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裝者】二人伏三線、一計退眾敵——狩獵計畫(上)
一、明樓布局的完整版狩獵計畫


【偽裝者】二人伏三線、一計退眾敵——狩獵計畫(下)
二、其他人眼中的狩獵計畫
三、狩獵計畫的收尾工作

 

正文開始:

 

二、其他人眼中的狩獵計畫

 

1.租公寓是哪一條線的任務

  兩間對向的公寓,是為了讓明樓槍擊阿誠。槍擊阿誠,是為了讓阿誠取信南田,進而從南田那拿到進入陸軍醫院手術室的許可。進入陸軍醫院的手術室,是為了刺殺當天要進行眼睛手術的共黨轉變者許鶴。否則等到許鶴手術成功,睜開眼就能指認他認得的共黨特工。

  也就是說,「租公寓」從頭到尾都是共產黨的任務,而不是軍統的任務!這資訊不是明台該知道的,所以不能由毒蛇派任務給明台,而要由眼鏡蛇派任務給程錦雲。

 

 

2.為什麼要讓明台負責租公寓

  我認為,程錦雲的任務不是「租公寓」,而是「叫明台租公寓」,這可由事後對公寓的處理看出來。

  狩獵任務結束後,阿誠報告:公寓已經派人入住、抹去所有痕跡了,並讓人修改陸軍醫院的文件,改掉派送救護車去的地址。明台小組則確保,所有知道救護車來的是司各特路、知道阿誠受了槍傷、知道阿誠拿南田的許可進陸軍醫院,知道以上三點的人,全部死亡。司各特路、明樓、阿誠、明台,看上去就與整件事無關了。

  死間計畫開始前,明樓和阿誠安排朱徽茵告訴汪曼春,攔截到司各特路電台發出的電波,再由孤狼告訴汪曼春,她發現明台在司各特路租房的合同,兩個不同的資訊來源交匯,讓汪曼春在明台租房的地址找到電台和殘餘紙片,讓明台的地下身份暴露,完成死間的前奏。

  從頭到尾,兩人都知道公寓的確是明台租的,明明被下達任務的是程錦雲,但他們從來沒有說過:「公寓不是派程錦雲去租嗎?怎麼會是明台租的?」也就是說,一開始,公寓就該讓明台去租。

  不但讓明台去租,還要把暴露的時機算準。不能在狩獵計畫後馬上暴露,而要在死間計畫前才暴露,而且只能他一人暴露,明樓、阿誠都必須藏好。「明台租公寓」讓這個任務的布局,還能用在下個任務裡,一點都不浪費。

  那為什麼不由毒蛇派任務給明台去租公寓?因為「租公寓」是共產黨的任務,不是軍統的任務。特工身份連親人也不能透露,暴露軍統身份是不得已,共黨身份仍須保密。所以只能讓程錦雲以愛情誘使明台去租公寓。

 

 

3.共黨黎叔小組視角的狩獵計畫:刺殺轉變者許鶴

  眼鏡蛇指示,黎叔小組首先要租司各特路的對向兩間公寓,但不能自己租。先前他們不是匯報要策反軍統人明台嗎?這次就讓那個明台去租。

  接著,星期四下午兩點左右,要開著救護車去司各特路租屋處,接一個同志,那位同志會取得進入陸軍醫院手術室的許可,帶他們一行人前去刺殺許鶴。

  至於租下的公寓拿來幹什麼用、和那位同志受傷有怎樣的關聯、那位同志為何受傷、被誰擊傷、如何取得許可,他們都無權知道。

  他們也不知道,之後其實是由軍統的人負責除掉所有明樓車上的人,也就是除掉知道阿誠受傷的人、除掉知道救護車開到司各特路的人、除掉知道阿誠拿南田許可進陸軍醫院的人。

 

  明台那邊留下任何活口,都是非常恐怖的事情。日本人就會得知,南田和阿誠是在司各特路遇到槍擊,阿誠取得南田的特許進入陸軍醫院,接著許鶴就遭到殺害,而南田會前往被害地點,也是阿誠告訴她說那裡是毒蜂的另一個聯絡點。這麼一來,阿誠鐵定暴露,租房的明台是下一個,明樓雖然自稱陪著汪曼春,但汪曼春失去意識,沒人能證實他的話。

看到明台閃神讓南田這組人有了後徹的機會,我真的捏了把冷汗,也就不計較這裡明顯英雄化明台的尷尬了。好險任務還是有完成,讓明樓明台有空回家吵架:

明台:「我一直以為,我一直以為毒蛇不信任我。」

明樓:「不信任你?不信任你,會把最重要的任務交給你?」

  這的確是最重要的任務。

 

 

 

4.軍統行動小組視角的狩獵計畫:襲擊明樓座駕

    毒蛇取得漢奸明樓的行程,確定明樓座駕將在星期四下午兩點經過梧桐路,安排行動小組擊殺之。原本用林參謀小組,但那組被日軍截了不能用,於是改派毒蠍小組。

看起來怎麼這麼簡單?對,如果不是明家人攪和在裡面,軍統視角的任務,就只有電文上寫到的這樣,就這麼單純,只比刺殺原田熊二、陳炳複雜一點點,小組要在時機到之前清場、埋伏,等待目標到來,擊殺。

毒蛇為何下令清除明樓、如何取得明樓行程、如何讓明樓在正確時間出現在正確地點、為何明樓座駕上不是明樓、是日本人及其隨從,皆不得而知,也不歸行動小組管,反正任務就是殺掉車上所有人。林參謀小組對此並無心理負擔,只有明台小組才會有疑慮,疑慮來自明台對大哥的親情,及對大哥不是漢奸的信任。

  因為林參謀小組換成明台小組,導致曼麗欲帶明台私奔,明台亂了方寸在街上亂走,還跑去問程錦雲。行動前,曼麗想以自己不參加來反抗、逼沒其他人放棄行動,與郭騎雲起了衝突動起手腳,被明台大喝制止——還好明樓不知道,要是知道恐怕會想解除明台和曼麗職務。

  明台根據他得到的資訊安排行程,並告知兩位組員:星期四早上,新政府在周佛海公館舉行金融會議,會議將在下午兩點半結束,明樓座駕將返回新政府大樓,在梧桐路和安慶路路口,設有一個關卡檢查來往車輛,是明樓必經之路。明台小組必須在兩點十五分前拿下關卡,偽裝成關卡工作人員,用他們的步槍刺殺明樓。

不過,明樓真正的行程,和明台以為的並不相同,早上在周佛海公館的會議,結束時間是一點左右,不是兩點半。明樓、阿誠實際上的行動,明台也不知情。真正達成明樓說的「互不知情,互不干涉」,基層人員得到的資訊,只要夠他們擬定符合電文的計畫即可。

明台掙扎到最後一刻。

明樓的車遠遠開來時,明台惶恐地想像著大哥和阿誠哥下車的畫面。這導致他錯過了開槍的最佳時機,他沒有抓住南田下車暴露胸口的那一瞬間開槍,多拖了幾秒,南田兩隻腳都下了車,還揮手要關卡路障的人讓開。明台早已懷疑明樓的真實身份,一看是南田洋子下車,馬上知道是明樓設了局,這才回神開槍。這一點點時間差,就給了南田倒車逃跑的機會。好險任務還是完成了。

 

那天晚上兄弟三人晚餐,對話是這樣的:

  明樓:今天要是從車上下來的人真是我,你會開槍嗎?
  明台:不知道。
  
明樓:換作是我,恐怕也無法回答。
  明台:那我抗命呢?
  明樓:槍斃。
  阿誠:你能讓我們好好吃頓飯嗎?

只能說,還好下車的真的不是明樓啊。

 

 

 

 

三、狩獵計畫的收尾工作

 

  狩獵計畫三線並行,分別為自己這組、林參謀小組、黎叔小組,本該互不知情、互不干涉。程錦雲叫明台租公寓,明台不知道公寓要用來幹麻,自然也無從懷疑起。

  但是計畫出了意外,林參謀那一組被截,讓毒蛇被迫啟用明台小組擔任「清除明樓」任務,明台在行動前懷疑、行動後證實了「明樓=軍統毒蛇」。毒蛇被迫於明台面前暴露,三線有了一點交叉,但明樓極力讓明台知情程度到此為止,絕不暴露「明樓=共黨眼鏡蛇」的祕密。那麼,「租公寓」就成了明樓最難自圓其說的部份。

 

明台向明樓要求解釋,明樓問他以什麼身份?若是以長官身份,那長官沒話說,下線毒蠍任務完成得好,等嘉獎吧。明台改口:以大哥身份。

明樓解釋完畢後,明台覺得不對勁,問明樓:既然目的是擊殺南田、開脫阿誠,那他明明有機會在司各特路現場殺掉南田,為何要槍擊阿誠,而把南田送到明台槍口下?
  明樓:「你是在質疑我的計畫,還是在暗示,我沒有告訴你全部的真相?」
  明台:「我認為你的計畫,沒有這麼簡單。」
  明樓:「我已經告訴了你全部的行動計畫,你憑什麼還認為我對你有所隱瞞呢?」
  明台:「你的計畫裡有許多無法解釋的漏洞!」
  明樓氣得從沙發上站起來:「那是因為我不是你那個瘋子老師!因為我在敵後,我不會為了一次行動,冒滿盤皆輸的風險!」
  明台:「太誇張了吧,一槍就可以解決問題,卻搞得這麼複雜,你根本就不能夠自圓其說!」
  明樓:「好,照你的說法,我可以當場擊斃南田洋子,我也可以和阿誠聯手,幹掉她身邊那兩個特務,但是,如果我那一槍打偏了呢?如果南田洋子沒有被擊斃呢?那麼我們就會陷入混戰,如果這樣誰能保證,我和阿誠在行動中不受傷、不被殺,如果我們任何一個人在行動中暴露,那麼軍統上海站情報科,將會又一次全軍覆沒。這個責任誰來負?我要的不是百分之五十、百分之八十、百分之九十九的成功率,我要的是百分之百的成功!你以為我還有其他的方案嗎?我沒有!我只能把她送到梧桐路,送到你的槍口下,因為我知道你一定能完成任務,你也必須完成任務,就算打光你的小組,你也必須把她給我殺掉,這只能是我唯一的計畫!」然後因為激動說了那麼多話,疲累已極地說:「我可以睡覺了嗎?」

明台的表情是懷疑與不甘,眼神稍稍搖動著,顯示他正在思索,卻又找不出什麼說法可以反駁明樓。只好低下頭說:「大哥晚安。」走出明樓房間。

明樓這時又鬆了一口氣,表情複雜,絕非「終於說得明台懂事了」,而是「終於被我圓過去了,明台暫時無法懷疑了。」

 

事實上明台是對的。

明台不是程錦雲,不會乖乖遵守「不該我知道的我不會知道」,此事牽涉明樓生命、自己差點成了弒兄兇手,非打破沙鍋問到底不可。但明樓身為專業特工,咬緊真相絕不鬆口,只告訴明台軍統線的劇情,隱瞞共產黨線的存在。

明樓自己也知道聽起來充滿漏洞,只能先表現出生氣的樣子,再給個不成理由的理由:說「對象公寓槍擊」沒辦法保證一定能殺死南田,再愈講愈嚴重,殺不死就會陷入混戰、樓誠二人可能受傷等等。

  彷彿真的有可能殺不死南田似的!依照劇中明台和曼麗受訓後到香港執行的暗殺,我們知道,要讓特工有時間撤離,本來就常採用遠距離射擊,這本來就是他們的專業,若是對向公寓開槍都沒把握,當初怎麼可能畢業?明樓能準確擊中阿誠左肩,讓他出血取信南田洋子,卻沒生命危險,還能包紮後裝沒事繼續執行任務,這種精湛的槍法,說無法一槍擊斃南田,我不相信。

  明樓有本事設計三條線環環相扣又互不知情的狩獵計畫,如果只有軍統這條線,他絕對也能保證南田死亡,不多生事端。歸根究底,還是因為共產黨要殺許鶴,才一定要讓阿誠在南田眼前受傷、甚至是為了保護南田受傷,南田才會完全相信阿誠,給他陸軍醫院的通行許可,親手送他去下一個暗殺行動的地點。

然而明台再懷疑,也只能懷疑而已。公寓早已打掃乾淨、派人入住,明樓絕對不會承認槍擊地點發生在明台租房的地址,程錦雲也不會說出自己跟著救護車去過那個地點。

這就是所謂的「不該知道的就不會知道」、「任務線彼此不交叉」。任憑你想破了頭,操碎了心,人家故意不讓你看清全貌,你又能怎樣呢?

​​​​我是多麼希望,明台除了有情有義,還能再多點心眼、用點腦子。

明台發現自己隔天必須刺殺明樓時,拼命地拼湊所有線索,想找出大哥的真實身份,他的懷疑也在行動後被證實了。

只要明台不被親情遮蔽思考,繼續想下去,就會發現事情真的很不單純,就會發現明樓隨口扯謊的功力有多好。

1.程錦雲叫明台幫忙租兩間對向的公寓。咦,對向公寓?是特工就知道,這明顯是用來刺殺的。地點又離明樓開會地點、周佛海的公館近。

2.明樓若是不肯說清楚在哪裡槍擊阿誠,明台可以自己去查,去公寓週邊,有技巧地跟人聊天、打探,那天有沒有聽到槍聲啊?

3.證實那天,司各特路的公寓那一帶,有發生事情。接著就會疑惑:為什麼共黨的程錦雲,負責給軍統的明樓提供場地?程錦雲請他租房時,特別說了:「星期四下午以前必須準備好。」狩獵計畫不就發生在星期四下午?
(因為劇中沒有台詞來表示明樓到底說了槍擊地點沒有,如果說了司各特路,明台還不懷疑就太離譜了。)

4.南田洋子親眼看見阿誠受傷,難道不會叫救護車送醫嗎?不然阿誠還能用什麼理由離開現場、離開明樓的車?

5.咦,救護車?當初日本領事館任務,黎叔就以運送屍體和傷員的名義,開救護車來,才把明台和程錦雲救下屋頂、逃離日本領事館的封鎖。

6.南田洋子是日本人,阿誠在親日的汪政府做事,救護車把他送去日本陸軍醫院很合理吧?

7.明台為了取得日軍制服而混入陸軍醫院時,遇到並不在這裡工作、顯然為了任務來場勘的程錦雲。她是為了執行什麼任務?

8.陸軍醫院那天有沒有發生什麼事?共產黨的黎叔和程錦雲,該不會那天也執行任務?根據之前的劇情,明台在路上聽見賣報人喊:「看報看報,昨夜飛賊闖入日本領事館搶劫殺人!」也就是說,汪政權統治下,新聞雖然不會照實說是抗日者竊取情報、殺害日本士兵,卻也不會壓下來像是沒有事情發生,而會用另一種方式扭曲呈現。那麼,許鶴被刺殺後,明台只要有心查詢,應該能在這幾日的報紙上找到「凶犯闖入陸軍醫院,搶劫並殺害病人及醫護人員」的資料。

再加上:

9.明台在香港追大姊追了一條街,除夕夜臨時動念回家,明樓都知道,那明台對程錦雲動心,怎麼可能瞞過明樓?程錦雲的共黨身份,又瞞得過明樓嗎?軍統的明樓,為什麼放任明台對共黨女生動心甚至接吻?程錦雲一有機會就想策反明台,明樓是不知還是默許?程錦雲的任務為什麼常常和明台重疊?明樓聽到大姊要明台跟程小姐相親,明明知道明台是軍統人,與明樓一樣過著「不正常的」生活,為何不幫他擋掉,反而大力促成?

  綜上所述:程錦雲要租的房子就是明樓槍擊阿誠的地點,南田洋子親見阿誠受傷並相信了阿誠的話,程錦雲在行動前曾經出現在日本陸軍醫院,黎叔熟練於開救護車作掩護。四件事同時發生,再加上明樓對明台的跨黨戀情完全不干涉甚至鼓勵,這一切會是巧合嗎?若這些事彼此真的有關聯,合理的解釋是什麼?

答案呼之欲出——明樓,是共產黨。程錦雲的行為,則被明樓默許。明樓希望明台被策反,由程錦雲策反。

若明台提早得知這一切,應該還是會加入共產黨,但有了親愛的大哥做共黨偶像,是否還會把程錦雲視為光明的象徵、迷戀她無法自拔,就是未知數了。

​​但明台絕不可能提早得知這一切。

明樓發火後,明台再不甘願,還是姑且相信,相信大哥不是瘋子、比他聰明、成熟,設計任務時必定想得周全。

英雄難過親情關。主導明台命運的,始終是愛啊。

 

 

 

, , , , , ,
創作者介紹

眠鵠

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