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界》中有兩個喜歡上排球男孩的女孩,倩如和莉琪,在BL劇中她們是專程來助攻的女角,在現實中,她們可能是球賽時看台上模糊無法辨認的倩影。

  遇到喜歡的人容易害羞,不認識也不知道能講什麼,於是倩如依靠人在排球隊的哥哥子軒、莉琪主動接近振文的哥哥振武,這樣才能打探消息,才能正常對話。如果有膽量,或許能在前往球場的路上,截住愛慕的男孩,送上小禮物,但無論如何,在雙方毫無共通點時,能被對方看見的,只有自己的外表而已,自己演再多內心小劇場,雙方互動事實上完全沒有前進,對方在球場上越耀眼,自己就越明白,距離有多遙遠。

(關於這種觀看與等待的心情,請見【越界】因為越界成為腐女/BL之必要

 

 

 

  唯一能改變這個情況的,就是加入球隊成為經理,才有機會參與對方的生活。

  但這也不是沒有代價。當一個愛慕排球男孩的女孩,可以擁有很多自己的時間、生活的自由,加入球隊,就沒有了。

  我們的文化,往往追捧明星而忽略明星發亮的背後因素。在這樣的文化中,成為經理,表示做出選擇,放棄去其他地方學習、成長、當主角的機會,為了成就別人的榮光,去做無盡的庶務,長久、堅持、默默無聞地做,整個高中生活,都在觀看與等待中度過。

 

 

 

  志宏排球有三位經理:小小、振文、子軒。當經理各有原因:

小小:

  我認為小小是真心喜歡這群人,被大家的熱血所感動,喜歡一起追逐夢想的感覺。所以小小的對象只可能是統治階層的隊長或子軒,其他人再帥都無法提供小小需要的信仰。

振文:

  振文對排球沒興趣,入隊只因他了解振武會跟來,他就能把哥哥最愛的排球還給他。他覺得庶務很麻煩,段考前為了交接還累到隨時會睡著,完全是為了振武才努力學著做的。

子軒:

  深愛排球,但因為受傷而再也不能上場,只好換個方式愛。現階段努力培養新的主攻手,和隊長一起經營球隊。壓抑心中的遺憾,用理智說服情感,決定未來朝「用腦袋打球」的方向發展。

 

 

 

  三位經理私下也有些互動,這些互動都起到為主要劇情穿針引線的作用。

  振文和小小為了交接,在一起的時間多到振武吃醋,直接背著振文跟小小說,然後到廁所堵振文硬把他帶走。振文在公車站睡著,振武抱著他蹭他的頭髮、偷偷往他耳朵吹氣,至此確認他們的雙向苦戀。

  小小學隊長叫子軒「軒~」,兩人聊著球員,被菜鳥三人組打斷,才知文武沒有血緣關係。接著倩如也到了,發現宇豪竟然跟哥哥同校,才會做便當,子軒才會知道宇豪幫過妹妹。

  子軒吃掉便當,暈倒那時,想必球員都在球場練球,只有小小和振文在社辦。這讓宇豪隔天說什麼都要阻止子軒吃,才有了改造便當,助攻夏邱關係的質變。僅僅是小小說自己去找老師、交代振文抱著子軒的畫面,也伏脈千里,連結到集訓時,子軒給振文一瓶水,把一直得不到振文好臉色的振武,刺激得站起來走過來。

  這就是經理群的身份屬性:

  他們的互動,是為了推動別的劇情前進;

  他們的努力,是為了球隊整體向上提昇;

  他們的夢想,是寄託在所愛之人身上達成。

 

 

 

  隊長和小小,在三組CP中的原始交集最少,一個喜歡打排球,一個喜歡觀看、幻想、創作BL漫畫。兩者唯一的交集,就是排球隊。

  因為有排球隊,至疏的他們,開開心心變成至親。在劇中他們不曾發生感情問題,一直相處融洽,除了確定段考所有人都歐趴、集訓可順利成行那次,隊長牽著小小的手離開之外,沒什麼親密舉止,屬於標準老夫老妻的可愛互動。

  戀愛嘛,就是有時候得陪對方做對方喜歡而自己不喜歡的事,畢竟誰也不想當運動寡婦或BL漫鰥夫。所以,休閒時光,由隊長配合小小的喜好,讓她愛畫多少本本就畫多少;經營球隊,小小扮演隊長的賢內助秘書,二話不說執行命令,一邊偷渡自己的腐女愛。

 

  振文和子軒這兩位經理,則都經歷過至親至疏的痛苦。

  相愛的人,有時會因為不了解彼此心意,或是用了不合適的方式表達,而使得關係變得比陌生人還惡劣。

  振文因為心已越過兄弟的界線而抗拒振武對他好,這讓振武非常受傷;振武試圖安慰振文,你永遠是我弟弟,我會愛你照顧你,這又反過來打擊振文。

  宇豪直接而熱烈地愛著子軒,盡他所能體貼子軒,卻也會不經意嚇到他,例如輕輕一腳踹倒他,例如「你就不想再上場了嗎」戳舊傷,例如竟然挑比賽前一晚越界吻告白。子軒含蓄甚至有些扭曲地愛著宇豪,那些他想太多而設下的界線,也狠狠傷害宇豪。

 

  但是無論發生過什麼,兩人之間如何彆扭,比賽到了緊要關頭,真心就再也無法掩飾。

  振武在球場上,終於看見振文不敢承認、只敢半夜哭泣告白的心意。當志弘球隊居下風,球員陷入緊張及混亂時,振文再也沒有多餘心思撇開目光,再也無法掩飾自己的焦急擔憂,這次終於沒有迴避振武的對視。

  宇豪在他的第一場比賽,做出和子軒一模一樣的跳發,每個人都能辨識出,宇豪是子軒夢想的繼承者。宇豪救球受傷後、子軒處理傷勢時,宇豪又告訴子軒,自己體會到不想下場的感覺。子軒發自內心笑了。兩人之間又增加了不同以往的緊密連結。

 

 

 

 

  經理群不只需要他們各自的情人,更需要彼此。

  不同於球員們在球場上鍛鍊,他們是在紀錄、分析、整理資料中度過社團時光,在這些瑣碎日常中,逐漸堆疊出革命情感。如果只有一個人做這件事,無人能體會其辛苦和必要,那多寂寞啊。光是互相作伴,都能產生力量,讓自己更勇敢。

  所以,和同樣理解這份溫柔的其他經理,肩並肩站在一起,不看彼此,而是一起把目光投向球賽現場,凝視著、守候著所愛之人。

  和守候一樣牢固的,是經理們用同樣的溫柔與渴盼,結成互相理解的橫向連結。

 

 

  謝謝你,讓我能這樣支持你,讓你代表我倆去完成夢想。
  所有能為你做的我都做了,我最遠就只能送你到這裡,再往前,是你的戰場,那裡有你的戰友。
  我就站在這裡等你。
  離你至近,僅有一步之遙,離你至遠,因為永不能跨越。
  至近至遠,是專屬於界外守候之人的酸澀與甜美。
  守候之人,總是會比被守候之人先意識到,兩人是多麼不同。不同,沒有關係,正因不同,才能打開另一片風景。
  我在你背後,和你看著同一個方向。
  我很清楚,也很自豪,你的榮光裡,有我的汗水和眼淚。
  你累了,我會張開裝臂擁抱你,我是你的棲身之所、歸根之處。
  我從來沒有因為愛你而失去自己。
  因為你存在,我會一直堅定地捍衛著,守候之人的位置與尊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經理這篇分析真的很棒~ 當一位在背後守候的人其實並不容易,
    尤其邱子軒曾經是親自在場上發光的人

    如果不是強烈的愛意 (無論是對排球或夏宇豪),如果沒有其他
    兩位經理的同心協力,球隊是無法找到最適切的合作氛圍的

    選擇當背後的人,就必須成就場上的人發光發熱;但正因
    上場奮戰的人值得這份愛,他就會了解,他們是相輔相成的,
    如果沒有背後的支柱,他也無法帶回榮耀
  • 謝謝你喜歡!
    沒錯就是這種心情,所以才想為背後守候的經理群寫篇文章。

    mysteryAB 於 2018/07/03 14: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