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64

  

  初夏風景怡人,大三的莉琪卻沒有閒情逸致欣賞,在她租的小套房中,忙著摘要正在閱讀的文字,搞定期中報告。

 

  《從創傷到復原》:「本書前半針對創傷後壓力失調症(PTSD)的診斷不足處,提出新的診斷名稱「複合型創傷後壓力失調症」(Complex PTSDCPTSD)……

 

  聲音與畫面,突然被按了開關。

 

  「會不記得、不認識你們!為什麼你們要這樣?」

  怎麼會是振武的聲音……

 

  她繼續打字:「後半部則描繪治療與復原歷程……」

 

  「因為沒辦法看著你和振文這麼痛苦!」

  這是我自己在說話……

 

  ……傷害不會消失,只能交換、累加到一個人身上……我們回去是一瞬間,對你們來說卻是好幾年……我知道你願意為振文做任何事,但是要記得照顧自己……你和振文,平安長大……我們就在這裡分開了。我真的希望,你能幸福……

 

 

  莉琪用手撫摸臉頰。

  乾的。

  2018年的記憶,在腦中閃爍波動,像愚弄自己的視錯覺。

 

 

  原來,在林蔭大道上振武幫自己撿講義,並不是初次相遇;原來,在他拒絕我之前,我就跟他告別了。

 

  即使提早在綁架案認識,他還是沒有喜歡我啊。

  他告訴我他有喜歡的人時,看起來真的好難過、有難言之隱……猜測他還是喜歡振文吧?他們三個是隊長、副隊長和經理,振武每天看家均和振文放閃,一定很不好受。

 

  2026年起,振文和家均每天視訊聯繫,兩人總是一起出現在畫面上,其中一人會問:「是不是正要打給我們啊?」

  得到的也總是同一句回答:「等你們打來就好啦。」

  然後就聊開各種生活瑣事。

  想到這件事,莉琪心頭泛起愉快的感動——他們這麼做,是為了減輕我在回憶湧現時的孤寂之感。尤其是最近,每天詢問的口氣都意味深長,顯然是知道小小學姐和賀承恩學長鬧分手,推測我最近就該記憶恢復。

 

  在振文房間翻他抽屜、找出跟林虹茵相關的物品時,我是多麼希望,能守護振武和家均心中的純粹,希望患難情誼能幫助他們,在面臨三人習題時,化解糾結、舒緩痛苦,希望三個人之中至少有兩個人能如願獲得幸福。

 

  家均和振文獲得幸福了。振武呢?

  也沒聽說跟誰交往,還是這麼令人心疼啊。

  

 

 

  莉琪先打給小小。「學姐,我回來了。」

  「學妹,幹得好。」

  「真好你都知道,你是除了家均之外,唯一跟我一起記得平行時空的人了。」

  「辛苦了,我剛剛也是被記憶淹沒,快沒辦法呼吸。你和家均真不容易,知道比較多的人心情上就是得辛苦點。」

  「都過去了。我努力放手了,但還是想找學姐聊聊。」

  「啊!可是我人不在台南,在回台北的車上,明天要去找賀承恩復合。」

  「太好了!等學姐好消息囉。」

 

  莉琪掛掉電話後,視訊響了。

 

  家均和振文在螢幕上推擠著。

  家均朝她揮揮手:「是不是正要打給我們啊?」

  「是啊,才掛掉小小學姐的電話,正要打你們就打來了。」

  兩人都愣了一下。

  「家均,我答應過你,2026年一回來就找你。振文,好久不見。」

  她原本預期,幾秒的停頓後會是炸開的熱烈,但不是。

  他們都被情緒噎住了。

  「你們住一起,不錯嘛。」

  家均回過神來,說道:「你回來的真是時候,剛考完期中考欸。我們想順便去台南玩一趟。」

  「還真順便。」莉琪勾動嘴角。

  「早就排好行程啦,本來就想說等你回來馬上訂房出發,還好你不是挑考前或旅宿旺季回來。」

  「我還有期中報告要趕,就不特別招待啦,明天下午喝個咖啡?」

  「好。」

  振文補充:「要幫你帶什麼台北的東西嗎?」

  「不用,只有一個要求,別跟你哥說我回來了,我沒有準備好見他。」

  「可是……」

  「沒問題。」家均截斷振文的話:「我們去找你,之後你再自己決定。」

 

 

  夏天的行李很好收,帶幾件換洗衣物就好了。家均和振文去敲隔壁學弟子轍的房門,拜託他,如果下雨幫忙把衣服收下來,接著搭火車南下。

  隔天一早,他們先去吃牛肉湯和虱目魚粥,再依照蒐集好的玩樂景點和小吃名單一站接一站,等到開始覺得超飽,準備去和莉琪見面時,是下午三四點。

 

 

  賀承恩正盯著大學校隊的學弟們練習。

  邱子軒與系上同學聚餐完畢,到達球場,宇豪已經等在那了,看到邱子軒,直接像家犬一樣撲過去。

  「等很久嗎?我不是說我有事晚點見……」

  「想早點見到你嘛!」

  看到宇豪完全沒想掩飾或收斂地狂放閃,賀承恩覺得眼睛很痛。

  沒想到接下來更刺激。

  全無事前預告,熟悉的人影現身。

  「宇豪!」

  賀承恩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小小當著大家的面,第一個去抱宇豪,和2019年邁入2020年在文武家跨年、小小暗示他可以告白時,一模一樣。

  

 

  「球隊只有子軒一個經理嗎?這樣一堆行政工作還是在你身上吧?」

  賀承恩笑笑。

  「我知道你會說還好,都丟給軒處理。你們還真是二十四小時都在一起。」

  「超噁。尤其這兩天,同寢的一個去女友那,一個去外島玩,剩我們同居。」

  「但是你真正想說的是,沒有我,差很多。」

  賀承恩不敢眨眼,深怕錯過任何微小訊息。

  但小小不再說話,踮起腳尖,勾上賀承恩的頸子,吻上他的嘴唇。

  香軟撞進他心中,他非常懷念的氣味和觸感,還好他還謹記,這裡是神聖的球場。

  「你要跟大家說,你有女友,女友是我,不然我就把我們兩個畫成封面。」

  「你那個圈子有人要看這個嗎?」

  「看不看他們的事,畫不畫我的事。」

  「怕爆。」

  「你今天幾點結束?」

  「六點。」

  「那我六點來找你。先去你校園晃晃再回來。」

  「取景?」

  小小嫣然一笑:「補一下進度。這陣子沒在一起,重新感覺一下。晚點見。」

  賀承恩扶著她的背猛地撞進自己懷裡。

  先吻額頭,然後鼻子,嘴唇,臉頰,耳朵,脖子,鎖骨,直到她氣喘吁吁地軟軟地由他扶著。

  「幫你補進度。」他皮皮一笑,在她唇上點下輕柔的吻:「晚點見。」

  知道她傻站著目送自己走回球場,賀承恩覺得等下痛電學弟更順手了。

  小小臉紅心跳地想著,這次要記得告訴他:謝謝你國中時為我做的事,謝謝你長大,成為我的王子。

 

 

 

  莉琪很早就坐在咖啡店裡,用筆電趕報告,家均振文到時,她的咖啡已經喝一半了。

  雖然記憶恢復,但仍有一大塊空白,因為她不像其他隊員提早集合,十三四歲就每天碰面,而是高二才轉學到志弘、高二下學期才加入球隊,上大學又離家,再加上為了忘記對振武的感情,刻意的不是每次聚會都到。所以,她也想補足沒參與的劇情,也想知道家均和振文怎麼過的。

 

  振文給莉琪看林虹茵帳號頁面。

  「我也是到高三畢業前才有勇氣,叫家均陪我一起查,結果發現,我媽用了這張圖。」

  莉琪看著頁面上,他們傳過去的、振文幼稚園畫的綠茵和彩虹,喃喃念出林虹茵的文字,「……以真名,在彼岸綻聲歌唱。」之後良久,無法言語。

  振文說:「謝謝你,我和我哥都活下來了。」

  家均注視莉琪:「我們真的一起做到了。」

  他們之間絕不會產生愛情,但通曉彼此祕密,扶持渡過難關,一生都將互相信任依靠。

  過了一會兒,振文才又開口:「我哥急著找你,但你說不要,我就沒跟他講你回來了。」

  「為什麼?」莉琪疑惑:「他高三那年就拒絕我了啊,這幾年也沒什麼聯絡。」

  「你對他真的很重要,有些話他想自己跟你講。」振文回答。這是唯一不違反實情、他又被允許透露的——振武說過,要親自告訴莉琪,誰都不准先幫他破梗,跟我當年說綁架案的事要親自告訴家均一樣,嗯我們果然是兄弟。

  「你知道嗎,平行時空裡,你哥原本是誤會我喜歡你的。」

  「蛤?為什麼?」

  「我跟他生活沒交集,他又不愛聊自己,我只能拿你開話題,追問一堆你和球隊經理的事,他就以為我跟他搭訕都是為了你。」

  「很扯欸他。」

  「他擔心陌生人啊。」

  「就弟控。」家均接口。

  「我也這樣說。他拒絕我那天,我虧他,好險振文剛好喜歡家均,不然他一定覺得誰都很危險。」

  「我本來就不會喜歡其他人。」振文理所當然地說。

  只有莉琪和家均記得,這份無比確定的感情背後,那些已消失的、剪不斷理還亂的可能性。

  「被他誤會我就順水推舟,」莉琪繼續說:「單戀就是這樣,有接觸也比沒接觸好。」

  振文猛點頭:「我當初也是為了家均,想說一定要去童軍露營,還要上台領獎。不過我不能讓家均以為我喜歡別人啦,他一定會鼓勵我去告白,我就慘啦。」

  「嗯。振武絕對不會鼓勵我跟你告白。名義上送你的禮物,事實上也會停留在他手上。因為我來路不明,主動接近,會讓他想到,在安南不曉得是誰監視你,你才被綁架。」

  「不過他這樣也很過份欸,竟然瞞著我,我要去罵他。」

  莉琪和家均都笑了,莉琪說:「對,你知道的時候超生氣,在天台吼他吼得好大聲。後來我加入球隊,融入你們的生活圈,他就完全不排斥我了。」

 

 

 

  晚餐時間,莉琪說她得回去趕最後一份報告。家均和振文繼續夜市晚餐行程,說好吃完一輪再幫她帶宵夜。

 

  九點半,串燒送到時,莉琪說,她的期中地獄結束。

 

 

  正當三人期待地打開沾滿醬汁的紙袋時,勁揚打給振武,約他師大夜市見。勁揚重振了系隊曾經的威名,但學弟的程度接不上,於是找振武商量訓練事宜。

 

 

  同一時間,賀承恩傳送訊息:「今天不回宿舍,明天球場見。」

  確認收到邱子軒回應「了解」,賀承恩放下手機,去摸小小在他小腿內側刮蹭的、光滑白皙的腳趾。

 

 

  「我就跟你說他今天一定不回來,也不曉得是在小小家還是在哪邊。」

  宇豪打完「了解」兩個字,繼續滑著子軒的手機。他下午看賀承恩和何小小那態勢,說什麼也不肯回去,賴在子軒宿舍裡,反正媽媽聽到是子軒就沒差。

  「你要叫她學姐。」

  子軒枕在枕頭上,腿翹在宇豪膝蓋上,懶得看手機,所以叫宇豪幫他看有沒有要回的訊息。

  這時宇豪的手機傳來tag的音效。

  「怎麼了?」

  「是振文。他和家均去台南,說是莉琪恢復記憶。」

  「等她回台北的時候聚一下,歡迎她歸隊。」

  「一定要啊。」

  「真沒想到那時候你跟他們在振文振武家,如果知道的話……」

  「如果知道的話,」宇豪跳下床:「提早認識我!提早愛上我!我提早轉學!提早歐趴!」說完跳起姿勢奇怪的歐趴舞,子軒開懷大笑。

  跳完歐趴舞,宇豪又跳上床:「我跟你說,莉琪煮的晚餐好好吃。」

  「有你煮的好吃嗎?」

  「我小當家認證耶,沒吃到可惜。你喜歡的話,我也可以煮一樣的喔,下次來我家跟我媽一起吃?」

  「好啊。」

  宇豪歡呼一聲,再度把子軒的腿放到自己腿上,抓起子軒的手機來滑。

 

  「欸,你妹。」宇豪把手機交給子軒。

  子軒點開訊息,看到倩如寫著:「排隊買到了,送去給你會冷掉,所以我自己吃,愛你哦。」照片中,排隊買到的甜點放在最前面,她和俊喆的臉塞滿剩下的空間。

  子軒馬上撥通電話:「妹,十一點了,趕快回家了啦。」

  「就是回到家才有空line你,那是晚餐的時候拍的。」

  「喔,好,那早點休息喔。」

  「我要睡囉,最愛你囉。」

  坐在機車上的倩如掛掉電話,把手機從安全帽裡面抽出來,

  「真的耶,這樣講電話都不會有雜音。」

  接著她發了一張照片給爸媽,是她和小小在小小家的自拍合照,之前去玩就拍好照片,以備這種時候使用。「我跟小小學姐還在吃宵夜哦,今天住她這邊,爸媽放心先睡哦,晚安。」

  都弄好了。倩如從背後緊緊摟住俊喆的腰。

  「你剛剛說要去哪看夜景?」

  「我還沒說。」

  「所以?」

  「驚喜。」俊喆發動了機車。

 

 

 

  當俊喆載著倩如在夜空下山路上奔馳,勁揚看著振武接起電話。

  「跟勁揚在師大夜市啊……你們在台南?什麼時候跑去玩的也不揪……蛤?她……」

  勁揚以口形詢問:「莉琪回來?」

  振武點頭示意。

  電話那端振文說:「莉琪答應,我可以透露她回來的消息給你。她下週末會回台北一趟,你要找她可以約那時候。」

  「你們住哪?」

  「幫你訂房地址line你?」

  「謝了。」

  掛掉電話,振武說:「我得走了,其他的你問他們兩個吧。」一邊掏出錢包。

  「我付。快去!」勁揚擺擺手。

 

  溫暖的夜風吹過臉龐,振武騎車趕往車站。

  我讓她空著手一個人孤零零的回2026年,回憶進入腦海時,她只會知道自己又被我拒絕一次……

  莉琪,我沒辦法等你回台北,必須立刻南下。

  我不是十四歲了,我終於趕上你的年紀,我終於趕上最後一班今天的高鐵。

 

 

 

  莉琪一早醒來,就看到振武的訊息:「聽說你期中都忙完了。有空嗎?」

  「有。下週末我會回台北。」

  秒速已讀。

  「現在有空嗎?」

  「有。你要打給我嗎?」

  「我在附近。出來走走?」

  莉琪錯愕,還好line看不到表情,可以假裝自己很從容很平靜。「半小時,勝利早點。你找得到嗎?」

  「沒問題。」

 

 

 

  真的見到面,卻只是互相笑了笑。振武問莉琪該點些什麼。他們坐下來吃早餐。

  「很好吃。」

  「對啊,我常買。」

  「可以推薦振文他們。」

  「我猜還沒起床。」

  「也是。」

  相對無言,默默吃完。

  振武問:「可以去你學校嗎?我沒去過。」

  「好啊。」

 

  莉琪帶著振武,走進成大光復校區的榕園。兩人都摸不準該用什麼態度,只能有一搭沒一搭說些硬擠出的話。

  「昨天勁揚才在跟我討論給系隊的訓練。」

  「你跟他吃宵夜啊。」

  「在師大夜市。」

  「吃完搭夜車來嗎?」

  「有趕上最後一班高鐵。」

  「剛考完試又沒睡飽,很累吧。」

  「不會啊,你不是也剛忙完期中。」

  「嗯,報告都交出去了。」

  「心理系的報告會很難做嗎?」

  「我自己有興趣啦。歷史系的才難做吧。」

  「還好。」

  「台南天氣比台北好很多,散步蠻舒服的。」

  「嗯,對啊。」

 

  振武焦躁地想,不管了,一秒切進舉球位。

 

  「你一個人離開台北,很辛苦吧?」

  「小小學姐離我很近。」

  「你過得好嗎?」

  「不錯啊。」

 

  沒有隊友,只能自己舉球,自己扣球。

 

  「有交男友嗎?」

  「之前是有約會曖昧的人啦,不過沒跟誰交往。你呢?」

  「也沒有。」

 

  莉琪雖然不太懂振武到底想幹麻,但決定對他殺個球測試看看。

 

  「你沒跟勁揚交往?」

  振武嚇了一大跳:「沒有啦!勁揚像沒血緣的弟弟。呃我是說,振文也沒血緣但是,就是……」

  「我懂你意思啦。」莉琪微笑。

  「他在他系上根本萬人迷,外表很優,氣質又好,書讀很多,還是系隊隊長。」

  「你好會形容喔,真的沒喜歡他?」

  振武急了說:「又不是BL劇,男生只能跟男生在一起!」

  「好啦不鬧你。」莉琪調皮地笑了笑。

 

  那個笑容令振武想起,她和家均窩在他床上那晚,她要他猜子軒學長的男友是哪一個,公佈答案後,又幫家均說出喜歡振文。

  綁架案令人心力交瘁,但那晚的氛圍真的很美好……

 

  情緒比較放鬆了的振武,講出了想講的話。

  「我一直很想你。」

 

 

  四月的微風原來如此輕柔。

  其中一棵雀榕正在換新裝。

  包裹新芽的白色苞片像嬌嫩的筆尖,對兩人未曾言明的傾慕,只淡雅的幾筆寫意。

 

 

  莉琪在樹下停下腳步,臉上浮現淡淡紅暈。

  「我也很想你。」

  ……能得到振武真摯的想念,這些年也算沒有白過。

 

 

  「我不記得為你做過什麼。你為什麼會來2018年?」

 

  「看你一直為同一件事痛苦,我很難過。」

 

  「總有導火線吧,拜託你,告訴我。」

 

  「是你跟我分手那天,你回台北以後,振文覺得,都是他害你不幸……然後他就發生生命危險了。家均陪他復健,你封閉自己。我非常後悔,如果那天我像之前一樣把你留下來就好了。」

 

  言盡於此,刻意清淡卻十足震撼,振武對於話中的暗示聽得真切而心驚。

  「你為了我……做到這樣……」

 

  「正如你會為了振文做任何事。我能感覺到,你和我一樣寂寞,想為某個人耗盡一切,以免終身追悔。」

 

  振武急促地深呼吸,為什麼,為什麼你要把事情看得這麼透,看透了為什麼不逃開,為什麼要把溫柔和善意都交給我。

 

  「力勤……」

  莉琪叫了振武十四歲時的名字。

  「我只想知道,你現在,獲得幸福了嗎?」

 

  振武抿了抿嘴唇,壓抑眼鼻的酸澀。

  「我……很幸福……謝謝你……」

 

 

  得到了這句話,莉琪笑得深邃,直視振武的雙眼。

  「是我謝謝你。我很高興能參與你的人生,證明我存在對你有意義。」

 

  「意義不是這樣的……你說過,誰都不要再做自我犧牲這種傻事的!」

 

  「我沒有犧牲。你很幸福,我沒有遺憾。我想永遠記得這種有力量的感覺,想永遠記得……在志弘,在林蔭大道,雖然風景沒有榕園這裡漂亮,但是跟你一起走過那條路,是我很美好的回憶……」

 

  「對我來說也是……」

 

  莉琪盡可能平靜地說:「那,我們就在這裡分開了。」

 

  「你至少讓我把話說完!」

  振武急得伸出手,卻不敢去碰莉琪的手,縮了回來,情急之下迸出八年前才適合的措辭:「姊姊……」

 

  莉琪的眼淚滑落。

  看著振武,沒有移開腳步。

  眼前二十二歲的成年大學生,化作當年那個,把指節咬出血痕還強作鎮定的男孩。

  就算被他拒絕愛情,她仍不想讓他覺得被拋下,不希望自己當著他的面,從他人生裡走開。

 

 

 

  「在志弘的時候,我之所以會收下那堆應援卡片和小禮物,是因為我知道裡面有你匿名寫的!」

 

  「……我明明叫振文不准講。」

 

  「他沒有講過!是因為字和訓練紀錄一樣!自從我寫的字被林虹茵利用,我就對筆跡非常敏感。」

 

  「所以你都知道是我……」

 

  「我那時候必須拒絕,因為,那不是我在2018年遇見的你,還不是,我只能等到2026年,等你出現。」

 

  莉琪原本不願移動腳步,現在卻是真正無法拔離腳步了。

 

  「因為你,我的人生有很大改變,我也不是你當初在平行世界認識的我。我現在……」振武從口袋中拿出一個小東西:「敢拿這個。」

 

  他攤開的掌心上,放著雙頭蛇戒指。

 

  現在這只是個普通的戒指,特殊的造型上不再附著詛咒了。

  從倩如手中,到振文手中,再到振武手中,最終送到,說自己本質和林虹茵一樣的莉琪手中。

 

  「我沒有告訴過別人包括振文,你私下跟我說,你和她本質一樣、你為了我來2018年。因為你這樣說,我覺得……雖然不懂但是可以試試看,接受她終究是振文的親生母親這件事。」

 

  莉琪上前半步,抱住心愛的男孩——他竟然因為自己,願意並且真的克服了對林虹茵的厭惡和害怕。

 

  她的兩天前,他的八年前,不曾回應她的雙臂,緊緊抱住了她。

 

  振武的聲音從忐忑逐漸堅定:「可以重新認識嗎?我不知道我們適不適合,可是,我愛你。」

 

  嬌小的她,仰著臉,看著長大的他。

  「我也愛你。」

 

  「因為你,振文才能想著我講的話活下去,後來他真的哭著跟我道歉……」

  不再恐懼,不再脆弱,只因太過思念,才失了冷靜,哽咽而斷續。

  「我有照你說的,繼續打排球,盡哥哥的責任,和振文一起在球隊,我很快樂,他很平安,因為你,我每天,都覺得幸福……」

 

  筆尖般的白色苞片從樹上脫落,墜地。

  再過幾天,暫時樸素的雀榕,就會滿樹蒼翠,煥然一新。

  莉琪在四月的微風與綠意中,含淚微笑坦承:「和你在球隊的日子,我也每天都覺得幸福。」

  她看見他笑得羞澀,眼裡蕩漾晶亮的水光。

  猶記振文被綁架那天,她陪他走完告別童年的路。直到此刻,他們十指交扣,方能確信,那些被遺落在後的單純,已被他拾起,那些被封印深藏的美好,已由她喚醒。

 

 

 

 

 

  何小小有一支魔法彩虹筆。有時候,有些人眼見所愛之人承受極大痛苦,下定決心改變,也願意付出代價時,他們會請何小小下筆連接不同時空,求一次翻轉命運的機會。

 

  家均和莉琪這麼做了。

  失敗了,也成功了。

  他們和身邊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在生命中遇見的,彌足珍貴、無可替代、終身銘記。

 

 

 

  「你明天早上有課嗎?」

  「下午才有。明天早上再搭車回台北就好。」

  「我中午約了學弟妹交接系學會,你要不要自己打發一下時間,下午來我家。」

  「我大概就逛逛你的校園,附近走走吧。」

  「家均和振文不知道明天有沒有早八的課。」

  「有大概也會蹺掉。」

  「那你下午陪我去超市,晚餐煮四人份。」

  「好。」

 

 

 

  當天晚上,四個人在莉琪的小套房中,享用著由振武洗菜備料、莉琪下鍋烹煮的晚餐。

  香氣蒸騰,說說笑笑。

 

  家均和莉琪無意中對到了目光,湧現同樣的心思——

  那些太過可怕的事實,就深埋在無人知曉的時空深谷中吧。

  在那裡,兄弟大吵一架的陰影難以修復;在那裡,林虹茵沒等到誰正視她的存在;在那裡,振文和振武誰都沒能真正活下來。

  歷史已經改寫,其他人不需要知道原本發生了什麼,否則就失去改寫的意義了。

  但他們同時也想著,還是有些事可以告訴振文和振武,不是為了讓他們痛苦,而是為了讓所愛之人了解自己、療癒自己,這樣才能真正為彼此帶來幸福。

 

 

 

 

 

  何小小的創作《盛夏紀事》完成了。

 

  只有她自己知道,筆下的兩對cp,是以家均、振文、振武、莉琪的個性為私人設定。

  她改掉姓名、性別、年齡、外貌、時間、地點、過程、結局,以盡她所能,遠離現實的創傷,為讀者帶來美好的感受。

  即便如此,這個故事她仍只印了唯一一冊,放進志弘排球隊社辦那排她出的本中。

 

  對之後的學弟妹而言,這不過是又一本BL作,題材稍特別,綁架,但和她的其他作品相較,既沒有驚世駭俗的情節,也沒有大膽奔放的描寫,誰也不會特別注意和記得。

 

  因為,這是只屬於「我們」的。

  是曾經身在其中的人,共同經歷的任務,共同守護的祕密。

 

 

 

  每個當下,都是前一秒的未來,又轉瞬成了過去。

  高中歲月已遠,小小深愛的隊友們,只有特地相約才能相聚。

  以志弘排球為藍本創作,不過是想要回顧美好過往,延續斷夢殘影罷了;不過是想在時光流轉、凜冬將至時,仍感夏豔秋暖、青春永駐。

  低垂的天幕,以肉眼無法察覺的微步,緩緩,緩緩地轉動。

  無數個夜晚,繁星眨著真知的眼,見證每個人的追念與期盼,見證每個人漂向未知,各自璀璨。

 



(全文完)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  全文目錄  請點我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  番外  寧夜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  番外  約定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  後記  七號球員的主場——致家均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  後記  在愛中痊癒——致文武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  後記  我會永遠記得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