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秋冬

 

  禮拜六去你家?

  禮拜六去你家。

  禮拜六去你家!

 

  家均覺得被閃電劈中。

  他之前說,希望大家念同樣的或距離近的大學,有時會找振文振武到家裡念書,真的只有討論功課而已,振武常常有理由沒來,想必是為了幫振文製造獨處機會,現在……

 

  「發什麼呆?手機拿來。」

  「喔,要幹麻?」家均像懸絲木偶一樣交出手機,振文調成自拍模式。

  「看鏡頭啊。」

  「喔。」

  「三、二、一!」

  喀嚓的瞬間,振文吻上家均的臉頰。

  「到底在幹麻啊?欸!」

  「下午下課才幾節,又要跟我哥解釋又要跟宇豪解釋也太累,這樣比較快。」振文把照片發到排球隊群組並tag所有人,以保證大家第一時間看到。「這樣我哥他們就知道,你從2018年回來了。」

  

 

  一點零五分。

  小小學姐tag家均第五次。

 

  一點十分。

  剛恢復記憶的家均陪振文走到他的班級,宇豪和振武已經堵在教室門口,宇豪手上有他心愛的子軒排球,遠遠還看到勁揚正跑過來。

  跟勁揚同班的子轍坐在位子上,無言地看著手機,默默地心碎一地。老是黏著他和勁揚、被球隊誤以為是女友的女孩昀文,在一旁安慰他道:「至少你還能為家均學長拼聯賽,我想看邱子軒連看都沒得看,不只有男友還早就畢業了……」

 

  「陳家均,後悔了吼?」宇豪朝家均挑挑眉毛:「勁揚你先來,球給你,K死他。」

  「不用,哥你幫我架住他。」

  振武笑出聲,依言從後方把家均架好。

  振文往家均嘴角輕輕一拳,宇豪歡呼一聲,勁揚擔心地叫:「欸!不要真的打啦!」

  宇豪拿排球往家均身上丟,家均伸腿一踢。「靠!」宇豪痛得大叫,不好意思當眾摀住重要部位,只忍住齜牙咧嘴地跳了幾下。

  「在幹麻!」曾正帆主任不知何時路過。

  「主任我們在玩!真的在玩!」家均和振武連忙回應。

  曾正帆主任冷哼一聲,瞪所有人一眼:「快打鐘了,還不快進教室!」

  「是主任!」所有人齊聲說道。

 

 

  這天團練,勁揚帶了巧克力來:「這我吃不完。」

  「哪來的啊?」

  「下午莉琪拿給我……」

  「蛤?!」家均振文同時驚呼。

  「他們班一個女生託她拿給我,我說我不喜歡她所以不能收,可是莉琪說那個女生知道,只是想表達聯賽加油而已,拿來請大家吃她會很高興。」

  兩人鬆了一口氣。

  勁揚:「幹麻啊,莉琪只……」

  「噓!」兩人又同時出聲,閃得連勁揚都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家均開始和勁揚對練後,振武走到場邊以副隊長身分提醒振文,那個看男朋友的眼光拜託收斂一點。

  莉琪站在振文旁邊紀錄,喜孜孜看著振武走近,喝了她遞上的水壺的水,在振武回去練習後恭喜振文:「你喜歡他那麼久,他終於答應了,好好喔!」

  「算是他告白啦。」

  「是哦!他怎麼跟你講的?」

  「直接親我。」

  「啊!」莉琪輕輕尖叫。

  「噓……啊你那邊還好吧?」

  「都好啊,不要跟你哥說我有寫匿名卡片喔。」

  「放心。」

 

 

 

  隔天星期五晚上,上了大學的賀承恩、何小小和邱子軒回來看學弟妹。

  「很會啊學弟,知道我為什麼說你欠打了啊?」賀承恩的手臂掛到家均的肩膀上。

  「什麼、什麼啦!學長……」

  小小內心按讚男友很知道自己喜歡什麼場面,一邊甜笑著對家均說:「記不記得2019年跨年夜,就是你唯一一次被派去買飲料還一直哀哀叫那年。」

  被勒住的家均勉強點點頭。

  「整個球隊就從那時候開始幫振文保守喜歡你的秘密。」小小邊說邊拿出手機取材。

  「蛤?」

  「這都幾年了啊!」賀承恩加重力道:「真是爽到你了啊!」

  「發生什麼事……」

  「軒!他需要死個明白。」

  子軒補刀:「倩如戴戒指,振文跟她要,當場宣佈綁架的事只能他自己跟你講,在天台他間接告白記得嗎。」

  「學長我不知道……」

  小小收起手機、心花怒放地說:「好了可以放開他了,子軒你有話先講,講完換我,我有很多問題要問家均。」

  「欸不是啊……」被小小學姐盯上,還不如一直被賀承恩勒著不放。

  「家均。」子軒沉穩地開口。

  家均趕緊順勢掙脫賀承恩,小跑一兩步到子軒那裏:「是!學長!」

  「我叫宇豪全告訴我了,當年你也在振文家。」

  「謝謝學長提供的戒指線索,靠這個才破案的。」

  「是我謝謝你。」

  「學長……」

  「振武有確實請小小轉達,但我沒有聽你的話。」

  「學長不要這麼說!是我沒講清楚……」

  「不會。謝謝你。聯賽加油,七號加油。」子軒的手在家均肩膀上拍了拍。

  「……嗯!」家均握拳一頓,點頭。

  「換我了。」小小學姐燦笑著。

  「啊啊等等,振文……」完了,來了,振文啊啊啊我需要你!

  「第一個問題只能你回答。」

  「不是啊,學姐……」

  「你那時候,為什麼一覺醒來,就知道綁匪是吳亞耘老師?」

  「欸?」

  「振文出院隔天,我們五個人在你家核對案情,誰都想不通你怎麼知道的。你回來大家太開心,還沒想到要問,馬上他們就會想到了。我能幫莉琪和你回到過去是一回事,你為什麼能知道綁匪是誰?你通靈嗎?」

  「學姊,謝謝你那時候幫我們。我可以跟你講,但是振文那邊只能我告訴他。」

  「當然啦。」

 

 

 

  回家後,振文抱著半盒巧克力晃進振武房間。

  「小小學姐這麼早就放過你們?」

  「家均一直擋,說我會害羞,明明是他自己。學姊說沒關係以後很多時間可以慢慢問,只拍了我們幾張照片。你要吃嗎?」

  「你吃就好。哪來這麼多?」

  「勁揚吃不完。莉琪送的。」

  振武愣了一下。

  「騙你的啦,是她同學託她拿給勁揚。」

  「喔。」

  「哥你給我承認,剛剛有緊張。」

  「還好吧。」

  「才怪。家均已經回來了,所以這次,我不是擔心他會不會喜歡我才在意你跟莉琪的,如果莉琪喜歡別人呢?勁揚,或我們不認識的誰,不喜歡你了……」

  「我們是隊友。」

  「是嗎?你真的要賭看一直這樣不回應莉琪會怎樣嗎?就算她現在喜歡你,她可是做好了讓你不認識她不記得她的準備才回2018年的喔!」

  「到底在激動什麼?冷靜一點!」

  「我超冷靜。你真的要好好想一下。」

  「好。」

  「下個月你跟她去看比賽,我和家均留學校。」

  「我知道。」

  「回安南,你可以嗎?」

  「有什麼不可以的?」

  「嗯……我本來想說,是不是要跟你去,或是家均……」

  「你跟家均留在學校,莉琪跟我去。」

  「……好。那,我明天要去家均家念書,先睡囉。」

  「等一下。」

  「怎樣?」

  「記得你還沒成年喔。」

  「哥!」

  「應該不用我去提醒家均吧?」

  「靠你不要鬧!你故意的!報復我吼!」

  「我哪像你這麼幼稚。」振文揶揄地彎了彎嘴角。

  「好啦知道啦!不會啦!」

  「最多只能技術性的……」

  「呀啊啊啊不要講了誰想跟你聊這個!」振文急忙逃出振武房間,不敢聽背後振武極力忍住的笑聲。

 

 

 

  振武的房間,終於安靜了。

 

  完全沒想過莉琪的事嗎?

  怎麼可能。

  思考需要安靜,振文也不想想,他一直吵,是要我怎麼好好想。

 

  下個月的友誼賽,地點剛好在安南。就算不是輪到我,我也希望是由我觀察紀錄,這樣振文就不必回去。振文擔心我,想親自或叫家均陪我,開什麼玩笑,光是重新提到那裡,那個林虹茵叫做吳亞耘老師、在社團教振文一整年、在飲料裡下藥再騙他出校門的地方……我只希望振文待在志弘由家均和球隊陪著,盡可能別去回想那些,他和我說好了不想忘記的過去。

 

  如果不是家均和莉琪,振文很可能已經死了,或者如他們所說,在平行時空裡,更晚獲救,溺水命危,丟了記憶,徒留恐懼。

  我和家均很熟,卻對莉琪一無所知,現在才慢慢認識。

 

  球隊的她,比振文細心得多,訂餐總能抓準份量和時機,夏天的飲料冰鎮透骨,冬天的食物暖入心坎,寫的紀錄清楚詳細,字跡娟秀美麗。

 

  而且她不只在球場和社辦,她曾在這個家裡、在我房間裡走動過。

  她累得蜷在我的床尾睡著,我幫她蓋上棉被時,女孩子身上清新的軟香,我現在還能感覺到。

  和莉琪獨處,這樣好嗎?

 

  時間,給我時間,我得想清楚我和她的事。

  雖然我們之間,還沒發生過什麼事。

 

 

 

  振武撥了家均的手機:「可以聊一下嗎?」

  家均問:「振文怎麼了嗎?他不是睡了?」

  「沒啊,明天要去你家他開心得要命好嗎。」

  「所以?」

  「他還沒成年喔。」

  「呀啊啊啊現在是怎樣這種家長的口氣很恐怖欸!」

  「你冷靜,提醒一下而已。」

  「特地打來講這個喔!」

  「你知道莉琪2026年穿越的時間點嗎?」

  「喔,只知道是小小學姐鬧分手那陣子。」

  「蛤?」

  「沒事啦,莉琪說她來之前,學姐說了會跟學長復合。」

  「那就好。」

  「你想多知道一點莉琪的事?」

  「對啊。」

  「我只知道她念心理系,跟你交往過三個月左右。」

  「為什麼這麼快分手?」

  「振文差點帶著吵架的記憶溺死,你心結一直沒解開,覺得只能一輩子看著他,別的都不能做。」這是在不說謊的情況下,唯一能說的部分實話。

  「她一定很難過……」

  「她沒怪你,她完全了解情況。」

  「嗯……好,先這樣,晚安。」

  「掰。」

 

  振武習慣在白天把完整的時間用來練球和讀書,深夜則針對答錯的題目,一題一題追根究底。

  剛剛匆促掛掉家均的電話,因為,那題深究下去,不只找不到答案,還會嚴重波動情緒。

 

  ——我和振文因為經歷綁架案而扭曲,莉琪本來好好的,卻因為我而扭曲。

  她就如振文所說,是做好了讓我不認識她不記得她的準備才來的。走之前還說,請我不要介意她存在,以她個性會默默不打擾我……一定是我做了什麼傷到她吧,才讓她對平行時空中的過往諱莫若深,才讓她這次仍對於我喜歡她的可能性,不抱任何一絲期待。

  全世界我最不想也最害怕傷害到的,除了家人,就是她。

  我想多了解她,卻不敢太接近,怕給她錯誤期待。這次絕對不能做出,輕率答應交往又拋棄她這種事。

 

 

 

  掛掉振武的電話後,家均鬆了一口氣。還好光這樣講振武就被說服,沒有多問。

  這種事,由莉琪、我和小小學姐三個人記得就夠了。

  

  ……高中時振文的心被綁架案、被振武和我,狠狠的拉扯蹂躪到試圖自殺,振武暫時退出,多年後嘗試與莉琪交往,發生了關係感情卻過不去,想清楚自己愛振文而跟她分手,回家表白。可是,振文當天,第一次說出他愛我,答應離家和我同居。結果,振文用了比躺在浴缸裡劃傷頸子更有效的辦法逃離世界。聽莉琪說,我去接他的時候,他昏迷在一屋子瓦斯氣味中,我陪他復健,可是他永遠無法復原……

  

  多麼慶幸,這些都沒有發生。

  雖然沒能阻止綁架案,至少,有整個球隊介入協助,陪伴振文振武復原;至少,移轉了一部分災難和恐懼的記憶,到我們身上。

  有點寂寞,和我一起記得這一切的莉琪和小小學姐,得等到2026年才能見面。

  但不孤單,因為明天,能和振文緊緊擁抱彼此。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37掛念  請點我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  全文目錄  請點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