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家灌輸傳統美德、確立行為標準的方式

 

封建家庭內部有階級,也有明確的規訓與懲罰。在明家,爆發憤怒或責罰成員的方式,是又罵又打又跪又罰。

明鏡對明樓、明樓對明台,已經在上一段討論過,再來看看明鏡對明台、明樓對阿誠。

 

明鏡對明台疼愛至極,明台犯錯,還是會罰他。例如明台去執行任務說是跟同學聚會,一夜未歸,大姐氣他不打電話回來讓家人擔心,等了一晚上沒睡好,一見到他回來就氣得叫他跪下。港大退學及桃色事件,除了叫明台跪下,還授意大哥不可以留情,要重打明台且不給晚飯吃。

 

明樓、阿誠這對沒有祕密的生死搭檔,是絕對的上下關係,阿誠是明樓的命,但明樓對阿誠可是很嚴厲的。當阿誠撿了明台的手錶,中了南田洋子的陷阱,逼得明樓設計「狩獵計畫」,他向明樓說:「大哥,對不起。」明樓只簡潔回應:「以後我再也不想聽到對不起這三個字。」這句話比什麼都叫人無地自容,也比什麼都叫人振作精神,絕不再犯。

當阿誠沒跟監保護好大姐,讓大姐差點進76號,他是跪在地上被明樓責問,跪到明樓逕自出門、大姊急得要扶他起來時,還有點站不起來。等阿誠衝進76號,明樓已經一槍殺了陳亮,揚長而去,沒多看阿誠一眼,也從沒給過一句安慰。

 

明家人就是這樣長大的。

長輩分秒不敢放鬆,認為自己對晚輩的德行操守有查看管教之責,以打罵、罰跪等手段,灌輸傳統美德,確立行為標準,同時也自勉自勵,以作晚輩表率。晚輩感受到長輩的刻苦與堅持,加倍心疼長輩、反躬自省,在精神上緊緊跟隨。

階級與手段使人自動去實踐合宜的行為,表現合宜的深情,深情又反過來鞏固階級、放行手段,完全不因不合理的階級與手段而減弱,甚至可以說,深情就需要以階級不平等、手段很激烈的方式來確認,他們自己心下都明白。

 

 

(六)明家長輩表達關心、宣洩情感的方式

明家人的情感,以符合階級秩序的語言和行為表達出來,在彼此的精神上造成重擊、刻成深印。

比父母早死是大不孝。當晚輩不甚在言語中含有這種暗示時,長輩會立刻糾正。

比如明鏡得知明樓是軍統人潛伏在汪政權中,她擔憂、心疼、流淚。

明樓:「大姐,我向您保證,等到戰爭一結束我就回巴黎教書,做回自己,做一個本分簡單的學者。娶妻生子,好好生活,我答應您。只要我還活著。」
  明鏡打明樓一巴掌:「你必須活著!」

比如勞工營任務暴露,阿誠要帶人去營救明台時。

阿誠:「放心吧大哥,就算拼了我這條命,我也會把他完完整整帶回來的。」
  
明樓:「回來!你剛剛說什麼?」
  
阿誠:「我說我會把他完完整整地帶回來。」
  
明樓:「上一句!」
  
阿誠:「拼了我這條命……」
  
明樓:「屁話!」他揪住阿誠衣領:「你必須活著,他也必須活著,你們倆,都得平平安安地活著回來見我,見大姐。」

當晚輩真的有性命危險,長輩以責備的言詞,宣洩對他的痛惜,晚輩則索討處分,以表達內心有多愧疚。

大姐來黎叔家看明台,明台下樓跪下。

明台:「大姊,明台不孝,讓姐姐擔驚受怕了,你打我罵我吧。」
  
明鏡哭了:「你這個孩子!你是要氣死我呀你!」
  
黎叔:我去給你們燒點水。
  
明鏡:你要氣死我呀!
  
明台:姊你別哭了。
  
明鏡:給我看看你的手,給我看看!疼嗎?
  
明台:不疼,過一段時間,指甲長出來就好了。
  
明鏡:起來,起來,姐姐看看你的傷。
  
明台,姊,沒事了,我的傷都快好了。
  
明鏡:你呀你呀,我叫你好好讀書,好好讀書,你就是不聽。你胡鬧也就罷了,你怎麼也走上了這條路了呢?你萬一要是出了什麼事,我怎麼向你死去的母親交代。你知道我疼你,你知道我疼你你就騙我,你們都這樣騙我!你們怎麼忍心呢!你們三個人都不肯聽我的話,你們心裡還有沒有我這個大姊!
  
明台:姊你別說了,我知道是我錯了。姊你別再哭了,每次看到你一哭,我心裡就特別難受。
  
明鏡:你還知道難受?你知道姊姊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我有多難受嗎?

忠於國家,應該讚賞,但危及自身大不孝,又該處罰,真是無解的衝突啊。知道晚輩背著自己從事危險行為,動機偏又純良正當,長輩能怎麼辦?留著眼淚生氣,嘴裡罵著心疼。所有封建語彙,表達的都是血淚。雖然被刑求得死去活來的是晚輩,但是此時該因為不孝下跪的也是晚輩。明台感受到,自己身體無論承受多少痛苦,都比不上明鏡心裡承受的痛苦,所以,不但要隱瞞自己痛苦,更該受到明鏡指責,為所犯的錯誤贖罪。

 

 

(七)晚輩有情緒時,長輩也願意理解和陪伴

長輩有情緒,晚輩也會有。按照階級秩序,晚輩聽長輩的話是應該的,有些事雖不樂意,例如相親,被逼著勉強敷衍一次也就罷了。晚輩真的有情緒時,表示事情真的很嚴重,他已經聽不進別人說什麼了。這時候,不直接壓制他,而是讓他發完脾氣,耗完體力,大家再慢慢談,其實是種體貼。明樓和阿誠,都曾陪明台打這樣的一架。

狩獵計畫完成,明台確認明樓就是軍統的毒蛇。明樓、阿誠回到家,家中沒有晚餐香,而有著即將開戰的硝煙味。明台鬧起來,在樓梯上推落阿誠,拔槍指向明樓也被阿誠拔槍指著,在明樓耳邊開了一槍打落畫作〈家園〉。這中間明樓講了一句既理解明台、又能持續激怒明台的話:「這一槍,他早晚也要開出來的。這下好了,今天晚上,這腦子裡要一直響了。槍法不錯嘛!」

接著明台開始拳腳相向,明樓一開始只是閃避,並不還手,但明台因為一直揮空反被激怒,更激動地把家具拿來當武器砸踢摔擲,「還來啊!」「瘋夠了沒有!」明樓這才開始回擊,兩人打得滿室狼藉,糾扭纏鬥在地,體力耗得差不多時,

明樓:我有我不得已的苦衷!
  
明台:你有苦衷就逼死我啊!
  
明樓:你進軍統的時候怎麼就沒想過逼死我呢!
  
有這句話,明台終於氣平了些,口氣也緩和了。
  
明台:我一直以為,我一直以為毒蛇不信任我。
  
明樓:不信任你?不信任你,會把最重要的任務交給你?你只覺得你自己受了欺騙,你想過我的處境嗎?
  
明台:你可以找別人做的。你知道你自己在幹什麼嗎?你要我殺了自己的大哥!明長官,換做是你,你會怎麼做!
  
明樓:你還受委屈了?我跟大姐多在乎你,你在乎過我們嗎?你有沒有想過大姐的感受!她從小把你養大,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流言蜚語,她到現在都沒有成家!你現在受了委屈,你就要使性子,你對得起這個家嗎?ㄏㄚˊ
  
明誠:明台!大哥是真的沒有辦法才用你來執行這個任務的。林參謀帶的那一組人遭遇了日軍被打散了!我們是真的沒有辦法!

從衝突到冷靜的過程,明樓理解明台的憤怒需要出口,理解明台需要開一槍、打一架,雖然他罵他瘋、指責他逼死自己、傷大姊的心,但同時也認可他情緒爆炸的原因、陪著他狠狠發洩一回,道理之後再慢慢講,由阿誠或明樓自己解釋經過。

 

明台在黎叔家休養,看了日軍大敗的消息,已經開始懷疑之前是苦肉計。明鏡和阿誠來看他,阿誠將明台的「遺物」和王天風的錶還給明台,說:「大哥心裡其實挺掛念你的,只是他不方便過來看你。他讓我告訴你,讓你好好養傷。後面還有更大的事情要做。還有這個,大哥讓你終身戴著,切勿遺失。」

明鏡一下樓,明台就炸了,質問阿誠為什麼犧牲副官郭騎雲和他的半條命于曼麗。阿誠不能講真相,又不能放任明台生大哥的氣。他罵明台不懂事,但也理解明台不能出門、不明真相,委實氣悶,需要找個人打一架,他願意作陪,於是真打起來,只是收了力道,和上次明樓一樣,消耗掉明台的體力,有話再說。樓下黎叔和明鏡的對話,也顯示長輩理解晚輩需要發洩。

阿誠:你冷靜點!你冷靜點!
  
明台:我怎麼冷靜?他必須給我一個交代,給我死去的弟兄一個交代,否則我不會放過他!
  
阿誠:你以為就你一個人難過呀?大哥所受的折磨和痛苦你想過沒有?
  
明台:他痛苦?他把我的弟兄、我的半條命都葬送了,就為了完成他的計畫,他一邊痛苦,一邊把我們推向深淵,你不覺得他很虛偽嗎!
  
阿誠:鬧夠了沒有!你什麼時候才能懂點事!
  
明台:啊!
  
阿誠:臭小子,你來真的是吧?你別以為你受了傷,我就不敢打你!
  
明台:來吧!
  
(樓下)
  
明鏡:唉呀這兩個孩子,這是怎麼打起來了,唉呀!
  
黎叔:唉!讓他們發洩一下吧!這段時間啊,他們心裡也夠苦的。
  
明鏡:(向樓上喊)阿誠,你注意點!明台傷還沒好呢!
  
(樓上)
  
阿誠:呸!臭小子,下手可真狠!
  
明台:我告訴你,要不是因為我手疼,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
  
阿誠:要不是因為你手疼,我就不會手下留情!你只會比現在更慘!
  
明台:你拳頭不怎麼樣,嘴還挺硬啊!(阿誠跳起來,明台也跳起來)怎麼著,還打?
  
阿誠:等你傷養好了,想怎麼來都行。
  
明台平靜了。沒有什麼比阿誠哥這句話更關心他了。
  
明台:你就沒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
  
阿誠: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你想知道的事情,會有人告訴你的,可那個人不是我。你現在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情──沒有人對不起你。

綜上所述,我們能夠感受到,長輩要操更多的心,負擔更多責任,精神承受力要比晚輩更強,才能夠在晚輩做出某個行為時,判斷對方需要怎樣的處置。晚輩也因為體認到自己各方面無法反抗及無需反抗而服從長輩。

當晚輩有所質疑時,長輩除了拿出更高的權威,也拿出力氣來陪伴對方發洩怒氣,把晚輩的行為保護在安全範圍內,不對自己和他人造成過大傷害,之後再拿道理與情感去說服。這些,是明家長輩覺得自己該負的責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