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夏秋

 

  莉琪班上幾個女孩的話題,正從有沒有可能找校隊辦聯誼,過渡到誰認識哪個校隊的男孩。

  「李俊喆和江勁揚跟我住同一個社區。」

  幾個人輕聲尖叫起來:「啊好好喔!」「好羨慕!」「超帥的!」

  「勁揚超可愛,我看他們班有個女生都會去看球,是他女友嗎?」

  「不是,那學妹我認識,她說她在看邱子軒,而且她保證江勁揚和他們班徐子轍都沒女友。」

  「那李俊喆呢?」

  「不曉得,不過沒看過他跟誰走很近。」

  「啊我想看勁揚啦!可是今年聯賽還沒到,去年聯賽影片沒有他,因為他今年才高一。」

  「我們可不可以一起去看他們團練啊?在看台不妨礙他們這樣可以嗎?學校有規定嗎?」

  「應該是沒有,可是這樣不就馬上被知道喜歡誰了嗎?」

  「啊啊怎麼辦!」

  喜歡勁揚的女孩最後被眾人說服,先看友誼賽影片過過癮,再討論應援禮物的內容。

  莉琪在影片中,看見那個在大風中幫自己撿講義的斯文男孩。

  「欸這二班副班長啊,我不曉得他也是排球隊的。」莉琪班的副班長說。

  「你認識喔?」莉琪問。

  「被主任叫去集合的時候見過而已啦。他弟王振文在排球隊當經理,是我的菜。」

  莉琪默默地想:原來你叫王振武,背號十一。下次遇到你的時候,我就知道你的名字了。

 

 

 

  2022年三月高中排球聯賽,志弘晉級前四強,獲得第四名的成績。

  子軒學長受傷後,他們這才好不容易重新走到,學長去年就希望來到的位置而已。明年若想拿冠軍,要非常、非常努力才行。

 

 

 

  聯賽過後,子軒找上家均,告訴他,自己和宇豪在集訓後、聯賽前開始交往。為了不影響球隊,等到聯賽結束才講,告訴大家之前,先告訴他。還有,再三個月,他們這屆就要畢業,家均要準備接班了。之後賀承恩還會正式找他和振武再談一次,他們一個隊長,一個副隊長。

  雖然早有心裡準備,但真的聽到學長一次給兩個重大消息,家均還是久久無法言語。對於感情,明確地拒絕;對於球隊,鄭重地交付。他尤其明白,學長特地先告訴他,是對他的珍視和體貼。

  他們默默離開操場跑道,準備走上林蔭大道。

  「咦,」家均脫口說道:「振文在幹麻?」

 

 

  振文自以為隱密,不斷從課本裡探出頭來向前張望。

  莉琪,是莉琪,綁架案前三天認識的莉琪!喜歡哥哥的莉琪!

  哥哥如他保證的,在跟莉琪講話!

 

 

 

  「很重吧,要幫你搬嗎?」振武問。

  莉琪臉上綻放的燦爛,令振武心上浮現2018年盛夏的記憶。是,真的是莉琪,記憶中總是那麼溫柔、那麼堅強的笑容。

  兩人邊走邊聊,沒有察覺振文偷偷跟著,更不知道振文身後悄悄跟來了子軒和家均。

 

  「謝謝你幫我搬東西,你人真好。」莉琪放慢腳步,羞澀地用左手把左邊的頭髮撥到耳後,極力想在振武面前表現得自然些。

  振武自謙地說:「應該的,這些本來就應該由男生來搬。」應該的,這麼小的事,你為振文和我做了那麼多,我們都想見你。

  莉琪嬌俏地勾起嘴角:「你很體貼耶。」

  振武忍不住微笑了。

  莉琪變瘦小了嗎?不,是我長高了。莉琪變年輕了嗎?對,因為還沒到2026年,她還不是2018年我見到的、記得綁架案的莉琪。

  莉琪自我介紹起來:「我叫楊莉琪,是台中人。因為我媽換工作搬家,高二才轉學過來。」

  「適應嗎?」

  「沒問題啊。」

  「只有你跟你媽?」

  「對啊。」

  「跟我小時候一樣。呃不好意思,好像問太多。」

  「不會啊。」

  「我叫王振武。」

  「我知道。」

  「蛤?」振武嚇了一大跳。

  「我們班有人喜歡江勁揚,所以大家一起看過你們友誼賽的影片,還討論能不能去看你們團練。你是舉球員,你弟是經理對嗎?」

  「對。」

  「我感覺他很盡責的樣子。」

  「嗯他是。」

  「所以你和王振文,都在排球隊。平常練習的時候,辛苦嗎?」

  「還好。」有什麼好辛苦的啊,是帶著振文一起做喜歡的事啊。

  「王振文會打排球嗎?」

  「不會。」

  「所以不會打球也可以在球隊當經理?」

  「可以啊。」

  「那,我可以去球隊看看嗎?」

  振武沒想到她會這麼問,頓了四分之一秒,這比他預想的進展更快,但也更好。於是他說:「當然啊,如果你有空的話當然沒問題。」

  有了這句話,莉琪的腳步輕快得彷彿在原地就要跳起舞來。

  無話可說,兩人愉快地繼續走著。

 

 

 

  振文專心跟在振武和莉琪後面,冷不防肩膀被拍了一下。他看見左後方的子軒學長時還很鎮定,聽見右邊傳來的聲音是家均時,嚇得震了一下只想就地掩蔽。

  「欸!你幹麻?」家均問:「不會你跟你哥喜歡上同一個女生吧?」

  「誰喜歡她啊!」

  「不然你跟著他們幹麻?」

  振文不希望家均誤會,又不能告訴他實情,只好說:「就不是啦!我喜歡的不是她!」

  「那你喜歡誰?」

  「欸不要鬧!我喜歡的人……什麼都不知道!」

  「幹麻不講?去問他啊,死個明白才能放下啊!」剛剛才死個明白的家均,激動地鼓勵振文。

  子軒在球隊多年,對振文的感情早已了然,替為難的振文解圍道:「這裡人太多,換個地方。」

  於是三個人來到晴空下的天台。

  子軒先叮嚀道:「家均,振文跟你個性不一樣,記得我剛剛說的嗎,你以後是隊長,要協調和引導大家,不是逼別人照你的方式。」

  家均連忙說:「是學長我明白。」

  子軒接著又說:「振文,我剛剛跟家均說,我和宇豪交往了,之後也會讓大家知道。」振文明顯震驚和放鬆的神情,讓子軒確定自己這麼說是對的。「家均是下一屆隊長,振武是副隊長,你是經理,很多事要學,之後團練完要請你們留下。」

  振文點點頭。

  「正事結束。你有想說什麼嗎?」

  振文想了想,緩緩開口:「學長,謝謝你,2018年。」

  「在說什麼啊?」家均完全聽不懂。

  振文轉向家均:「我和我哥本來念安南。2018年暑假過完,才轉學來志弘。」

  「對啊然後?」

  「會轉學是因為,暑假我被綁架。綁架我的人,是在安南教了我一年的美術社老師,被綁架以後,我才知道,她是我媽,在我不到一歲的時候跟我爸分開,所以我不認得她。」

  家均和子軒驚得睜大眼睛,無法言語。

  振文撥開左額的頭髮,露出那道疤痕。

  「宇豪撿了我的東西去報案,還看到舅舅的臉;小小學姐看我被割傷的影片很多次,畫出我媽戴的戒指;我哥被指定交付贖金,宇豪和我喜歡的人陪他去的;然後我媽趁著安南校園大亂讓贖金消失,勁揚因為看到了也被扯進來;後來學長打來說倩如有這個戒指,那時候學姐宇豪勁揚都在我家,跟我喜歡的人一起得出正確答案;然後隊長和學長幫忙跟蹤,俊喆還看到舅舅機車的車號。總之,是球隊救了我。不過之前只有我哥、學姐、宇豪和勁揚知道,綁架我的是我媽。」

  不可思議的可能性,在子軒心中漸漸形成。天啊不會吧,不會是那樣吧……小小說過,家均,不,未來的家均說:請學長小心訓練強度,不要硬忍受傷。自己那時候還調侃小小是不是穿越劇看太多。振文明顯是喜歡眼前的家均的,才不肯說出名字。所以,那個從2018年讓振文掛念至今的人、那個在電話中說「謝謝學長」的聲音,是未來的家均?

  家均臉上浮起羞愧的神色:「我不知道宇豪救過你……」

  「所以八九年級那時候,我才會做心理治療還吃藥。以前我只跟你說是遺傳,我媽確實很瘋,我沒騙你,我腦袋真的跟別人不太一樣。」

  「不要這樣說啦……對不起!」家均慌忙道歉:「我那時候亂講話,還想揍你,真的對不起……」

  「都過去了,沒關係。只是,等一個人,好難熬……」振文強忍哽咽說:「我喜歡的人,拼命阻止我走出學校被綁架,後來又跟大家一起救了我,可是沒等我醒來他就走了……要很久以後才能見面,也不知道會不會喜歡我……」

  家均不知道還能怎麼辦,只好坐到振文旁邊,摟住他的肩膀。「我們都會支持你啦。那個人,既然拼命救你,應該很喜歡你吧。」

  振文沒有拒絕和閃躲。

  家均,你不知道我說的就是你,我不能說,就讓我今天貪心點、自私點吧。

  振文任由家均摟著,伏在自己的膝蓋上,安心地默默流完了眼淚。

 

 

 

  當天放學後的團練時間,振文振武帶著莉琪來到社辦。賀承恩、邱子軒和何小小點頭讓她加入球隊擔任經理。

  子軒臉上籠罩著宇豪無法解讀的表情,只給祈使句:「團練完去你家。」

  振文靠過來:「我哥今天跟莉琪在走林蔭大道,我跟蹤他們的時候,被子軒學長和家均抓到,我就講了被綁架的事。」看著宇豪的臉色變化,補上一句:「你就全講吧我不介意。」

 

 

 

  房門才關起來,子軒劈頭就問:「振文被綁架的時候,家均也在?」

  「……還有莉琪,今天入隊的莉琪。」

  「從頭到尾全部告訴我。」

  宇豪這才說起那不可思議的經歷。子軒這才知道那個他僅僅側面參與的綁架案,有他不知道的諸多細節,才知道2022年的家均和2026年的莉琪抱著怎樣的覺悟,拯救深愛之人的心靈不致毀滅。

  那麼志弘排球隊就會失去振武和振文兩個重要的隊友,生命中的重要夥伴會無聲無息地消失……不,是從來沒存在過,與他們相關的所有人的經歷與記憶,無論快樂或哀傷,從來沒存在過……

  宇豪兀自開心地抱怨著:「家均都沒告訴我他喜歡過你、也沒說我會跟你在一起!根本故意,我跟他一起陪振武去交付贖金又盯著正門整個晚上欸,他只跟我講他喜歡振文。」

  「……家均特別叫振武託小小提醒我,要注意訓練強度。」

  宇豪倏地安靜下來。

  「結果,我還是受傷了。」子軒已經漸漸不再有惋惜痛心的情緒,這麼久了,習慣了,左腿上的,只是疤痕而已。雖然時不時抽筋,逼迫自己想起過度操練的荒唐,但至少已經找到新的目標,也找到一起實踐夢想的人了。

  「家均為了振文去2018年,我也可以。」

  「想幹麻?」

  「回到過去,盯著你練習,阻止你受傷。」

  「在講什麼啊!」

  「這樣你就還是明星球員。」

  子軒深吸一口氣:「……那你呢?你想過你自己嗎?」

  「我,就當不成主攻手了吧,大概還在打架。」

  「如果你真的那樣做,」子軒直視宇豪的雙眼:「我不會記得,但你會,在我還是我的這輩子,我永遠恨你。」

  宇豪哇了一聲哭了起來。「軒……我……」

  子軒緊緊抱住他,也哭了:「對不起,說了重話,我不能想像沒有你的人生……不要再這樣講,連想都不可以想……」

 

 

 

 

  家均、振武、振文開始在每天團練結束後留下,交接社務。莉琪則像剛入隊時的振文一樣由何小小訓練。

  某天,家均要求整理完資料的振文先走,他想自己待久一點。

  振文在社辦外面靠著牆站了很久。他明白,家均,要完全放下對子軒學長的感情了——家均一個人在社辦裡,找出所有跟子軒學長有關的資料和影片,默默重看一次。連振文在門口探頭,都沒有發現——多麼想上前擁抱他,卻只能遠遠看著他,陪著他。

 

  

  調成靜音的手機,螢幕一閃一閃。

  是家均。

  來不及閃躲得夠遠,可是在這裡接起電話,又會被社辦裡的家均聽見。振文只好向社辦內走去,一邊掛掉電話。

  「打給我幹麻?」

  「你還沒走?」

  「東西忘了回來拿。」

  「喔。」

  振文心想,這麼爛的理由你也信,一邊打開置物櫃,假裝往裡面找東西。「所以打給我幹麻?」

  「星期五晚上北江跟仁和的友誼賽,要去嗎?」

  「可是不是要團練嗎?」

  「照練啊。你跟我一起去,留振武和莉琪,之後再換他們出去。」

  「好。」

  哥,球隊就交給你和莉琪了!我要跟家均去約會!

 

 

 

  紀錄完友誼賽後,家均告訴振文:「上次在天台我才知道,你比我辛苦太多了。你如果心情不好,不方便跟別人說,可以跟我說。我現在壓力很大,不知道能不能帶好球隊。學長說我們幾個要互相信任才行。我不會在人家背後搞小動作,也不太會猜人家心裡想什麼,想知道什麼我就會直接問,你可以相信我。」

 

  當天振文回家的時候,笑意根本藏不住。

  「哥,你有跟莉琪一起離開嗎?」

  「有。」

  「然後呢?」

  「沒然後,陪她等公車而已。你跟家均是有進展嗎?」

  「是他有話跟我講!」

  「什麼話?」

  「說他當隊長壓力很大。還有我心情不好可以找他,可以相信他。」

  「很好啊。不過你最好注意一下,不要笑得全世界都以為你跟誰交往了。」

  「喔……好啦。」

 

 

 

  由下屆隊長、副隊長、兩位經理組成的小圈圈逐漸穩固成型。

  莉琪把她們班的迷妹全找來,請倩如幫忙訓練應援啦啦隊,友誼賽時看台上總是很精彩,隊員收到的情書也更多了,不過振文不再抱怨,因為莉琪主動接手分送信件。

  莉琪總在這麼做時,偷偷夾入自己給振武的匿名卡片。

 

 

 

  六月畢業季,賀承恩、何小小和邱子軒離校。

  

  七月十日,振文滿十七歲。距離綁架案獲救那天,整整四年。

 

  八月三十一日,暑假結束。提早在振文綁架案集合、共同拼湊案發過程的同屆隊員及知情者,振文、振武、宇豪、俊喆、小甲,升上高三。勁揚和子轍升上高二。

 

  九月,俊喆偶然在便利商店發現縮在角落偷偷哭泣的倩如,一問才知她受到性騷擾,因為子軒學長從大學趕回來有段距離,俊喆就向學長報備後,陪倩如去檢舉。倩如轉學到志弘後便向俊喆告白,兩人順利交往。

 

  一切大致上如家均和莉琪在2018年的夢境那樣挨次搬演。

 

  振文第三次將小小學姐畫的素描,壓在記事本的末頁。

  沒人知道家均穿越的時間點,只曉得在2022年也就是今年過完之前,家均會從2018年返回。

 

  尚未恢復記憶的隊長家均,滿懷期待地說,好希望大家可以上同一所或比較近的大學。除了球隊社務,他也開始和振文振武一起討論課業。振武常常找各種理由,不和振文一起去家均家。

  曾有那麼一兩次,中午運動完的家均,把振文從巧拼上拉起時,社辦裡瀰漫的熱氣,意識到獨處的安靜,使得兩個人突然都聽見無數排球在心上咚咚滾動。結果家均沒有換回制服,跑回球場去狂練到癱在地上,留下振文一個人在社辦裡偷偷臉紅,不曉得是因為剛剛偷做基本訓練,還是無法言明的電光石火,燒得他渾身發熱。

 

  漫長等待即將結束,振文卻憂思難眠,不曉得2018年的家均,愛上平行時空的振文,算不算是愛著自己,如果家均發現自己跟那個振文很不一樣,如果家均不喜歡記得一切、常常自憐自殘的自己……他只好盡量轉移注意力,發憤用功,想著未來一定要跟家均念同一所大學。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35抵達  請點我

越界均文同人:記憶遺落的盛夏  全文目錄  請點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
mysteryAB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