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塵爆現場有人想協助滅火,趕快噴二氧化碳,結果火勢延燒。然後我在臉書上看到有人轉錄消防安全專家林金宏教官的文章,內容包括指正大家誤解的觀念,也有些習於原本觀念的人怒駁之。

  我前陣子才舉了例子跟學生解釋「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比如聽演講時聽到淹水的因應「一定會有地方淹」,我原本也直接跳腳;比如聽到「死嬰被裝進紅色垃圾袋」,我也受到驚嚇;但是聽了後續專業的解釋,我就覺得根本不能責怪,那是秉持專業做出的必要規劃或處置。

  古早年代大家非常尊敬從學歷得到知識的人,也造成了象牙塔中專家的傲慢。所以接著有許多反省的聲音,要求專家應該要能理解一般人,要能用淺近的說法好讓人明白,要傾聽,要溝通,要放下「自己一定對」的想法。尤其因為科學會隨時代發展,有些過往認為正確的知識也會修改,現代人被鼓勵,要一直保持懷疑、求真、進步的心。

  接著就產生一個很弔詭的現象,時代向前走,現在的人擁有的知識技術應該都超越過去才是,但現在的專家卻遭到很多質疑。加上媒體為收視率、為了表面上要「有兩方說法」,而常常製造出的「假公平」,讓完全不理解只憑道聽塗說的人的說法,和專家說法,有相同的曝光度和高度,導致民眾覺得兩者皆有同樣程度的可信,只好兩邊都聽,甚至傾向接收自己比較好理解、「比較符合自己的常識(不論對錯)」的那一方。

  很多人(包括我自己)看見重大事件發生時,往往以自己自以為的「常識」去質疑別人的「專業」,專業距離常識比較近的時候只是疑惑,但當專業距離常識很遠,往往不明究理,直接開罵。

  我要很汗顏地說,當我一開始看見台大登山募款,以一種最沒內容的茶餘飯後閒談之姿出現時,我也本能地覺得:「不會自己賺喔?」後來查了才知,課程就是不准他們自己賺。課程有其原本的用意,學生在申請課程、修習課程中遇到許多窒礙難行的狀況,他們已經為此反應、奮鬥了一學期了,然後事情才爆開的。

  回到八仙塵爆。雖然學生時代也聽過不同種類火災必須使用不同方法的知識,但老實說我記不起來。直到這次八仙事件,才讓我了解到知識無法與生活連結會發生多重大的危險,以及大眾(包括我)普遍缺乏知識、缺乏邏輯、缺乏閱讀能力有多恐怖。

  塵爆相關基礎知識,其實在國民教育中有提及,但是,從社會階級、教育體制、考試方式、班級氣氛、教學方法……導致不分年齡層的這麼多人受過這麼多年的國民教育或高等教育,卻還是「科學盲」。(不識字稱為文盲,那不具備基礎科學知識就叫「科學盲」好了。)

  常見談教育的人在談大家常唸錯的國字注音,成語用錯等等,或是談弟子規、讀經並把他們連上虛無飄渺的傳統道德,他們對基礎科學知識的關心實在沒有這麼多。

我國中時很喜歡理化,案頭上的喜歡,但我也沒有什麼應用的常識。許多人也跟我一樣,只把它當作課本、考卷、實驗課堂上的知識,無法在生活中出現相關狀況時自行推導、連結,甚至以「關我什麼事」、「我又用不到」、「我以後要念其他科系這次考完就不用管了」、「我反正有學校念根本不用念這個」,理所當然地考過就忘或從來沒有記起來。大至籌辦相關活動的負責人,小至參加活動的個人,沒有人意識到有多危險,每一個可能防範的環節都出了差錯,悲劇才會發生。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