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目錄:
 
前言
一、分析〈訴衷情〉歌詞與意境。
二、分析〈訴衷情〉在劇中出現的時機、不出現的時候,以及不同形式(「僅有旋律」或「歌詞演唱」)代表什麼意義。
(一)劇中有些段落有重大感情進展,或情緒張力飽滿,但不使用〈訴衷情〉。
(二)劇中使用〈訴衷情〉做配樂的五個段落。
(三)〈訴衷情〉作為配樂,「僅有旋律」和「歌詞演唱」的差別在哪裡?
三、以〈訴衷情〉出現的形式(「僅有旋律」或「歌詞演唱」),梳理明台與程錦雲的感情線。
(一)明台與程錦雲,始於「歌詞演唱」。
(二)明台與程錦雲,終於「僅有旋律」。
 
四、以〈訴衷情〉出現的形式(「僅有旋律」或「歌詞演唱」),梳理明台與于曼麗的感情線。
(一)明台與于曼麗,始於「歌詞演唱」。
(二)明台與于曼麗,經歷「歌詞演唱」。
(三)明台與于曼麗,終於「僅有旋律」。
五、結論:將〈訴衷情〉歌詞、意境與劇情相互對照,會發現,最終,這首歌是送給曼麗的。
 
 
 
前言
  非常感謝ptt的kazekaze,看戲看得很仔細,指正我文中兩處很嚴重的錯誤:
一、我以為訴衷情在劇中出現四次,曼麗、錦雲各兩次,但kazekaze指出,其實是出現五次,曼麗三次,錦雲兩次。在重慶,曼麗舉槍對明台,離開又返回,那裡用的就是訴衷情的配樂,而且是第一次出現。
二、在台麗死別的城牆上,我把劇情順序搞錯,誤以為是明台先喊別放手,曼麗才在城牆上閃躲子彈。kazekaze指正:「這句「別放手」說完曼麗就準備要割繩子了,「別放手」應該是無意識的,甚至是在曼麗還沒動作時就先一步曼麗說出來。"她馬上按照他的意願,開始在城牆上左奔右衝躲閃子彈",應該不是這樣。明台和曼麗這時候已經算是心靈相通了,不自覺地知道對方要做甚麼、腦袋裡想甚麼了。」
  由於這兩處錯誤,我先刪除了本來寫好的文章,改好了才又放上來。文長一萬多字,分為字數差不多的(上)(下)兩篇。
 
 
 
 
  我個人認為,〈訴衷情〉這首配樂,雖然各自運用在明台的紅白玫瑰于曼麗、程錦雲身上,但「最終」要傾訴的對象,是于曼麗。
  請容我道來。
 
 
 
一、分析〈訴衷情〉歌詞與意境
 
訴衷情
詞:陳蝶衣/曲:王姝旖/演唱:多亮
無限柔情像,春水一般蕩漾,蕩漾到你的身旁,你可曾聽到聲響?
你的影子閃,進了我的心房,你的言語、你的思想,也時常教人神往。
我總是那樣盼望,盼望有一個晚上,傾訴著我的衷腸,從今後就莫再徬徨。
 
「無限柔情像,春水一般蕩漾,蕩漾到你的身旁,你可曾聽到聲響?」
  正因對方沒發覺、沒聽見,才問「你可曾聽到聲響」,也就是說,這種情感是幽深隱微的,是不曾說清的,是餘波盪漾的,是不聲不響在生活中緩緩漫上來,等你注意到時,已經完全將你浸潤。讓我想起了杜甫的〈春夜喜雨〉:「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你的影子閃,進了我的心房,你的言語、你的思想,也時常教人神往。」
  延續上文,柔情似春水浸潤了心,起先不察,某天驚覺,已墜入了愛,因此這裡用「閃」,表達那種突然,像看見對方身影閃進心房。
  對方的美好,令自己嚮往。「神往」二字表達了珍重、思慕之情,沒見面時也長駐心頭、時時記掛。不但想念這個人,還想追隨這個人的一切。
  明台原本就參加過左翼讀書會,對共產黨的思想抱著興趣。程錦雲在除夕夜和街上巧遇這兩次談話,都讓明台大有知己之感,故而「你的言語、你的思想,也時常教人神往」用在程錦雲上沒有問題。
  有爭議的是于曼麗。
  有些人認為,唯有錦雲在「言語、思想」方面對明台有吸引力,曼麗身世卑下,書讀不多,身在軍統是被迫而非理念認同,因此這個句子不可能在講曼麗。
  但我必須說,明台初遇曼麗時,曼麗一句「人生實難,死如之何」讓明台心有所感。美麗又憂傷的曼麗,短暫地讀過女子學堂,她領會並記住這句自祭文,因為那是她用血淚得來的人生體悟。曼麗刺繡,明台竟一眼就認出那是湘繡,若非對這領域熟悉或有興趣,不太可能辨認。明台和曼麗都是對吃、穿這類生活細節用心和講究的人,短暫的相處時光,仍有生活情趣,例如出任務前一起跳舞。
還有就是,他們都是為所愛之人奮不顧身的人,當明台看見曼麗送的荷包內的紙條是「往前看,別回頭」,知道曼麗寧可死去也要放他自由,那一刻他是很受撼動的,之後也牢記她的苦痛,想幫她報仇,養父被抓到軍校時,他還主動護著曼麗呢。因此,「你的言語、你的思想,也時常叫人神往」,不只可以用在錦雲,也可以用在曼麗。
 
 
「我總是那樣盼望,盼望有一個晚上,傾訴著我的衷腸,從今後就莫再徬徨。」
  盼望什麼?不是盼望永結同心,也不是盼望生死相隨,只是盼望,向對方傳達自己的真心!
  思念的心情可能發生在任何時間,但盼望著傾訴的時間,卻是夜晚。
  讓我們引用其他人的話,來看看這種盼望有多不可盼,有多悲涼。
  明台從死間計畫被救活,明樓以共黨身份見他時,說:「明台,你知道嗎,其實我特別羨慕你。因為我最大的心願,就是活在陽光下。」
  死間計畫前夕,明樓與王天風也有過心情複雜的對話。明樓說:「我就盼著有朝一日,誰能把我出賣了,把我拉出水面,讓我正大光明地站出來,哪怕是站在刑場上,告訴天下人,我明樓不是漢奸。我是一個抗日者,是一個頂天立地的中國人。」王天風回應:「這樣的話你就可以永遠活在我們心中了?(撇嘴冷笑)別做夢了。」
  偽裝者無法站在陽光下,也不敢再奢求在白日大聲說出心意,只能把真情藏在心底,盼望有個別人看不見的夜晚,做回自己,將衷腸盡訴。然後這一生便有了交代,再無徬徨。
  唱這幾句歌詞,代表「傾訴衷腸」這件事是做不到的。
 
  分析完歌詞後,我認為,〈訴衷情〉表達的是「難以言說」、「不曾訴說」、「無法訴說」的心意,因為心中有真情而感到美好,又感到忐忑,害怕如果現在不講出來或不做點什麼,恐怕這一輩子就此別過不再相見,情隨逝水,空留遺憾。
 
 
 
 
二、分析〈訴衷情〉在劇中出現的時機、不出現的時候,以及不同形式(「僅有旋律」或「歌詞演唱」)代表什麼意義。
 
(一)劇中有些段落有重大感情進展,或情緒張力飽滿,但不使用〈訴衷情〉。
 
  明台與兩位女性各有對手戲,但〈訴衷情〉並不隨便出現,即使有重大感情進展,或情緒張力飽滿,但只要當雙方皆明確說出想法,或皆心下了然無需多言時,配樂就不會是〈訴衷情〉。
 
  例如,狩獵計畫前,曼麗向明台表達自己絕望的愛情,明台也對她明確地拒絕。
  例如,川沙古城牆上,曼麗出發前,恭喜明台訂婚,請明台抱抱他,說最近不斷做惡夢,害怕死了就見不到他了。
  例如,明台挖出于曼麗的屍體,哀悼並安葬,心知走不了,已做好準備和她一起死在這裡。
  例如,除夕夜明台遇見程錦雲,兩人相談甚歡。明台不但道謝,還以「不是幫每個人買栗子」承認自己的好感,程錦雲講出不該講的董岩之名。明台幫她摘了朵梅花,兩人拉者手奔跑,程錦雲一時情動,甚至講了「我選白蛇傳,因為白娘娘會為心愛的人去移山倒海」這樣的話來。
  例如,明台與程錦雲訂婚,兩人都表達了自己的感情觀,發現有根本上的不同。明台說:「你是什麼時候愛上我的?是在策反我之前,還是在策反我的過程中?」、「我是因為愛你才會變得愚蠢。我對你的愛是永恆的。」、「你就是我的信念。」他是個會被愛情衝昏頭,也會為了所愛之人改變的人,他需要見證彼此強烈的愛的感受。程錦雲則說:「如果是我,就不會問這麼愚蠢的問題,特別是在這個時候。」、「只有愛是不夠的,愛和信念在一起,才是永恆。」她認為愛情本不長久,價值觀相同是伴侶最需要的,跟適合的人在一起才能細水長流。
 
  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訴衷情〉表達的是「難以言說」、「不曾訴說」、「無法訴說」的心意。以上這些情節並不符合,所以不使用〈訴衷情〉做配樂。
 
 
(二)劇中使用〈訴衷情〉做配樂的五個段落。
 
  換句話說,使用〈訴衷情〉做配樂的,必然劇中至少一人懷著「心意難以言說」、「害怕空留遺憾」的心情。
  劇中使用〈訴衷情〉做配樂的有五個段落,明台的紅玫瑰于曼麗分配到三個段落、白玫瑰程錦雲分配到兩個段落。
 
1.〈訴衷情〉第一次出現,角色為明台與曼麗,僅有旋律,無演唱。
  兩人第一次離開軍校,卻遇到敵軍轟炸重慶,曼麗趁亂以槍指明台然後逃跑。明台有能力阻止,卻選擇護送她離開。曼麗最後決定,回到明台身邊。
 
2.〈訴衷情〉第二次出現,角色為明台與曼麗,僅有旋律,無演唱。
明台被王天風告知不適合待在軍校,要他離開。晚上曼麗來告別,擁抱明台,明台拒絕了曼麗湊上的吻,而回吻了她的額頭。
 
3.〈訴衷情〉第三次出現,角色為明台與錦雲,有歌詞演唱。
明台遇見真實生活中當護士的程錦雲,在陽光下聊天,程錦雲要離開時,明台追上她,吻她。
 
4.〈訴衷情〉第四次出現,角色為明台與錦雲,僅有旋律,無演唱。
營救勞工營任務後,程錦雲受傷在床上休養,明台向她求婚。「不管我們能不能等到光明到來的一天,我都希望你以妻子的身份站在我身邊」。
 
5.〈訴衷情〉第五次出現,角色為明台與曼麗,有歌詞演唱。
曼麗在川沙古城強垂降時,遭到汪曼春與手下包圍,曼麗見明台不顧自己危險要拉她上來,割斷繩子犧牲自己,明台親眼見她跌落,聽槍聲感受她死去。
 
 
 
 
(三)〈訴衷情〉作為配樂,「僅有旋律」和「歌詞演唱」的差別在哪裡?
 
1.歌詞演唱:
出現歌詞時,是明台無法傳達心意,或心意難以言表,故而歌詞替他為觀眾解說。
 
2.僅有旋律:
僅有旋律時,明台將自己的心情用言語或行動向女方傳達了,女方已經抓到了明台的用意,反而是女方正在向明台表達真心,卻有事說不出口或難以言說,讓明台只能意會。對觀眾來說,無歌詞的旋律像暗流,既然沒有明示,只能靠我們自己比對前後劇情去體會出來。
 
 
 
 
 
 
三、以〈訴衷情〉出現的形式(「僅有旋律」或「歌詞演唱」),梳理明台與程錦雲的感情線。
 
明台與程錦雲的感情:始於「歌詞演唱」,終於「僅有旋律」。
 
(一)明台與程錦雲的感情,始於「歌詞演唱」的〈訴衷情〉。
  明台拿著哥哥們的畫作〈家園〉上街去找店錶框,正好遇到發醫院傳單的錦雲。
明台剛進入毒蠍身份,出生入死,又隱瞞家人,心靈上急需指引,錦雲出現了,為明台描繪出一個陽光燦爛的未來美好世界。明台想表達對陽光、希望以及象徵這些的錦雲的嚮往,又擔心她隨時會因任務而永遠消失,這種擔憂,在程錦雲截掉談話、說自己該走時,達到高峰。
  不同陣營、不該相聚、真實身份不明、不知未來還能不能相見。
此時錦雲停步回頭,說:「無論你覺得自己是什麼人,在我心裡,你是個有正義感的中國人。」明台終於不顧一切地追過去,扳過錦雲的身子吻了她。
  這個吻,既拋開了過去,也不妄探未來,只有當下那陽光普照歲月靜好的暫時,是唯一的真實。
  明台滿腔愛意無法言說,靠〈訴衷情〉歌詞幫他詠唱。
 
(二)明台與程錦雲的感情,終於「僅有旋律」的〈訴衷情〉。
  營救勞工營任務前,明台告白,錦雲原本沒有要收下鐲子,但明台說:「只要活著,我就跟你們走。」勞工營任務後,明台一陣後怕,雖然這次沒死,但之後可能會死,身為特工,很可能等不到新世界建立的那一天。
  所以,特別想確立點什麼,擁有些什麼。於是明台向錦雲求婚:「不管我們能不能等到光明到來的一天,我都希望你以妻子的身份站在我身邊」。錦雲流淚答應。
  這裡明台將心意說得很清楚,所以〈訴衷情〉僅有旋律,流露的是女方的心意。錦雲沒有講什麼,也不需要講什麼,第一次為這段感情、為明台的告白深深感動、留下眼淚,便是她傾訴的方式。
 
  要注意的是,求婚這次〈訴衷情〉,是炙熱的明台和冷靜的錦雲交心的頂點,明台不是一味喋喋他的迷戀,讓錦雲擔心愛情不會長久,而是以同一陣營的思想來打動錦雲,兩人結合可以一同期盼新世界的到來,若犧牲了,至少也一同奮鬥過。而對錦雲來說,明台「跟他們走」,成為可被黨批准的對象,她終於能夠放心回應明台的感情,終於允許自己在黨允許的範圍內感性一回。
  那之後,兩人的不同點很快就顯露出來,甚至沒有等到婚後。訂婚兩人共舞時,錦雲發覺明台還是那樣「幼稚」地愛談小情小愛(以她的定義來說),明台發現錦雲無法理解,也不願理解他愛人的方式。
  明台和程錦雲選擇伴侶的方式有根本上的差異。倒不是說有差異就無法幸福,世上也很多白頭偕老夫妻,在個性想法上不是相似而是互補型的,但重點在兩個人能互相理解、體諒和妥協。看上去明台倒是還能妥協,他之前一直都因為迷戀而接受錦雲的價值觀,可錦雲認定,她的感情觀是唯一正確,訂婚就要表明態度。
  訂婚是確立關係很重要的時刻,可是兩個人之間那種因神秘而生的美感、想要傾訴的渴望,已經沒有了。這就是標準的「因誤解而結合,因了解而分開」。
  兩人仍是外人眼中珠聯璧合的未婚夫妻,這「因了解而分開」,完全是心的距離的拉開。
  於是,後面發生的劇情也不令人意外。王天風在訂婚當天就找明台執行任務,透過他們在麵粉廠的對話可知,明台不需要找錦雲告別,出發前就告訴過錦雲這次可能回不來。
  只用明台不怎麼上心的一句話就交代完畢,根本沒實際畫面,更沒有〈訴衷情〉配樂。因為不需要,明台和錦雲已經把話都說清楚了,知道彼此價值觀不同,無法理解對方的情理如何運作,只能在行為上維護自己所相信的。
  我忍不住猜想,明台已不再試圖喚起錦雲的情愛,告別也就一句話的事,顯然也不讓錦雲找理由阻止他去赴最後一次軍統任務;錦雲應該也沒訴說擔憂與不捨,扮演放手的特工妻子角色,想著這最後一次軍統任務結束後,明台總該聽勸,好好待在正義的陣營了吧。
  都還沒結婚,關係就成了這個樣子了。口中吐出的是相同的語言,卻聽不懂對方的話,兩人之間橫亙著的,是明台的迷戀和錦雲的信念,皆無法跨越的大片空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