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當天,振文起床時,哥哥和勁揚已經在梳妝。

  和哥哥無話不談的振文,第一件事就是跑去 聊天:「欸張力勤,超扯,我做了好離譜的夢!」

  力勤笑說:「當我的伴郎壓力大到這個地步嗎?我們要去忙了,你趕快打扮好準備去現場。」

 

 

 

  好真實的夢。振文心想,在夢裡,我被綁架,還像喜歡戀人一樣,喜歡上沒有血緣的哥哥,還有個很愛我的男孩為我心碎……這什麼連續劇劇情啊,沒做這種夢之前,我都不知道我的想像力這麼豐富。

 

 

 

  十三歲歷劫,從綁架案生還,額頭留下永久的傷疤。

  哥哥為了表示和自己更像一家人,改名換姓為王振武。

  造化弄人嗎?如果他還叫張力勤,還可以假裝自己喜歡上的是陌生人。

 

 

  懷抱著說不出口的愛戀,振文喜歡坐在體育館的看台上,捕捉振武打球時各種美麗的姿態,卻因此遇到一個同樣愛打排球的男孩。

  男孩有著運動員健美的身材,還有直爽的個性,一雙眼睛特別美,深深的雙眼皮撇向斜上方,看著他時,彷彿要勾著他直墜夢中。

 

  振文告訴那個男孩,自己沒有辦法好好愛人,他的命運被下過不幸的詛咒,心裡藏了一段禁忌的感情。

  接下來的日子,只要振文願意,男孩就帶他出去玩;當振文想躲藏,男孩會走進振文的房間,陪伴他一次一次哭乾眼淚。

  男孩說,我會等你,等你忘掉傷痛,放下對哥哥的感情。我在,一直在,永遠都在。

  大學畢業時,男孩向振文求婚。

  振文說,請再給我一點時間。

  直到振武的結婚消息發布,振文充滿罪惡感地向男孩坦承,他真的很希望一切都沒有發生,他就不會這麼痛苦,還浪費了男孩的青春。

 

  於是男孩張開雙臂擁抱振文,一如天使張覆保護的羽翼,對他說:別怕,你醒來以後,就會發現,這一切,只是一場惡夢而已。

 

  男孩離開時,依舊眨著他特別美的眼睛。

  那深情又心碎的回眸,勾著振文的心,直墜入深邃的海底。

  振文記得,男孩除了愛打排球,也愛游泳,夏天時在藍白的浪裡翻騰,陽光照著他的臉龐和軀體閃著金色的明亮。

  海底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沒有愛,也沒有光。

  男孩的聲音說,別怕,你就快從惡夢裡醒來了。

  闇黑天使的羽翼,本來就像寧靜的夜那般溫暖柔軟,像一夜無夢的熟睡,靜謐安祥得彷彿人間沒有悲傷,歲月不曾流動。

  我在,一直在,永遠都在……

 

 

 

  振文到了婚禮現場,賓客中有一整桌是力勤排球隊的隊友,他都不熟。

  勁揚的伴郎叫做陳家均,之前婚禮彩排見過一次面,長相他記不清楚了。

 

 

 

  家均臉上掛著完美的微笑,讓振文勾上他的手臂,彷彿兩人並非陌生而是默契十足。他們步伐一致地走上紅毯,在振武和勁揚之前。

 

  振文,終於又見面了。

  既然你希望,一切都沒有發生,那就讓我成為闇黑天使,為你張覆寧夜的羽翼。

  你從來,就沒有浪費我的青春,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刻,我都全心全意的快樂。

  今天這個大日子,屬於振武和勁揚。我很幸運,還能有這樣的機會,讓你挽著我的手走過這段,到了盡頭就必須分開的路。

  之後的人生,只能你自己走。

  你會幸福的。因為我已代你做了交易,因為我會一直為你祈禱。

  用我的銘心刻骨,交換你無知無覺,用我的日夜懸念,交換你一世平安。

 

 

 

  放開陳家均的手的瞬間,振文突然感到異樣,像眼淚流乾後的情緒真空,他不明白為什麼。

  或許,他告訴自己,他太開心太浮躁,以至於忘了,婚禮是許多人喜極而泣的時刻。

  家均。他不曾這樣親暱地叫過這位伴郎的名字。

  在那樣好看的眼睛裡,也曾有過值得他流淚的悲傷記憶嗎?

 

 

 

  「家均!」振文驚醒。

  房門打開,黑暗中一個人影走了進來,走近床邊,楞楞地看著振文緊緊抱上來。

  「怎麼了?做惡夢了?」家均溫柔地問。

  「我夢到,我不認識你!」

  「別怕,只是一場惡夢而已。」

  「可是好真實……你,你在夢裡,為了我平安和幸福,讓我不記得你……」

  家均扶著振文躺回枕上,用棉被裹住兩人:「我在,一直在,永遠都在。」

 

  在我懷中熟睡,在我懷中老去,靜謐安祥中,歲月緩緩流動。

  我們一生都會這麼幸福。

  因為我早已許願,成為你的闇黑天使,一生為你張覆寧夜的羽翼。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  全文目錄  請點我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  番外  寧夜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  番外  約定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  後記  七號球員的主場——致家均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  後記  在愛中痊癒——致文武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  後記  我會永遠記得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