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文:「弟控才怪,那是因為,他覺得他欠我,必須對我好。」

振武愛振文,他分不清楚是哪種愛,但他的確愛著,並深深愧疚著,認為永遠欠振文。

時光不能倒流,無論怎麼彌補,綁架案就是發生過,發生在兄弟吵架、振武自行離開振文去球隊的時候,在振文額頭和心靈留下永久疤痕。

於是振武從此以後,就爬著一道永遠爬不完的天梯,覺得自己做的永遠都還不夠好不夠完整。

 

一、不能有自己,只能有振文,不然振文會死。

振武還債的方式簡直悲壯,一味的相信必須為振文忍耐,忍耐得越多代表心意越誠,以此證明自己愛和在乎。

於是他把生活中明明不相斥的東西,都看成衝突的,比如排球就和振文衝突——振文討厭排球,如果他把時間拿去打球,就沒辦法同時跟在振文身邊了,那他只能果斷的放棄興趣。

因此,振文知道,唯一能讓哥哥重拾排球的辦法只有一個,就是自己在那個球隊裡面。只有這樣。振武心理才過得去:我不是自己愛去的喔,是振文說要參加,我為了陪他才參加的喔。我看他在這好像滿高興的,剛好我也喜歡打球,這邊的隊友人也都不錯,這真是太好了。

 

二、無微不至與無條件忍耐,證明我有好好贖罪。

振武希望弟弟一直是那個黏自己、需要自己照顧的弟弟,但是振文早已不是綁架案時的國中孩子了,振武卻像對待幼兒,不,對待寵物一樣,一直把振文幼體化,到了簡直像刻意把他養成廢物的程度。

比如預設振文可能會餓,拿點心給他,還先把包裝撕開;有話跟振文說、要求振文跟自己走時,用的方法是,伸手把振文的背包從肩膀上拿掉,自己幫他拿。

也就是說,就連他對振文有要求,也還是用某種為他付出的形式來執行。

振文刻意各種風言冷語疏遠,「覺得煩了」、「不關你的事」,刻意和別人親近、不理他。一般人可能早就超不爽,逼問怎麼回事,但振武就只是強壓下來繼續忍耐,真的受不了了,也就只是想跟振文懇談一番而已。振文睡著了,他也就算了。

如果他放任自己的委屈和情緒蔓延,彷彿就是親自重演當年那個事件:吵架,負氣離開,弟弟消失。

 

三、如果弟弟不需要我,世界會毀滅。

與照顧弟弟一體兩面的,是振武其實是需要振文的依賴。

當振文以振武有了女友為名,說要學習獨立,振武雖然不知道振文的失落感來自喜歡自己,卻絕對看得出振文很難過「哥哥的生活重心轉移了」,為此他急得想拉住振文解釋——

被說煩、被說關你什麼事,振武都只敢默默的疑惑和悲傷,但弟弟要脫離自己的照顧,真的踩到振武的痛點。

疏遠的獨立,不再需要哥哥無微不至的照顧……

不被需要,讓振武感到被振文遺棄,被整個世界否定,就像他離開振文去球隊、結果振文被綁架那天一樣,天崩地裂。

世界快毀滅了,振武只能自救,他判斷弟弟那個學習獨立的說法,看起來就很勉強,一定是在擔心打擾他的生活,於是他做了他認為兄弟倆都需要的事:拒絕被振文拒絕,把地墊挪到宇豪和振文中間,等振文睡著後,從後面抱住他,以確認世界還安在。

偏偏振文說完這話的隔天,卻又接受別人的照顧行為,從子軒手中接過水壺,這才刺激得振武馬上站起來。

 

文武兩人需要的,不是自以為為對方好,而是坦承;不是互相犧牲,而是在球隊裡各自做喜歡和擅長的事,這樣就能繼續待在一起,開開心心。

振文沒有振武想的那麼脆弱那麼廢,他也不想那樣。剛入隊振文就被子軒和小小稱讚紀錄做得很好,表示他觀察、分析能力不錯,也願意本份的完成枯燥乏味的事,只是當他跟振武待在一起的時候,振武什麼都幫他做好好,他就整個廢物掉而已。接著振文努力做好後勤,不是等哥哥來照顧他,而是他要學習去照顧全隊的需求,在哥哥面前樣樣不會,在球隊樣樣都得會了。

振文其實很享受這種,哥哥打球、自己在旁也能有所貢獻的感覺。集訓第一天的練球畫面,以振武的扣球做結,顯示振武回到了他該在的地方;當子軒學長點名振武在友誼賽擔任自由球員,振文露出發自內心快樂和滿足的微笑。

 

看完整齣越界,振武對振文是否真有愛情,我不確定,但我確定,振武對振文過度的保護欲,來自很深的恐懼。這也是為什麼,要振武想清楚他對振文究竟是哪種感情,會比一般人困難得多。

對我來說,他們能否放下對彼此的愧疚,放下綁架案造成的、透露內心創傷的行為模式,比起愛情能否成立要來得重要。第七集結尾,是他們終於開始敞開內心對話了;第八集他們決定讓彼此舒服,振武疼惜振文,振文接納並享用,而不去定義關係。

我知道很多人覺得,都整天依偎在一起放閃了,振武被振文吻了一下還露出微笑,這絕對是愛情啊!

但這真的只是開始,愛情萌芽不代表穩定成長,綁架案的舊傷還沒處理,復原及放下之路還遠,後續就等《跨界》了。至於現在那失落的一大片空白怎麼辦,我覺得看同人文真的還不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