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話,因為不能現場說出來,而永遠梗在喉頭。比如說,很久以前,同事在臉書上自以為中肯,談論選美佳麗因反對同性戀成婚而遭評審打零分失去后冠,他覺得這位佳麗因為「支持異性戀成婚又反對同性戀成婚」被罵很奇怪,批評她的人更奇怪,若是「支持同性戀成婚又反對異性戀成婚」又如何?支持同性戀成婚的人都不能接受不同意見。
  
我一直想對他說:你把「支持異性戀成婚」和「支持同性戀成婚」的人做二分法了。
  
支持多元成家的人只是希望把那個「反對同性戀成婚」給拿掉,變成「不管是異性戀、同性戀、或其他目前無法成家的人」都「有機會選擇是否進入婚姻或伴侶或多人家屬」。既然叫做「多元成家」,就不可能有人是「支持同性戀成婚、卻不支持異性戀成婚」的。
  選
美佳麗的發言內容的確反應她個人的價值觀,是否應以此作為得名依據,另當別論,但是問她支不支持多元成家,問的是她是否「支持同性戀及其他目前無法成婚的人也能獲得成婚的權利」,而他的回答的確將一部分人排除在婚姻權利之外。
  
所以如果同性戀者被問到同樣問題,回答支持多元成家,那表示他支持各種人都有成婚權利;若他反對異性戀成婚,那他就是歧視異性戀,同樣不符合多元成家的理念,應該接受公評。(你確定若真有同性戀者不支持異性戀成婚,公眾言論竟然不批評他腦殘,反而批評「批評他的人」?)
  
再說一次,多元成家是將目前無法成婚的某些人納入範圍,並沒有要否定原本異性戀擁有的權利。
  
我看到一對朋友將近二十年感情穩定,也獲得雙方家庭的認可,卻無法在法律上成婚。他們勤懇工作、認真生活、絕對屬於讓社會安穩的力量之一,而且絕對不會像那些家暴、性侵、吸毒的異性戀家長一樣生養受創的孩子,給社會製造問題,但是當其中一人病了,另一人卻沒有權利聽醫生講解病情,若擁有房產的一人過世,另一人卻沒有權利繼續住在那裡,這樣合法,但合理嗎?
  
你看不見他們,因為你的無知與偏見,讓他們根本不敢讓你知道他們存在。
  
不講同性戀,世上還有很多彼此並不投射性和生兒育女需求,卻也需要成家的族群,例如無性戀Asexuality,或稱為nonsexuality,例如貧苦弱勢的人,需要結為老來伴。他們不被認可,卻有那麼多異性戀者,光是不要生小孩就是對這世界的最大貢獻,只因為是異性戀,婚姻有那麼多糟透了的範例,大家都還是支持,這又憑什麼?
  
我高中時也認為同性戀不該成婚,我也覺得這會破壞我對婚姻的想像:一男一女、生兒育女、愛情、性、兩個家庭的結合。十五年過去了,我了解到事情從來不是我想的這麼完美,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把這些全部的需求都投射在同一個人身上,但是大家都有「歸屬感」的需求!
  
過了十五年我成長了,我希望更多人擁有權利,而你,你成長了嗎?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