……」

  「停,哥你聽我說。它就是發生了,希望沒發生也不可能,但是我們都想記得,對吧?根本不能想像一直待在安南,沒在志弘打球,不認識家均和莉琪,一輩子不知道爸爸的過去,不知道我媽是誰。」

  「……好,但是我不該跟你吵架,萬一……你真的怎樣的話……」

  「小小學姐說,人就是這樣。就算我說不是你們的錯,叫你們快點忘掉,可是學姐愧疚,許雯婷也愧疚,爸媽也愧疚你也愧疚,你最愧疚。

  「我真的很慶幸莉琪追過來,幫我帶話給你。可是,那又加深你的誤會,以為我在警衛室留了字條,害你出校門去找禮物,才會被綁架。」

  振武強壓眼角的酸澀,把振文摟進懷裡。

  「連我的筆跡都能害到你,連我叫你快點回家都能害到你,我做什麼都錯,贖金付了她也沒有要放你回來,我抓不到任何線索,全部都是他們幫忙想到的……」

  振文感覺到,哥哥全身都在發抖……他第一次從振武的角度,看見他被綁架後那個崩毀的世界,哥哥多年來盡責地照顧自己、陪伴自己,雖然振武也做心理治療,雖然表面上沒有什麼症狀,卻其實積壓了多少恐懼和自責。

  「……哥,你知道,我被我媽下藥,綁起來放到浴缸裡,以為自己快要死掉的時候,在想什麼嗎?」

  「想什麼?」

  「全身都痛,真的好痛,可是……不會痛就表示我死了,感覺得到痛,才能活下去。」

  振文自己講著也哭了起來:「然後我知道可以活下來的時候,我想到你和媽不讓爸爸打我,還想到爸媽結婚那天,我亂跑你幫我道歉,後來我就一直在想,莉琪說,你說的:不要生氣了,有生日禮物……莉琪說你說,早點回家,趕快回家……」

  振文感覺到熱淚滴在自己肩膀上。

  「你是對的,你都是對的,……我知道你,你和爸媽和大家,一定會找我,不管我媽跟我講你什麼,我都沒有相信她!……我那天說你不是我哥,你原諒我……」

  「早就忘了你不需要再記得這種事!」

  「對,所以,哥,你也不要再問我為什麼留戒指……」

  「好、好……不講了,對不起……」

  「不要說那三個字!」

  「好……」

  「就算很難過,我還是全部都想記得,我好怕我忘掉,忘掉你原諒我,忘掉你叫我回家,好怕家均真的有成功阻止,好怕我被他拋棄了自己還不知道……」

  「你當然要回家!沒有人拋棄你!」

  「你下次,看到莉琪……」

  「我會去跟她說話,我保證。」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34天台  請點我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  全文目錄  請點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